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性村”变成了“法轮功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在中国大陆北方,有这么一个村庄。

“派性村”的改变

由于十年文革,给这个村的人们带来很大的伤害。那个阶级斗争理论,使这个村群众从文革一开始就分成两派,你斗我我斗你,两派势不两立。夫妻反目,父子成仇,打架斗殴,家庭、家族的和谐破坏了,村民之间关系紧张,农业生产落后了,两派之间的人,你告我我告你,整天跑乡跑县,被公认为“派性村”、“告状村”,十里八乡都称这个村为“硌扎村”(方言)。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法轮大法开始传进了这个村庄。过去当了多年村干部、曾经告别人自己也被别人告、深受文革毒害的人全真(化名),看了师父的《转法轮》,心潮起伏,百感交集:师父讲的法理那才是宇宙间真正的理。回想这么多年来,自己的所言所行,真是太惭愧了,害人又害己,虚度光阴,幸亏得到了大法,决心痛改前非,做一个修炼大法的人,一直修到底。他学习几遍《转法轮》后,悟到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这个法理,自己应该首先去掉派性,从内心里同原来的不合的人搞好关系,增加友谊。他有的上门同过去的所谓“仇人”谈心,检讨自己的过错;在街上碰到过去不说话的人,主动搭话,报之以微笑;有的捎话给对自己有成见的人,把友善传递给对方,表示自己已经修大法了,要把全村的人作为亲人对待,善待每一个人。在他的带动下,人们互相沟通,消除恩怨。往日的仇人,变成了朋友;过去把告状当作家常便饭的人,自觉烧毁了状纸,与对方道歉,成为户帮户的对子。全村出现了和睦相处、互帮互让的和祥局面。常言说:“村看村户看户,村民看干部”。人们看到过去的干部都修炼法轮功了,而且变的那么好,打心眼里开始向往法轮大法。从此,村里人三三俩俩进入大法修炼。到邪党镇压法轮功前,已有30多人走上了修炼的路。早晨集体炼功,阴天下雨或者晚上集体学法,大法不仅使他们得到健康的身体,更主要是心性的升华,他们按照真、善、忍去处理关系,对待一切,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家风变了,村风变了,儿女孝敬老人,媳妇孝敬公婆,兄弟谦让,邻里互敬,一心搞生产,抓经济,没有了偷鸡摸狗、游手好闲、吃喝玩乐、搬弄是非人的市场。外村的人也愿意同这个村的人交往,做生意,攀亲戚。十里八乡都称这个村为“法轮功村”。

村主任保护大法弟子

正当村民们沐浴在大法的春风里,平平安安,快快乐乐过日子的时候,中共邪党发动了对大法的残酷镇压,一时间黑云压顶,恶浪翻滚,邪党的宣传机器开足马力造谣抹黑法轮功。县乡要求村干部上报大法弟子名单,预备进行迫害。这个村的干部头脑很清醒,他们知道炼功的人都是好人,师父是好师父,尤其是过去不太好的人经过炼功后变好的现实,使村主任心里有了主意。他想,能使人做好人的功法一定是好功法,如果把他们(指大法弟子)报上去,就等于暴露给邪党,让他们遭迫害。于是他决定,不报!乡里610的人问他:“你敢保证你们村没有炼法轮功的?如果以后查到有的话,你可要负责任!”村主任坚定的说:“我敢负责任,没有!”后来,县乡也了解过几次,也来村里,结果都被村干部挡回去了。加上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从99年7.20开始到现在,这个村的大法弟子没有受过任何迫害。

但是,尽管没受到迫害,却受邪党的造谣宣传毒害非常深。人们开始想,这个功到底是好的还是象报纸、电视上说的那样?再好的功法政府不让练老百姓也不敢练。有的人开始说风凉话:看看他们(指大法学员)还敢炼不敢炼?可惜的是我们大法弟子也有的人迷茫了,害怕了,不敢炼了。只有七、八个人还在坚持修炼。

学法坚定正念,讲真相救度世人

心润(化名)夫妻刚开始进入修炼,遇到邪恶的强力镇压,就不敢再炼了。可是刚刚好起来的身体,时间不长各种病又都回来了,特别是他妻子,每隔几个月就犯一次心脏病,打针输液,折腾好长时间才能好。村里的一个诊所说他家以前每年都要花掉1000多元医疗费,炼功以后,不来看病了,不花钱了。自他们不炼功后又开始以前的看病拿药。一天,全真到他家去看他俩能不能还炼起来。一进门,心润就说:“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们俩决定还炼功!”全真心里很高兴。全真、心润他们组织起了学法小组,坚持每周一次集体学法。他们悟到:学法是基础,学法是保证。有劫难、有坎坷才能锻炼出来,才能修出来,才能说明师父这个功法是高德大法。他们开始背法和读法交叉進行,这样渐渐的学员们又开始学法,开始修炼了。

