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法理指导工作并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在修炼中,一晃就走过了十五个年头了,在修炼中,越来越感觉大法的奥妙无穷,也越来越感觉师尊的慈悲无限。在这个大法传世的纪念日到来之时,我把我的一些在正法中的心得写出来和大家一起交流。

一、证实大法的美好

在做好师父所说的三件事中,我越来越发现师父其实对我们是有更高要求的,师父要求我们去“讲清真相”,而我在讲真相时慢慢地领悟到:我们在大法中所有为证实法的努力都是好的,但正法是有形势变化的,我们大面积的洪法、到北京上访、揭露“天安门自焚”阴谋、揭露迫害、传《九评》、神韵等等,让我认识到我们有时会对师父正法的本身和進展认识不清。

我们在讲真相,那么到底什么是大法的真相呢?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揭露中共在各地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等等,那只是讲清了大法在那一阶段中被陷害、被迫害的真相,而不是大法的真相;广传《九评》,那也只是讲清了共产邪党的真相,也不是大法的真相。

师父要我们不仅是讲真相,而是讲清真相。大法真正的真相是什么呢?

我们是助师正法来了。那么什么是正法?清除了中共邪灵就正法成功了吗?这一连串的问题经常萦绕在我脑际。

“那么也就是说呢,对当初的这个中共邪党来讲,并没有想清除它,尽管它干尽了坏事、造就了什么邪恶的中共邪党文化、杀了无数的人与其它生灵。”(《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在师父的讲法中我明白现在是因为共产邪党选择了迫害大法,如果它当初没有选择迫害大法呢?那我们又是该如何助师正法呢?想到这个问题,让我陷入了深思:我明白仅仅是做我们现在在做的反迫害的讲真相是不够的,而我们应该是选择师父所要的,符合真善忍大法后展现出的大法的美好,证实大法的伟大、证实大法是真正的科学。所以我们在各个环境、各行各业的修炼中都应该做得更好,包括音乐、美术、媒体,也包括公司、企业和教育,等等,等等。

如象神韵演出一样,通过展现大法中神传文化的美好,让更多人得到救度。当然师父给我们选择的是一条在各行业中修炼的大道无形的路,那就不仅只限于神韵了,我们都可以在自己所在的行业中做得更好,从而救度更多的人。迫害之初,我还是一个小职员,那时讲真相感觉到压力非常大,后来当我在自己的工作中严格地用法来要求自己,让自己做得越来越好时,别的公司把我请去担任经理,这时我发现我给客户及自己的同事讲真相时要容易多了。

在机缘成熟后我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我努力的用法来要求自己,把自己对法的认识融入到我的企业文化和管理中,我发现我讲真相的阻力就更小了,而且有的员工在我的影响下走進了大法修炼中;和客户讲真相时也更深入了,有时对方听得津津有味,畅谈至深夜。

中共开始迫害大法时,我的父母和亲戚都极力反对我修炼,生怕我受到没完没了的迫害。后来当我的事业做得更好,公司有了起色,还购买了房子时,我的父母已经不再反对,只是提醒我要更加注意安全,我的亲戚有的向我要《转法轮》看。我在讲真相中发现,在讲大法的美好时,特别是大法在自己身上所展现出来的美好时,比较容易让人信服。当然别人有对大法的误解,只要简单的讲一下“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对方就可以很容易理解了,当然这也和我们很多大法弟子前期做了很多讲真相的工作是分不开的。

人是向往美好的,当初我们有很多人就是因为大法祛病的奇效而走進大法的;而另有很多人是因为菩萨和佛是那么殊胜美好,并能保佑自己从而三步一叩首地千里去朝圣的。大法是包容一切的,在大法中境界越高,应该是越美好的。所以很多人在看我们美好的神韵晚会时都是花钱买票去剧场看的,而且常常是爆满,在观看演出时又改变了观念,从而得到救度。

二、在“选择”中领悟法的奥妙

“你们知道吗?就单单这一个修炼的问题,在宇宙低层是多复杂,到了高层次上就简单了,没有了修炼的概念了,只有消去业力的概念;再高层讲的是一切麻烦只为了铺上天的路;再高层什么消业呀,什么吃苦啊,什么修炼哪,没有这些概念了,就是选择!宇宙的高层次上就是这么一个理,看谁行就选择了他,这就是理。修炼?我们没有安排修炼。什么是修炼?我们要把它洗干净,一步一步的往上洗净,就是洗净!而在不同层次中表现的,就成了铺路、麻烦、吃苦、消业、修炼等,这么修、那么炼。”(《二零零三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师父让我认识到我以前对修炼的认识,是站在过去所遗留下来的宗教文化中的认识,是非常局限的。而大法的修炼的内涵是非常广阔的,就是“选择”。那我们在正法的修炼中、在讲真相中,当然不能固守一种固定的模式。

