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坚持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一日】我在1999年“7•20”之前的两、三个月得法的。当时姐姐给我一本《转法轮》并说:“你学法轮功吧,很好!”其它的什么也没说,我也没多加思考接过书回家就看,一看,就感觉这不是一般的书,师父说什么我信什么,当时就想学法轮功,我想,法轮功多好,炼法轮功可以没有病,没有灾,亲朋、邻居相处也好,对社会、国家也好(刚得法时是为了在大法中得好处,向往常人中和谐的生活),于是我决定炼法轮功,但没有和姐姐沟通,只是自己自学,看过一遍书后,我想这么好的东西应该抄下来,珍藏一份,再给别人传阅。可是当我抄到第三讲的时候,邪恶就铺天盖地的下来了,我丈夫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让我学,但我心里始终坚信法轮功不会“自焚”、“自杀”,一定是政府误解了,但由于对情的执著怕吵架,用人的观点想误解消除了再炼。

顺便说一下,姐姐并没有放弃修炼,只是到当地政府反映情况就被非法关押了。她的被关押对亲人是一个打击,再加上每天有恶党的邪恶宣传,我看到妈妈、爸爸、哥嫂以及丈夫他们的态度、惆怅的面孔和对姐姐的牵挂,我也就更不敢再提修炼的事。两个月后,姐姐放出来依然向家人讲真相,可每次都不欢而散,我看在眼里,悔在心里,为什么自己不敢象姐姐一样对家人说呢?然而就因为自己对家人的情放不下,怕看到家人生气而白白浪费了五年修炼时间,过了五年心里虽想当大法弟子,而行为又不是大法弟子的行为。

直到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出世之后,看到姐姐仍然顶着压力坚持着向家人讲真相、劝三退,我想回到大法中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愿望特别强烈,可就是被爱面子的一层壳挡住,不知该怎么办。自己这么多年没学法也不讲真相,怎么向姐姐说还要学法轮功呢?不好意思表态。师父看到我这颗心。就在这时,两位昔日的同修到我家,告诉我法轮功是被陷害的,而不是被误解等,让我回到大法中来。她们这样一说我高兴坏了,因为我早就在等这句话。现在知道了,就是当时由于对家人亲情的执著,愿意过没有争吵的好日子,和爱面子的一些常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想拉下我。但师父不放弃我,安排同修到我家来,我谢谢师父,谢谢姐姐,谢谢曾帮助我回到大法中的所有同修。那时我下决心,这回不管再有多大魔难,我都不会放弃修炼,因为那几年虽然表面过的很平静,可我总觉得不幸福,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这也是我想写这篇文章的原因之一,希望和我有类似经历的昔日同修醒悟,请一定不要放弃大法修炼,师父正法还没结束,还有时间,师父不会丢下任何一个有缘人。

一、突破家庭魔难,做好“三件事”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我就对丈夫说:“从今天开始,我要从新炼法轮功!”我和我丈夫都是出租车司机,我白天出车,他晚上出,我俩在一起的时间很少,每天只是在吃饭的时候才能说几句话。他没说什么,就出车去了。但我看出他很不高兴。我想,法轮大法就是好,我没做坏事,是最正的事,我不能再被情带动。于是第二天出车,我就开始了对我的客人讲真相,劝三退,花真相纸币。不久,不明真相的出租车司机对我丈夫说,因为我炼法轮功,客人都不坐我的车了,还说炼法轮功会被抓等等……,都是邪党吓唬人的一套。他本来就胆小怕事,再加上邪党的洗脑,从那以后回来看见我炼功、发正念就对我拳打脚踢,撕毁大法书,造了不少业。由于他说服不了我,打也不管用,一连几天,天天请人到我家叫我放弃修炼,先是爸爸妈妈,然后是他的司机朋友,朋友的大哥大嫂(在公安分局上班),最后还把我家最有权威的三爸请来做我的工作。我都不为所动,他们来了我就讲真相,最后亲戚朋友谁都不管我了。

当时的精神压力真的很大,丈夫还经常对我大打出手。我想,我是修炼人了,这里面一定有我要修的东西,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同时,我想,我一定不能恨他,他也是一个受害者,也承受了很多痛苦,我一定要救他,我默默的发正念,在生活中关心他,家务活样样做好,善待公婆,时时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慢慢的,我在家可以看书,炼功,发正念了,但他不允许我出去发资料,不许我给人讲真相劝“三退”,他一看到我给人讲就生气,和我吵。但环境慢慢宽松了,现在他不再审问我晚上都去干什么了,只是偶尔问一下:天天出去啊?但是表情和语气都缓和多了。我想,随着我心性的不断提高,他一定会支持大法,我不会放弃他,也不会满足现状。

二、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好助师正法的“三件事”

我把讲真相溶入到生活中,遇到的有缘人都是我要救的对象,如买菜,洗澡,坐车等时候,我都不放过遇到的每个有缘人,但过程中有做不好的时候,如有时有怕心、分别心等,错过了很多有缘人,还得突破。

