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今年七十三岁的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回想起来从开始得法到现在所走过的每一步、每一个关口都是在师父慈悲的看护下走过的,今天主要谈谈自己在今年老伴去世后我是怎样走过这场魔难的。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和我一起生活了四十多年的老伴因脑溢血病逝。他走的时候,我很平静。在众多亲属和好友前来看望吊唁的时候,我还没有忘记向他们讲真相。一位家附近社区的主任在我的劝解并看到我的表现后受到感动,并答应了退党退队。在出殡后儿女们怕我孤独都要接我去他们家我都拒绝了,当时想的就是信师信法。

旧势力因素的干扰无时不在的寻找着机会,只要是在修炼的路上有任何的漏和执着都会成为它们迫害的入口。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以往如影随形老伴的身影开始在脑海里出现:一起出去贴发真相资料,一起炼功,一起改字……不知不觉泪水已经涌出了眼眶,此时已被常人的亲情占据了内心。

接下来在好长一段日子里心里总是在想他,并时常的哭泣。甚至彻夜难眠,伴随而来的是多年没有的心绞痛、胸闷气短的症状也都出现了。儿女回来看到我的样子也都感到压力很大,为了不让他们担忧我努力控制着自己,尽量在他们面前表现的轻松和自然。

谁知越是这样的遮掩和控制自己悲伤也就越严重,每天也都在看书学法,可是心里就是静不下来,出去散心所去的地方也都是曾经和老伴去的地方,遇到附近过去居住过的邻居都问我:你老伴咋没跟你一起出来?这些刺激都无形的加大我的悲伤、加大我对他的思念。此时的我分分秒秒都在剜心透骨的悲痛中度过,一连好几天想不起来吃饭,看到镜子中那憔悴悲痛的模样,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放声痛哭,我不承认这场魔难,我要跟师父回家!连续多日无法睡眠的我,一天夜里竟然睡着了并且做了个梦,醒来还很清楚的记得:我站在高楼上,一群人在下面拿着梯子搭在楼边让我往下走,我没走。醒来我悟到这不是旧势力操纵情魔乱鬼在迫害我,让我往下走,让我掉下去吗?

觉醒后的我开始静下心来看书学法,并找自己有漏有执著的地方。老伴生前也是大法学员,我们得法是一个时间,他教书教了一辈子,学历知识水平都比较高,而我只是高中毕业。但是在学法上我能吃苦,有的时候有意无意我都嫌他学法睡觉、看电视等,而没有真正用法理去要求自己的言行,一些生活的小事上都很习惯的依赖他,以至于过马路我都必须和他一起过,他不出去我都很少过马路。年轻时都是我在操持这个家,到老了觉得他应该管我了,再有就是怕孤独怕凄凉的人心。依赖心、不平心、怕心构成了现在这场魔难的主要执著,有执著就有漏,有了漏旧势力就会安排那些情魔乱鬼来迫害我干扰我。

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正法的重任,我不能就这样被旧势力迫害下去,我要走好我最后修炼的路!

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一次次的看护着我走过我修炼路上又一道魔难,通过这场魔难我悟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常人的任何观念和人心都是修炼路上的障碍和羁绊,只有时刻用法去衡量我们的一思一念,用精進之心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每一件事,正念正行,走好最后的修炼路,才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