在过去的修炼认识中缺乏开创性。就如当初《九评共产党》的出现、天国乐团的出现、神韵的出现,我和有些人一样比较难理解,我想在大法中我们就是学法修心性,怎么会出来这种和“修炼毫不相干”的事呢?后来发现这都是我们对大法理解不深所致,大法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所有的一切都来源于法中,只要对大法有利,我们均可选择,就如我们“选择”了互联网,就能通过它突破封锁,大范围地传播真相,就如我们“选择”了中国古典舞,神韵通过其展现法的美好,感动了很多众生,从而救度了他。当然我们还可以“选择”音乐、美术、各行各业,比如开公司、办学校,只要一切符合真善忍大法就可以“选择”。

我们可以用我们对法的领悟来指导我们如何开公司,可以善用在法中而生的万事万物(如广告、媒体、企业文化、公司管理制度,等等)来为我们在常人中的公司服务,一方面可以用法中的智慧把公司做好做大,从而让我们的客户和合作伙伴以及世人,知道大法弟子展现出来的美好。从而让他们信服大法、倾慕大法,以致得到救度。当然我们还可在各行业的实修中领悟法中的更多智慧。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那么为什么现代一下子来了许多各种各样的文化、各种各样的学说、各种各样的社会表现形式呢?这就是各个宇宙巨大体系的东西在人类最低层表现造成的,目地是被选择。”

“当今神给人这些不是叫人这样生活,目地是展现他们体系的造化,从而有机会被选择上。”

“就拿宗教来讲,真正明白的人是利用着宗教的形式在修自己,不明白的是在维护着那个宗教的形式。也就是说,人类的这些形式并不是神要的,神是想让你利用这些形式升华。你能利用这些形式升华了,你就是在证实法、证实神与救度众生,是不是这个样?(鼓掌)大法弟子在各行各业中修炼就是承认那些体系的生命,也是在救度着一切众生。我过去对你们讲,我传的是宇宙大法,什么都包括在其中了,你们想一想这法大不大?我说大的无形,无形却包容一切,(鼓掌)正法在正着整个宇宙生命与尽量挽救神所留下的一切原始的东西。”

师父在一系列讲法中告诉我们:自己选择的不同的职业、不同的生活环境都是一种修炼形式,但现在我发现我有时把自己的工作和修炼分开了,真的象师父说的把工作都当成临时的。“但是更多的人都还不太清楚,大家都抱着临时思想,正法需要我们做了就做了,做完就完了。不是那么回事,大法弟子做什么都不是为了单一的一件事情。你们做什么都是既考虑了现在,又考虑了将来;既考虑了事情的本身,又考虑了附带的因素。现在用它来救人,来证实着法,那这种存在的文化形式是不是也会留到未来?也是给未来人参照的呢?”(《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在不断地学法中,我明白了我们在选择各行各业,选择各种文化、甚至是各种工具,踏踏实实地修炼时,不仅是在给未来人走一条可以参照的路,而且也是在救度更多、更广的有形、无形的生命。

我体悟到我们大法弟子不仅是要救度有形的生命,也要救度无形的生命,这同样是我们大法弟子的使命。当然在救度的过程中,那些无形的生命都是神,同样他们也会因为被救度,而会尽力的帮助我们在人世间助师正法。从而使我们在人间证实法的事情的影响会越做越大,也会让我们在选择中丰富我们的世界。

三、观念一转天地宽

在修炼中我也越来越明白改变观念的重要。

“包括在做大纪元广告、经营管理、找赞助等等,方方面面也都存在能否用正念对待这个问题。当然啦,整体形势还存在一个旧势力因素在左右这件事情的情况。它不也是在钻空子吗?你们都做的正它也就钻不了空子了。有的时候觉的邪恶清理不干净,怎么又有了呢?是,如果你们修炼一天就能圆满、立地成佛了,也就不叫修炼了。人在现实生活中养成的观念和那些不好的东西一下子很难去干净,习惯性的东西还得把习惯改掉哪。思维的方式已经是这样了,那从思维的方式上还得去找正它,才能不再出问题。你说我不是已经清理干净了吗?是,发正念,这场都亮了,可是哪,一站起来脑子就是常人的思维,想的问题做的事又回到原点,它又产生了。甚至发正念时你的思想念头还不能够稳定,一边发正念清理消灭不好的东西还一边产生着。”(《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在学到师父这个讲法时,我顿时觉得振聋发聩。是啊,有多少时候,我们都是在讲究整点发正念的重要性。都是强调“发正念,这场都亮了”(《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而忽略了在工作的每个方面都做到了正念对待呢?有多少时候都是很难改变自己的常人思维呢?

我明白了在证实法中要时刻保持正念,要时刻改变常人的思维和观念。应该更加注意在实践中修,打破一切框框,才会明白大法中更大的智慧。我们是要更加理性的,我们在大法中是要达到开智开慧的。所以,我们应该放弃宗教中那种只知维护宗教形式的做法,我们有法,在大法大道无形的形势下修炼,应该做更多实际的证实法的事,就象我们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的拔牙故事:“让人嘬几口黄药水的气”就能把牙齿拔下来的民间中医的方法,要比那个仪器精密得多的西医有效得多。