有一次,我在开车时对我的客人讲真相,他当时并没有说什么,可一下车就记住了我的车号和姓名,把我诬告到公交分局。公交分局、运管处和公司三个部门的领导联合起来让我到公司说明情况。我想到师父说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于是我就在心里加持自己: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任何邪恶不配干扰我、迫害我。同时发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以及公安分局、运管处和公司背后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他们几次打电话催我交出驾驶证、从业证,妄想取消我的营运资格,我就是不听他们的,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在这里我告诉同修,无论多忙,一定要多学法、多发正念。后来因忙活家里盖房子的事,忽视了学法、发正念,让邪恶钻了空子。表现在人这儿是三个单位对我没办法,就转告到我所在的派出所。一天,我正忙着收拾盖房的垃圾,忽然来了几个便衣警察,说让我去派出所了解一些情况。他们很伪善的说,到派出所去一趟,了解了解情况就把我送回来。由于学法没跟上正念也不足,事情来的突然再加上有个亲戚一直在旁边给警察帮腔,我被蒙住了,忘了师父讲的法,就跟他们去了。到那儿又是照像又是按手印,最后才放我回来。事后我真后悔,怎么就听了邪恶的安排呢?大法弟子在任何情况下不都是不听从邪恶的命令、指使和安排吗?师父还讲过,它是毒药,永远都是毒的,怎么能相信它呢?虽说没被非法关押,却在那里留下了照片和指纹。

这件事后我开始重视学法、发正念。在我开车载客时,仍然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没有客人诬告我。可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总是状态时好时坏。零八年“奥运”期间,我和A同修到某村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绑架到派出所。A同修正念回家,我被送去拘留。去拘留所的路上,我想一定自己哪里有漏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但没多想漏在哪里。在警车里我不断讲真相、发正念。当晚,又有B同修被绑架到拘留所,与我分在同一监室。我刚一去就对里面的人讲真相,但没人听。我心里就埋怨B同修:怎么一句话都不说?怎么就不帮我?你还是大法弟子吗?忘了自己的使命吗?很多很多的埋怨都出来了,只是表面上没表现出来。这时,我并未发觉自己有执著。到晚上睡觉时,我俩挨在一起,她悄悄在我耳边说:“先别急,智慧点儿,先发正念,了解了解情况后顺着每个人的执著慢慢讲。”同修几句话敲醒了我,因为我发现自己讲真相没人听,原来是由于自己有急于求成的心造成的。悟到自己还很不成熟,而同修真好,不象我一点也不能包容、遇事向外求。

夜很静,我开始找自己的差距,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掉。自己缺少宽容心,好埋怨别人;自以为是,以为修的比别人好;讲真相没有慈悲心、不理智,还执著于情等等一大堆,真吓我一跳。我想,这也许就是邪恶迫害的理由吧,但我决不承认这种迫害,它不配“考验”大法弟子。第二天,我俩形成一个整体,背法、发正念、劝“三退”(我讲她发正念,她讲我发正念)。几天下来,全监室十多人除一信佛教的外,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我们炼功时,还给我们看着管教。十五天后,我俩正念闯出魔窟。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在被非法拘留期间,同修炼功我也炼,同修不炼我也不炼。就这一点旧势力也不放过。出来那天,什么都没问她,B同修很顺利的走了,却不让我走,说有家人来接。等来等去却等来了派出所的人。他们让我保证不学不炼,否则就送“劳教”。我当时没有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心想,我修的不好也不许你来“考验”、迫害我,一切由师父安排。我不断发正念、和他们讲真相,不回答他们的任何问话。这样一直僵持了近两个小时,邪恶灭尽,我堂堂正正回家。

为什么我比同修多了一难?我悟到,是我把同修当作了榜样,在学人。旧势力抓住这一点,让她先走,没了榜样看你咋办。因此我想对同修说,精進吧,大法弟子在救人的同时千万不可忽视学法、发正念,时时处处以法为师。还要看到同修的闪光点,不埋怨同修,大家形成一个整体,那样,旧势力就无空子可钻,我们才能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希望同修以我为鉴,不要被迫害了才知精進。多学法明法理,识破旧势力的伎俩,主动出击,不再被动提高。

有了这次教训,我学会了向内找,时时事事注意自己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修心性。那段时间觉的自己心性真的提高了很多,心的容量加大了。有了矛盾、遇到魔难先找自己,即使一时找不到也不悲观失望,总是乐呵呵的,信心十足。因为我知道我是师父的弟子,只要向内找,没有过不去的关。

转眼到了零九年九月。邪恶因为害怕,又指使派出所警察到家骚扰,出租车检查站还刊出我和有关法轮功的信息,我感到压力很大,真相还讲不讲?同时又冒出一个不好的念头:责怪A同修(我被绑架时)只顾她自己,没管我,才造成现在这种情况。妒嫉心、怨恨心又上来了。可这次我马上就识破了它。我知道那不是我,没有顺着它的思路走。发正念否定它,排斥它,决不许旧势力间隔我们。当我的正念逐渐强大起来时,瞬间感觉心里敞亮,该干什么干什么。邪党越近“十一”越“猖狂”,有同修劝我暂时回避一下,因为我的职业不同,车里亮着姓名,还有车牌号。我也觉的有点“道理”。就这一念,第二天出车就发生了事故,车刚修好,家里自来水管又漏了,麻烦来了,做“三件事”受到了影响。向内找,我找到了自己对钱的执著心,也认识到“十一”不出车救不了人是旧势力高兴的事。识破了它的伎俩,不走它安排的路,我把家里安顿好就又出车了,依然利用职业的便利条件对乘客讲真相,只是更理性、更智慧,更加注意安全。我在开车和等活时都发正念,不让常人的思想占据我的大脑。“十一”期间,“三件事”从没间断过。

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精進吧!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兑现史前大愿,不辜负师尊和宇宙众生对我们的期盼。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