一次坦然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五日,我到当地书店买书,从气功类的书架上看到《转法轮》,翻开书的目录一看,就把我吸引住了。请回后,晚上读到深夜,两天的时间读完了。心想,这是我真正要找的书啊。从此,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谛,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一条幸福之路。从花甲之年得法,至今已走过十四个年头了,只是默默的、实实的往前走,但也并非一帆风顺,有来自家庭的、社会的、乃至心灵深处的方方面面撞击和干扰,以大法的法理去化解,坦然面对。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江氏邪恶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动全国上下各类宣传机器,铺天盖地污蔑法轮功,采取人人表态、个个过关的群众运动,有人称作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我这个已正式退休、为了身心健康修炼大法的老职工来说,也难以幸免。机关保卫科长没收了我的《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籍,紧接着是填表登记,人人表态。当地派出所干警登门调查,机关领导也来做“思想政治工作”,“关心”、“谈话”。“七二零”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基本处于独修状态,因家里有病人要照料,一直困守在家。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三日上午,接到原机关办公室给我的电话:“×副局长叫你去他办公室一下。”当时我猜测十有八九是关于法轮功的事。我心想:“什么也不要怕,就是为了做好人,锻炼好身体,我没有错。”我到了办公室,有五个人坐在里面,人事科长给我介绍说:“这是××区刑警大队的×队长(他们一行四人,其中一名女的),……”话刚说完,准备起身离开,我连忙拦住他,并说:“你不能走,在这儿听着做个见证。”该科长见我态度严肃,勉强坐下。我当时的出发点是“防止刑警笔录添油加醋,构陷好人。”刑警队长开口向我发话了:“你去过×××(女同修)的家吗?”我答:“没有。”他又说:“有人说你去过。”当时我想一定是知情人说出了我,因为该同修曾去过北京上访,回来被抓,交了“保证金”二千元,中途自动停止修炼了一段时间,后又从新回到修炼中来。我稍停,镇定了一下,不慌不忙的说:“啊!我记起来了,是去过她家,只是探望她婆婆(其丈夫曾是我同事,已去世),当时她婆婆腿伤了缺钱用,说是公安拿走了两千块钱,要不回来。孩子们工资低,过日子不容易。”借机我来了个当面揭发。四个刑警见提出的问题没有捞到稻草,就转移了话题,问:“你还炼不炼功?”我说:“年纪大了,求个平安健康,安度晚年,别无它求。”并向他们具体介绍了修炼法轮功,身心双受益的具体表现,他们都静静的听着。这时×副局长才来到办公室,我们的谈话也就这么结束了。事后得知这伙邪恶之徒是准备秘密抓人,是不怀好意而来的。

刑警大队登门后的第五天午(即五月二十八日),又接到原所在单位办公室给我打来的电话:“×局长(一把手)通知你,下午到机关三楼会议室有事,‘六一零’来人找你。”这次下达通知的招牌是局里一把手,登门的“客人”是邪恶的“六一零”,“规格提升”了。我觉的“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必须要有心理准备,要防。”当即通知离我近的儿女们回到我身边,向他(她)们讲述了以上电话通知一事。我向儿女们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你爸是好人还是坏人?”答曰:“爸是好人!”我说:“有你们这句话,我已心满意足了。”我又说:“我唯一放不下的是你们的妈妈,她跟我到如今已三十六年,吃了不少的苦,特别是我在‘文革’时期下放当农民,这个家全靠她一人撑着,靠微薄的工资收入维持当时四个人的生活。除了经济上的压力外,还有政治上的压力。我们在当时是受歧视的,但挺过来了。如今退休了,想平静的度过晚年,他们又要折腾你!”我接着说:“如果我回不来,望你们尽最大努力把你们的妈妈照顾好。”我把现金和存折交给了女儿,并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装進一个塑料袋。

当天下午,我按时到了预约的会议室,一進门便把携带的衣服放在一只空椅子上。环视周围,在场的有市“六一零”三人,其中书记一人,办公室主任二人。所在机关到场的有正副局长、纪委书记、保卫科长、人事科长、办公室人员等十余人。几乎全是科局级干部,其中局级干部就有六人。他们把我安排在会议室的正上方,独占一方,从形式上看,我已成了今天会议室的主角。先由×局长客套几句后,把话题转交给“六一零”办公室的×主任。他说:“我们今天来是就法轮功问题做些调查,希望如实反映情况。”然后指着我,示意我先发言。我说:“从何谈起呢?还是采取你们问,我来答的形式吧!”

