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团河男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三日】(明慧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团河男子劳教所对被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封闭洗脑,如拒绝转化,就毒打、酷刑。目前仍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迫害。

被非法关押進北京团河男子劳教所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所谓的检查身体,不管法轮功学员的身体有没有出现不正常的状态都逼迫他们吃药,不吃就派几个包夹跟着这些学员,监控他们日常的所有行为并且限制他们上厕所、洗漱、吃饭等等。

法轮功学员進所以后就進严管队,主要就是封闭洗脑。進严管队以后每个学员每天都被强迫坐在很小的板凳上十几个小时,看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录相,每看完一个录相就要写一篇体会,同时还强迫学员背司法部下发的《二十三号令》。如果有学员拒绝看,狱警就指使普犯或包夹殴打法轮功学员。被打的学员之后还要被测验,测验纸上的题目要求打“√”来回答,题目的内容为:在团河劳教所你有没有被打过?你有没有被虐待?警察对你好不好?你的钱或物是否被谁敲诈过等等 ,如果你的答案不符合狱警的要求,那就还会被打或被用各种方式不停的迫害。几乎所有学员从严管队出来的时候臀部都坐烂了。法轮功学员在严管期间被强制洗脑的过程中要不停的写体会还要参加劳教所和劳教局的考试,内容基本上都是你还炼不炼了?法轮功是不是×教?总之就是叫学员站到法轮功的对立面上去然后与法轮功决裂,最后以学员写放弃修炼的“三书”(悔过书等)作为结束。

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坚守自己的信仰,坚信真善忍没有错,用自己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亲身经历来写体会并拒写所谓的转化书。他们因没有达到劳教所的转化要求而继续留在严管队遭受迫害,用狱警的话讲就是蹲班也叫留级。

劳教所里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如发现就会用各种方式惩罚学员。

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里被强制劳动如:糊纸盒、做光盘盒、插邮票(中国邮政系统每年面向集邮爱好者发行的集邮册)等等。

在团河男子劳教所遭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

柳青海,密云人,不写放弃信仰的“三书”、不背《二十三号令》,因此恶警没有给他减期,还经常让他在大厅里罚坐(长时间坐在很小的板凳上),恶警指使包夹打他,用指甲掐他,有一次他被包夹打的躺在大厅的地上很久都起不来。

徐承藻,北京顺义人,牛振平,北京市里人,毛振江,北京平谷人,三人经常被严管迫害。

温继忠,北京密云人,因拒绝转化,被恶警指使的包夹在洗漱间毒打,在精神和肉体的痛苦挣扎中用头撞墙,头和面部鲜血直流,狱警慌忙地把各监室的门关上不允许任何人出来看,后温继忠被恶警拉走抢救,回来后一直被单独关押在库房里。也就是从这以后,关押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监室内部都给装修成了软包间。

李跃進,北京石景山人,现年五十二岁已保外就医,在团河劳教所期间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的心脏病、糖尿病症状并且被强制打胰岛素。

李贵松,北京海淀人,四十多岁,在团河劳教所期间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的糖尿病症状,瘦的皮包骨,被强制打胰岛素。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有:

尹洪松:,三大队大队长,三十五六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
国建双:三大队大队长,三十多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
刘兵:三大队大队长,三十出头岁。
郭宪军:三大队大队长,三十多岁,主管洗脑和放诽谤大法的录相。
张华:三大队小队长,三十多岁。
高建国:三大队小队长,三十多岁。
宋银春:三大队小队长。
郑罡:四大队大队长,三十多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