他们认识到,是邪党的造谣宣传给村民们造成了极大的毒害,使他们对大法产生了误解和抵触。要解开群众的思想扣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按照师父的要求讲真相,救世人。他们开始挨家挨户散发真相资料,刚开始不敢直接接触群众,把资料塞进门缝里,放在门台上;后来随着师父正法洪势的推進,弟子们敢讲了,也积累了一些经验,他们在街头、田间地头,面对面给群众讲真相,解疑释惑。特别是对“天安门自焚”事件真相,共产党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法轮功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好?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什么就管用,就有好处?为什么做了三退就能保平安?等等,人们亟待要想知道,想要明白又不明白的问题,给大家深入浅出的讲真相。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村里的人对这些问题基本上都搞清楚了,认识到中共邪党由于它的邪恶本性所致致,而对高德大法——法轮功狠下毒手,欲想置于死地而后快,不惜采取栽赃诬陷手段,一手导演“天安门自焚”事件;自古以来,迫害修炼人要遭天谴的,那么邪党迫害这么多大法修炼人,犯了大罪,必定会遭天谴,也就是天要灭它,在天灭中共时只有退出它的组织才能保命,这就是大法弟子传《九评》、讲真相,劝三退的意义所在。弄明白这个理后,人们人传人,争相做三退。有的村民经我们同修一讲就同意三退;有的人找到我们同修主动要求做三退,全村形成三退的风潮。剩下一部份人没有退,但也不反对大法,在等待观望。这时大法弟子们决定针对未退的人,整体上进行第二次讲真相劝三退,又过一遍筛子。除了个别只看重现实利益不愿三退的人以外,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

大法弟子的风范

在学法,讲真相,劝三退过程中,这个村的大法弟子,很注意用自己的行动和形像来证实大法。由于社会上“一切向钱看”思潮的影响,人们的道德在下滑,社会风气在败坏,往往只关心自己如何挣钱,不太关心公益事情了。一年春天灌区要放水浇地,村里需要一名看水人,负责渠道护理。按过去的规定和现在经济状况,村里决定看一天水付给10元工资。村干部知道,就这10块钱,要找看水人很难,他想,这事也只有找法轮功的人,才有可能去做,于是他找到了全真。全真就在这前一天,有一个邻居找他要挖电杆坑,一天能挣40——50元。全真面对村干部派的活说:“放水浇地是全村的大事,护渠护水不能没人做,我去看水,挖坑的事我推了!”这一个多月的放水期间,全真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确保了不跑水,放满水,用户满意,村干部放心。在经济上他少挣1000多元。人们从全真身上确实看到了法轮功为大家吃苦受累,自己甘愿吃亏的善良。

融春(化名)家里有一台玉米脱粒机。到冬天人们脱粒的时候,就纷纷到融春家借着用。融春对邻居们说:“用脱粒机脱的快,你们用就来拿,没事的。有的邻居使用时把机子弄坏了,融春也不让邻居花钱修,而是自己花钱赶快修好,接着让别人使用。每到入冬时节,人们总听到隆隆的脱玉米面的机器声。大家说:“这是人家法轮功融春家的机子,人家法轮功人可好了,白使白用,说的话又好听,炼功人就是好。”大法弟子在村里方方面面都表现的,大方,无私,说话谦逊,做事肯帮人,想别人。所以人们都愿意同炼功的人接触,同炼功的人打交道,说和炼功的人在一块,心里踏实,放心,不吃亏,还能让你懂很多道理,愿意同他们在一起。

大法神奇的展现

大法弟子通过讲真相劝三退,清除了这个村人们思想上的污泥浊水,法轮功也给全村人带来了好运。一年秋天来了一场暴风雨,周边邻村的庄稼大部份倒伏了,遭受了大灾。唯有这个村的庄稼没有倒,而且获得大丰收。人们真正看到了神是存在的,敬神敬天就能得福报,从而更加相信大法,拥护大法。

在优昙婆罗花在各地陆续开放的几年里,人们盼望也能看到这三千年一遇的神花,一睹神花的风采。去年这一天终于盼来了。在一家大法弟子家里盛开了优昙婆罗花,在院落的梨树上、红果树上、还有晒衣服的铁丝上,长出了一束束鲜花,更可喜的在他家麦田的麦芒上也长出了优昙婆罗花。一棵棵雪白晶莹的花朵,散发着阵阵香气。人们争相观看,不愿离开。十里八乡的人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都称这个村“行好了,有福了。”

更使人信服的是这个村原来一名村干部,得了不治之症,到省城医院治疗,医生对他的家人说,病到了晚期,不能再做手术,回家养着吧。一家人陷入绝望痛苦之中。回家后,眼看着人一天天消瘦下去,吃不进,路也走不动了。这时一个大法弟子给他送去一本《转法轮》,对他说:“你现在的病,常人是不能看好了,只有大法师父能够救你,你就看大法的书吧。”他点点头,又摇摇头,大法弟子看出了他的意思和难处,对他说:“你可以在家不声张的看书学习,等你有了明显的疗效时,家人和村民们也就自然而然的接受了。”这个村干部的家人找看相的人给他看过说,他活不过去年的八月,结果他看《转法轮》后,身体一天天强壮起来,不仅行走自如,还能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了,而活过了去年八月,现在还活的好好的。人们通过这个事更看到了法轮功的功效不是虚的,是实实在在的救命的大法。一个外村的人说:“法轮功能把死的救活了,我真服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