他们先后问了许多问题,如:你是怎么参加习炼法轮功的?谁让你参加的?内部怎么组织的?你对法轮功的看法如何?当前中央对法轮功的处理你有何看法?今后有何打算?……我对所提问题一一做了回答,有的是正面予以否定;有的是揭露批判谎言;有的是巧妙迂回答非所问。他们所提出的问题,集中起来,就是让我按他们设下的圈套否定法轮功、诋毁法轮功,最后同法轮功决裂。在此会上,我坦然面对,祥和镇定,脑海里牢牢把握一念:“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利国利民的好大法!”

我用自己的亲身体验,讲述了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一是心灵大净化。淡薄了名利,再不为人生那点蝇头小利思前想后、愤愤不平,人变的平和了,乐观大方。找到了人生的归宿,就是返本归真,从做一个无私无我的人开始,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个人工资待遇问题、儿女工作变故问题等,不再为其动心、烦恼,一切随其自然,福禄自有天定。有人多次动员我去找领导讨说法,我一笑了之。二是身体大康复。我过去是一个体弱多病的“药罐子”,都是所谓三年自然灾害给害的。身边同事都知道,我在中年时期,曾有领导说我像“小老头”。修炼法轮功后很快变了模样,身体康复了,人精神了。什么胃溃疡、结肠炎、慢性肝炎、颈椎肥大、腰椎间盘突出等等,让人吃不香、睡难眠、体力不支、头晕脑胀等诸多疾病症状完全消失,十多年来杜绝了感冒发烧等常见病。经常上门诊取药、理疗的我,同医生“分手”了。特别让人称奇的现象—腰椎第三至五节原发性椎间盘突出错位,其中一节肥大突起有半个乒乓球大小的鼓包不见了,平整复位了。老伴看到后笑了,再也不阻止我炼法轮大法了。

我对在场的人说,我爱好气功,年轻时从太极拳开始练起,什么气功书都收集(修炼大法后都处理掉了),书摞起来有半米高,也参加过不少的气功培训班,那时工资低,但我愿花这个钱,可收效甚微或无效。唯有和法轮功有奇缘,一看《转法轮》就爱读,一炼法轮功的功法,身体就觉的舒服。大冬天双盘坐上,全身发热。大儿子有一次见了问:“爸冷吗?”炼功后,我握着儿子的双手,手心热乎乎的,他惊讶不已!

在场的人静静的听着,我想,我修炼的第一个字是“真”,我要说真话,为师父正名,为大法叫好!当时我像一个初上战场的战士,又像一个初学放鞭炮的孩童,火已点燃,没有了一点怕心,也无暇去想可能会发生的不幸,完全熔于大法之中,是伟大的师父、《转法轮》的法理给予了我力量和勇气!

会议室里很寂静,我接着揭露江魔头的恶行。我说:“江泽民是把法轮功打成×教的第一人,把上亿修炼大法的弟子推向自己的对立面。”“六一零”的×主任马上插话问:“你怎么知道的?”(险恶用心,想找到所谓的内部联系。)我答:“从收音机里听到的。”(一台短波收音机,是我收集大法资讯的法器。)并讲了所谓“反×教法”出笼的过程。机关的人象听新闻,默不做声。“六一零”的两个主任(×书记中途离场)感到揭了老底,又没抓住辫子,也无计可施了,便劝说:“要听中央的……”并要我表态。我委婉的说:“领导的好意我表示感谢。为了晚年平安健康,我会选择适合自己的功法的,前面已讲清楚了。”

会议从下午三点钟开始,直开到六点才结束。最后,主持会议的“六一零”×主任走到我面前,主动伸出手来同我握手道别,笑着解释说:“没别的意思,只是调查了解一下情况。”我取了携带的衣物,转身离开了会场,他们一帮人仍在会议室里议论着什么。

十年来,寒来暑往,刮风下雨,只要真相资料到手,便及时发出。我的经验是:天气越不好,越是要往外走,证实法越安全。这些年来,共发出了多少真相资料,也没做过统计。一次外出一般带三十至四十份,多则五十份以上,最多时一次可达一百份以上。为了安全,我极少用提包、口袋类装资料(多时别论)。一件钓鱼背心陪伴我十年,口袋底破了再补,补过多次,于今年春才退役。长期以来,我也采取了多种措施和方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向身边亲朋好友讲真相,劝“三退”,一般效果较好,对单个人讲,效果较佳;到农村发真相资料,发到户,发到田头,发到晒场,抓住机会劝“三退”救人;到街道、小巷住户、商店发真相资料,利用买东西的机会劝“三退”救人;到建筑工地农民工集中的地方发真相资料,传《九评》;充份利用外来展销会的热闹场面,发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人;利用来往资讯、地址,邮寄书面真相资料。

退休十余年来,我没有拿笔写过,加上学法不深,难免有误,希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