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大陆大学生的暴和一名台湾大学生的忍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二月二十四日,法国巴黎大事法庭以“故意施暴”罪对来法国旅游的天津大学学生贾乙超做出缺席刑事判决,判处他八个月监禁缓期执行,并判缴纳罚金和赔偿金各一千欧元。

案情是这样的,本月十五日,贾乙超无故袭击了在巴黎埃菲尔铁塔景点的“退出中共服务中心”的义工成先生,用事先准备好的石头突然猛砸成先生的眼睛,造成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前额裂开一个五公分的伤口。贾乙超的母亲拦阻他行凶都阻挡不了,他随后还破坏了“服务中心”的相关器材。凶徒贾乙超被闻讯赶来的便衣警察当场制服。

海外人士普遍认为,贾乙超施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煽动民众对法轮功仇恨的直接恶果。贾乙超和成先生素不相识、无怨无仇,他为何会那么失去理智的伤害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有消息说,贾乙超是同年级中共党支部成员。显然,这个大陆知名高校的学生的党性意识和成先生希望中国人退出中共的行为产生了强烈的差异,对中共的无比迷信以及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莫名仇恨使他失去了理智,以至于犯下如此的罪行。

我们不讲这起案件造成的恶劣影响,从贾乙超行凶的过程中我们看到现在的中国教育对孩子的毒害有多大。这种以中共党的利益为核心、以党划定的敌人为仇恨对象的愚弄式教育,对人的影响是潜在的、长期的和十分危险的。对受教育者来说,他们不可悲吗?就象这个贾乙超,内心被植入的仇恨不也在伤害着他自己吗?中共这种你死我活的斗争教育使人的思维失去了正常的理智和自我约束。

贾乙超攻击的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可以说,是中共的灌输毒害了贾乙超,以至于使他做出如此的暴行,甚至连自己的母亲都阻挡不了他。那么,我们对比一下修炼法轮功的台湾大学生,看看他是如何要求自己的。

台湾清华大学资讯工程研究所的林圣雄,大学学习成绩一直领先,四年来都拿第一,连教授都佩服他的卓越。可是他在高中求学时,却是个易怒、暴戾,执拗自己观点的人。对老师讲的话持不同的想法,便直接冲到办公室找老师理论。常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与母亲争执,是个令父母很头疼的孩子。

后来他修炼了法轮功,学习和做人好象一下子茅塞顿开了,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他自己讲述的一件小事很能代表圣雄的心理变化,他说:“母亲总是要求我一定要在晚上十一点前睡觉,否则就处罚不能使用电脑,我觉得母亲要求很不合理,一言不合之下,一股冲动就夺门而出。”当他走到家门外的时候,一个念头打入脑中,圣雄当时想:“我是一个修炼人,我反问自己我做到真、善、忍了吗?我应该站在对方的立场去考虑,母亲也是出自关心儿子,才会提这样的要求,当时不满的心就消失了。”

心性提高了,思想稳定了,学习自然就上来了。不但顺利的考上了大学,还在大学里担任了电脑研究社的成员、资讯部的部长。他做出的资讯系统是全校最好的。校园准备实施全面电脑化,教授来找圣雄做这套系统,圣雄很快完成了。教授问他要多少的酬劳时,圣雄告诉教授,由教授决定酬劳吧。圣雄的品德和做事态度得到全校师生的肯定。

林圣雄和贾乙超都是大学生,不同的是他们一个在大陆,一个在台湾。按理说年轻人相同的地方应该是很多的,有差异也是难免的,可是他们对待法轮功的态度上却是截然相反的。那么哪一个是对的呢?贾乙超能不能站在被他袭击的成先生的角度上考虑一下呢?他劝人退党总该有他的理由吧,那么这个理由是什么呢?林圣雄对妈妈不满时能设身处地的站在母亲的角度上考虑一下,贾乙超能不能在母亲劝阻自己时也替妈妈考虑一下呢?

从林圣雄的修炼中我们可以看到,要想让他去“故意施暴”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有心法约束自我,他懂得遇事要替别人着想,要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对贾乙超来说,他心中的仇恨是中共植入的,中共的好恶成了他的行为准则。这对他是非常可悲的。他也不可能看过法轮功的相关书籍和《九评共产党》这本书。他要是看过的话,他就不会做出这样的行为了。中共把自己对法轮功的造谣和诬陷灌输给孩子之后,目的就是要让孩子到时候为己所用。中共的目的达到了,贾乙超呢,你能认识到这一点吗?真心希望贾乙超们能在这件事情上明白过来,不然你可真就成为中共的工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