所以我认识到在讲真相中,我们不仅要看到我们发了多少资料,做了多少事,更要想到我今天思想观念转变了多少,真正的救度了多少众生。我们的方法是否有效,我们在法中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回过头来想想,当初我们大陆有一亿大法弟子,中国共有十三亿多人,如果我们真的务实地去证实法、去讲清真相了,我们在这十年中,每个人只要讲清一、二十人,就全部都明白真相了。整个形势都会发生大的变化。

明白这些道理后,我在开创自己公司的过程中尽力去发现并选择符合法的各种因素来发展公司。如选择广告来扩大自己的影响;选择交通工具来赢取时间;选择各行业的技能来为自己服务,等等。

在业务战略上我改变观念,广结善缘,变简单地从客户那里得到业务,转变为同时多为客户考虑,助客户成长,从而让客户选择我们;在管理理念上,我也改变观念,变简单地管理员工、让员工创造更多效益,变为帮助员工成长,从精神价值和业务能力,及受益方面帮助员工成长,并努力在公司的管理机制中通过奖惩营造出员工成长空间。因为师父告诉我们,一个体系中是有“生命层次的升华与下降的法则”:“其实人类社会近代出现的这些个所谓丰富的文化表现,其实是不同宇宙、不同遥远的巨大天体中那些神弄过来的。用人的话讲是他们体系生命的维系方式,弄过来的是他们体系中生命层次的升华与下降的法则在最低的人类社会的表现形式,都是这些东西。”(《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在管理方式上,利用法中的阴阳,刚柔并济,恩威兼施,但在产品的选择中我选择高质量的好产品,而放弃选择那种次品,虽然次品比较便宜,但是那都是在不符合“真善忍”的情况下产生的,并且在生产中严抓产品质量,尽量做出精品。

“在你的作品中也要表现美好、表现正、表现纯、表现善、表现光明。”(《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

在市场开拓中,我不再是只对客户讲我们如何好的一面,也会告诉对方如果他不采用我们好的高质量产品可能会遭受一些什么损失。

在面对矛盾向内找时,我明白我们不再是限于别人对我不好了,对我生气了,而更注重向内找自己的执著。在我看到的社会矛盾中,我也学会了向内去找,并在这个改变中我发现了观念中有很细微的执著。举个例子:现在国内员工的工资普遍不是太高,而物价却比较高,员工在中午午餐时,都是要花比较多的钱还是天天吃素菜。这是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如果我不去解决它,也是正常不过的,因为在我们这个城市提供中餐的公司非常少。“富民乃君臣之道”(《精進要旨》〈富而有德〉)当我决定想要给员工提供中餐时,我竟然发现在我思想中还有一丝丝的对钱的执著。这里有个能够更坦然而舍的问题。我觉得对钱的执著,不仅是我不想去得到就可以的,而且还要能够舍。后来随着公司的发展,我们请了钟点工来做饭,解决了员工的中餐问题。

随着观念的改变,我也明白了我需要利用一切有利的因素证实大法,“古代讲五行构成宇宙中的万事万物,也都存在着真、善、忍这种特性。”(《转法轮》)在学习中有一天我突然明白,师父讲的是“万事万物”是包括“万事”中也包括真善忍特性,而不仅是“空气微粒、石头、木头、土、钢铁、人体,一切物质中都存在着真、善、忍这种特性”。(《转法轮》)

因此我会有意地利用一些大事件来進行引导,因为人世间一切事都是为法而来的。如有一次就一个话题通过我对法的认识在网上发帖,引起十多万人观看回复,并在各大网站進行转贴,从而较好地解体了他们的党文化观念。

“但破除后天的意识观念很难,因为这就是修炼。”(《转法轮卷二》)《佛性》

在修炼中,我慢慢地发现我一直是在抱着作为一个“修炼人”的想法而不敢改变,就连师父说过的“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北美巡回讲法》)这句话都不敢去想:作为一个圆满后的“神”我们该如何去做?我们同化法后是什么状态?

“举个例子说,一个瓶子里装满了脏东西,把它的盖拧的很紧,扔到水里,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里面的脏东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转法轮》)

在学法中,我总是把自己当作那个装满了脏东西的瓶子,突然有一天我在学法时明白,当我们同化法后,就要象那个负责决定瓶子沉浮的水一样,是负责整个宇宙体系中各种物质上升下降的整个宇宙规则的。已经不仅是那个还在修炼状态中的被上升下降的“瓶子”了。

“很高很大的神的意愿就是天象,众神的行为也是天象的具体体现,众神也都维护着天意。常人社会上所出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加拿大法会讲法》)

在学法中明白,师父传给我们的是成王成主的大法,这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就要我们更深刻地领悟大穹的演变规律,更严格的要求我们具有圆容不灭的开创性,因为我们自己的天体体系中我们将来的一念就是天象,就会主宰我们天体体系的发展和未来。

“作为很高的神来讲,有三位一体。三位一体在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概念、不同的认识。在有形的很高层次,三位一体就是真身、真神、思想,这么三位一体。这是在非常高层次上那儿的情况。再高层次就不是这样了,那里思想、身体是一体的,没有分别。”(《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也明白了到更高层时对思想中一思一念,都要用真善忍大法来衡量,从而改变自己在常人环境中、在千百年的历史传承中形成的观念真的是非常重要的。

以上体会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