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电”休庭与加班开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根本就是非法的,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可是中共却偏偏要利用法律的形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既然迫害非法,那又怎能使迫害合法呢?有一个例子很能说明中共在利用法律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的违法行为,我们不妨拿来看一看。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吉林省松原市法院非法开庭审判六十多岁的法轮功修炼者程秀华。北京来的两个维权律师在非法庭审过程中,就公诉人提供的对老人非法控诉的证据向老人询问核实,发现所谓的证据存在捏造、严重失实的问题。公开开庭过程中,维权律师为程秀华老人做了正义的合法辩护,从中国现行法律上证明了修炼法轮大法合法,令所有在场人员受到极大震撼。正当律师进一步为“修炼法轮大法就是依据现行中国法律的合法行为”辩护时,法庭却突然“停电”了。这一停电,法庭也就很自然地宣布休庭了。

这电怎么停的这么巧?真的是线路或者其它故障出了问题吗?我们从稍后程秀华家人所遇到的蹊跷事情上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先是中共公检法人员专门找到程秀华老人的老伴,追问老人是通过什么渠道聘请的北京律师。过后,老人还接到一位极似庭审法官李秀梅的女性声音的询问电话,说她家人的情况与程秀华老人很类似,也想聘请敢为法轮功打官司的维权律师,想知道可以联系上那些律师的渠道。法院官员还说,此次开庭,许多事实还没有经过核实,受到了上级的批评;严厉批评李秀梅等人连律师的情况都没有弄清楚就匆忙开庭,弄得他们十分被动等等。

这样看来,当时法庭停电的背后原因很可能是人为的,看来是因为律师的正义辩护使庭审完全不能按照既定的路子走了,有关人员在收不了场的情况下才拉下电闸的。

随后,法官李秀梅竟然亲自找到程秀华老人的亲属,要求他们退掉为老人聘请的律师。遭到程秀华家人的拒绝后,松原市有关方面竟然利用其它手段,一方面向上逐级反映,直接导致北京地方当局对两个律师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施压;另一个方面探知了辩护律师的日程安排后对开庭时间作了调整。四月二日,律师身在浙江为另一起案件出庭。松原市法院通知律师开庭时间时,律师要求在四月五日星期一开庭。这是正当要求,因为往后的两天正是星期六和星期日,也是法定的休息日,怎么开庭?可是法院人员蛮横的回答说:上面已经定了,就在星期六开庭。律师在浙江处理代理的案件,即使坐飞机也得有个订票的过程啊,他怎么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赶到东北松原市?

下面的发展就是预料之中的了。程秀梅的案子在因“停电”而搁置了四个多月后,终于选在四月三日的星期六“加班”开庭了。

即使这样,开庭的这天上午,路经松原市宁江区法院所在地的扶余大街一段重要交通要道两端被交警拉上警戒线严密封堵,不许任何车辆和行人通行。上午九点,非法庭审开始,宁江区法院如临大敌,被封堵进入法院的必经之路上,法院内外,大厅里,楼梯上,门里门外到处都是戒备的警察,大约有一百多人。

没有了律师的正义辩护,加上众多警察的装腔作势、耀武扬威,庭审工作进展得“异常顺利”,仅仅半个小时,就把这桩停滞了四个多月的案件审理结束了。

这样的审判能是合法的吗?巧妙的停电,阴险的加班,加上威逼家人辞退律师,以及通过上级的上级对律师施压的举动,都使这场非法的审判平添了几分丑陋和荒唐。另外,我们也分明看到,拉下电闸和指令加班的幕后黑手根本就不是松原市法院,而是法院的上级。这个上级不但能决定休庭和开庭,也能通过它的上级对北京律师事务所施压,还能调动其他的民警和交警。这个上级的权力可是够大的。除了那个专职迫害法轮功、具有超越一切党政军系统权力的“六一零”有这个特殊权力之外,其他的组织谁还会有这个权力呢?

法律在“六一零”手里,完全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工具。不过,“六一零”在利用这个工具时,那莫名的“停电”和别有用心的“加班”,不也是在逃避迟早必将面临的正义审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