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是唯我独尊的小姑子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九日】我和二哥的感情特别好,儿时,他就总是带着我,关心我,照顾我,弥补了我没有姐姐的缺憾。可是长大以后,他却娶了一个令我十分不满意的二嫂。

二嫂个性热情、开朗、活泼,象个百灵鸟一样叽叽喳喳,给我们这个原本就十分幸福的家平添了不少生机,同时也让我们因她而憋气。二嫂其实对我的父母很照顾,细致又周到,可是最不能让人忍受的就是她多变的性格。芝麻大的事会导致她雷雨大作,西瓜大的事可能还风平浪静。

我们这个家也算得上是知识份子家庭,我们三个做子女的,从小到大,除了我和爸爸撒娇,拌拌嘴,没有人会无理顶撞父母,甚至是大呼小叫的。而她的这种表现在通情达理的母亲(同修)和我这个唯我独尊的小姑子眼里,简直是忍无可忍。我本来在家里也是娇生惯养,二个哥哥处处都宠着我,一家人平和相处,怎容得下她这个“马蜂窝”?更何况她对妈妈耍威风,我更不能容忍。

二哥曾在婚前告诉我说,我娶媳妇好坏,都不用你管,我自己管。我回答说,给我气受,我不计较,但碰着了妈妈,那可绝对不行。(大嫂在年轻的时候,就因为无意中顶了妈妈一句,被我打了一个嘴巴子,那一年我二十四岁。现在知道,我的争斗心特别强。)所以,偶尔妈妈和我谈起二嫂怎样的不顾及老人的面子,在他们面前发火,可她并没吱声,我就气吞山河。还指责妈妈:都是你给惯的,看你也是没什么能耐,才这么嚣张。忍什么忍?修大法的个个都象你这样,人家一看你连是非都讲不出来,也不会认为大法有什么光芒。大法弟子就是正一切不正的,连孝顺老人都不懂的人,你还在那忍呢。

妈妈本来因为二嫂的粗鲁态度心里多少有点过不去,经我这么一说,就上火了。现在明白了,其实我是在歪曲法理,来掩盖自己的争斗心。表面上我没找她去理论,可心里一直愤愤不平。我在心里摽着劲:总有一天,把我惹急了,我非得好好教训你一顿,让你无地自容,从此都没脸回这个家。我甚至还想:二哥儒雅帅气,权钱在握,怎么就愿意和这种没有教养的女人生活在一起,给她踢回娘家,再娶一个也不错,看她人卑位低,以后怎么过,反正给她幸福,她也不懂得珍惜。正如师父所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精進要旨》〈境界〉)心中的这份怨气呀,挥之不去又无处发泄,所以就经常在梦中淋漓尽致的数落她,那些言语真是锋利无比。完全忘记了师父的谆谆教诲:“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迷中修>)。

这样的心态一直持续着。她每次回来,我也和她聊天,陪她逛街,一为了二哥,二为了自己的面子(不能给大法抹黑),心里却盼她早点回去。

一个寒假时,二嫂让我去她家辅导大侄儿,我虽然不太愿意和她相处,但作为姑姑,为了心爱的大侄儿,我也得欣然前往。

二嫂因为有风湿病,怕凉水,所以不太主动做家务。我就把她那个乱七八糟的家收拾的一尘不染。二嫂一回来可高兴了,美美的夸了我几句,可转身的功夫,发现暖瓶盖没盖严(那个盖要拧几下才盖紧,而我家的扣上就行),结果大发雷霆。我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又有些沉不住气了:我是你特意邀请来的,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把屋子打扫的窗明几净,就算有那么点疏忽,也不至于那样不讲良心,怎么能这样没有教养,而且也是读过书的人。好,我不理你,以后这辈子都不会再登你家的门。

第二天早上,我在洗自己短裤的时候,看着她的短裤,我就又开始气愤了:(因为每天早上我都顺便把她的也洗了。)我这个小姑子你上哪去找啊,按生活环境来说,我才是公主,你不过是个草民,现在凭借我二哥的权势,你倒摇身一变成公主了,还这么不近人情,我还给你洗什么?我是缺你活不了怎么的?我还从来没这么低三下四的呢。那一瞬间,争斗心、妒嫉心、怨恨心一齐涌上心头。看着她的短裤,我内心犹豫不决。我问自己:你这个样子就是觉者的风采吗?这样就能同化“真、善、忍”了吗?你为什么要和常人计较呢?和常人计较你不也是和常人一样了吗?这样争下去,然后你还修不修了?还看书学法有什么用呢?师父的法也在我耳边回响。好,我就听师父的话,我就是个神。这一想我心里轻松极了,拎过她的短裤就洗了,没有怨也没有恨。结果第二天,她也不用我洗了。当我把怕人说的心、争斗心去掉之后,二嫂还特意买了许多菜要慰劳我,饭桌上说了许多感激我的话,还不时的向我道歉。我知道是师父帮我走过了这一关。

同时在二嫂的身上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我的性格其实和她也有相似之处:固执任性,随心所欲,自以为是,一遇到不符合自己后天形成的观念的人和事,这张嘴跟猫爪子似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人挠得血迹斑斑,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怨恨心都根深蒂固。重温师父的法,才知道自己距离师父的要求相差甚远。师父的法理破了我身上一层层人的壳。

当我和妈妈在法理上剖析了二嫂为什么在我们面前发火的原因后,我们俩都彻底提高了心性,再也没有看不上她的心了。二嫂从此以后一反常态,每次回来都是乐呵呵的,都不知道怎么关心我们好了,再也不乱发脾气了。我这蛮横的二嫂忽然间就变得这么可爱,我这个被大哥誊为“皇上”的妹妹从此也温柔了许多,和善了许多。二嫂从此多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好小姑子,大哥和大嫂也多了一个可以推心置腹的好同修。

写到这里,我忽然鼻子一酸,我这带刺的玫瑰(同事说的),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苦度,一定会成为搅家不闲的小姑子,不是看这个来气,就是看那个不顺眼,正如爸爸所说,“你除了看上你儿子,还能看上谁?”是啊!在旧宇宙唯我唯私的个性中,我还以为自己不错呢。师父的法理照出了我满身的污垢,这污垢埋葬了自己先天纯真的本性,又如利剑般刺伤了多少颗需要理解、需要包容的心灵!

谢谢师父,让我在佛法的普照下,绽放出生命中无私无我的光芒!我会更加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修好自己,救度更多还迷茫在红尘中的众生,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