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在接受迫害中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三日】看到同修曝光的邪恶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在邪恶黑窝中,有的同修被高压电棍反复电击,导致精神失常;有的同修被酷刑迫害致残;甚至有的同修被迫害致死;……。邪恶为了达到让大法弟子放弃对大法的正信的目地,迫害手段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很多同修也谈到在迫害加身时,在不屈的坚定对法的正信中,都感到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感受到师父对弟子的保护,师父洪大的慈悲。

但在此,我想从另一个方面谈点认识。

从九九年走到今天,大法弟子讲真相、反迫害,已经十二个年头了,世间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为什么至今还有如此血腥、惨烈的酷刑、凌辱……,令人发指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很多地方仍在发生着?

师父早就讲过:“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我们问问自己,面对迫害,我们真正做到了从行为和思想上全盘否定了吗?是不是有些时候在反迫害中我们的“全盘否定”并不全盘,某种程度上还是在承认、接受迫害中反迫害呢。

同修在《“四•二五”,善有善的尊严!》一文中说的好,“善也有善的尊严。并不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你就可以随意的欺负,也不是一个人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就可以随意的打骂他。善也可以展现出让坏人恐惧的善的尊严。”

证实法中,大法弟子展现给世人的不仅仅是修炼人不屈的坚忍、坚守、坚定,更应该是修大法的生命的圣洁、威德,大法的殊胜、美好与威严在大法修炼者身上的体现。也就是说,我们自己应该在心里给大法、给大法弟子一个正确的定位。

我们是大法弟子、修大法的圣徒、一个实践着同化“真、善、忍”的生命、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世上的众生只有尊敬的份,怎么还敢动迫害的念。大法弟子的金刚不坏之体怎能允许迫害加身,一个等待大法救度的生命怎么可以对大法弟子酷刑凌辱。谁也不配迫害大法弟子,谁干谁有罪!所以我们自己就应该明确: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这样的事情就不应该发生,更不应该让师父来承受这些。

我们做的是救人的事、最正的事,无论在什么环境中就以一颗堂堂正正的心,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一切都在师父的呵护中。关键是我们自己得发出那一念。如果我们自己念不出,师父又怎么能帮我们呢?只有当我们真正有了正念,师父就会为我们做主!“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当我们自己认为自己神圣不可侵犯的时候,别人也就不敢随便侵犯你了。当你意想自己是顶天独尊、光焰无际的神佛,另外空间的烂鬼怎么还敢动迫害的念,没有了它们的操纵,这边的恶人在大法弟子纯正、慈悲的场中又怎能恶的起来,他们的结局只能是,被转化、或是立即逃掉。

师父讲过“相由心生”的法。只要我们自己心念正,这个场就由我们主导,大法弟子才是这台大戏的主角。这一点我们都深有体会。在向世人讲真相时,如果对方直呼师父的名字,我都会说:“跟我说话时,请不要直呼我师父的名字,你可以说:你师父,……”,对方从来没有不高兴过,只会感受到我们对师父的尊敬,他也会被感染。

一次,一同修,也是邻居来我屋,我们正说着话,有人敲门,我开门出去并随手把门带上,窄窄的走廊上站着七、八个人。“你是某某吗?”“是,”我脱口而出,话出口我就觉的这一问一答有些不对劲,我怎么把自己置于这种被审、被查的角色呢。于是我用眼睛环视了一圈,我问:“你们是干什么的?”被我这一问,他们的语气立刻缓和下来,“我们是……的,来查房看看有没有外人。”我说:“这是我的家,怎么会有外人呢?”他们走后,同修说:“我也不是外面来的人,开门让他们看看,也没关系嘛,免的他们怀疑。”我说:“不是怕有什么关系而不让他们進屋,是不能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不能让他们肆无忌惮的想干什么干什么。我的家,我说了算,来我家的,都不是外人。”是这样的,当我们自己不把自己放在被审、被查的位置上时,别人也就没有那个底气来审、来查你了。

学法中我们知道,旧势力是以大法弟子责任大、修的高,就要有大的考验为借口,“才造了一个中共邪党来,迫害中看你还修不修,闯过去就承认你,闯不过去那是你不行。”(《曼哈顿讲法》)旧势力制造这场迫害让大法弟子闯关,师父不承认,我们也不能把闯过邪恶的迫害当作对大法弟子修炼是否合格的检验,而要真正从思想和行为上正念正行全盘否定这场迫害,“除恶只当把尘拂”(《全世界大法弟子、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中秋节好!》)。

我只是从一个方面谈对“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认识与同修切磋,如有不妥,请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