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法中净莲

在参与神韵晚会卖票的过程中修炼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回想这几年的修炼过程,感受最深的是,走出来,在证实法中修炼升华。“难中炼金体”(《洪吟二》〈神路难〉),只要你走出来,只要你去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师父就会在你做的过程中,暴露你的人心,点化你,牵着你的手,带你走向成熟。

一、劳其筋骨,苦其心志

修炼以前,我是一个养尊处优惯了的人。工作紧张点,少睡点没问题,但一定得吃好,住好。前两年通过去纽约卖票,一下把这个观念给扭转过来了。当时一百五十多人,居住在一个一百多平米的大房间里,全部是打地铺,人挨着人,走路不小心就会踩到人。只有两个卫生间,一个淋浴。为了能洗澡,夜里不敢睡,得排队。冬天不开窗户,房间里的气味令人难以忍受。我第一天晚上就哭了,觉得呆不下去,也觉得同修们太苦了。但同修们好象没有感觉,每天晚上一起学法交流怎样能多卖票。这对我触动很大,我明白了这个空间象难民营,但在另外空间,这里是最美的宫殿。居住苦,还不行,还得苦上加苦,看你如何。

当时因为卖票难,都穿上古装来吸引路人。我穿的是六十多磅重的将军服。第一天,只有站着的份,手抬不起来,压的到处疼痛,一天站下来,还得坐地铁,上下阶梯的赶回住处。刚刚有些适应了这套衣服,紧接着,身体出现非常严重的消业状态,是我没有经受过的。全身的骨头、肉、脑袋,每一个细胞,都在往外散发着疼痛,身体滚烫,吞咽口水,都会带来剧痛。每迈一步,都是剧痛。那天我们是沿街挨家发资料。同修一直鼓励我坚持,一定行。当这些都过去后,我的心也被洗净了,不再有怕苦的心,想的只有卖票救人。将军服穿在身上,也没有了重量,和没穿一样的走路。

后来在我们地区,从开始卖票到演出,持续几个月,我因为不上班,几乎天天出去卖票,每天都是一站一天,近十个小时,累了休息几分钟,就好了。早上去麦当劳买几个汉堡,一天的饭就解决了,尽量减少休息和吃饭的时间,不错过每一个走过面前的人。晚上回家更新售票,排版,经常忙到深夜。一位同修说我是“铁金刚”。其实是因为在纽约那段卖票的过程,师父将我锻造出来了。

二、破除常人的观念,才能包容更多的众生

在参与神韵晚会卖票前,我主要参与的证实法的项目是大纪元排版和向国内打语音电话讲真相,没有直接面对常人。周末外出洪法,也只是向常人匆匆忙忙讲几句,发一份资料。所以长期形成的对常人的一些人心和观念,一直没有暴露出来。这三年多来参与卖票,在接触常人,面对常人的过程中,也不断的暴露出自己的人心。

开始卖票是挑人,察言观色,感觉这个人还行,才上去打招呼,介绍晚会。感觉不行的,就发个资料,不多讲。对一些穷人,还没讲,就先心中下个定义,这个人没钱,介绍也是白介绍。对于一些年轻人,看到他们的打扮,就把头一扭不看,或在心中说,这些是变异的,不能发给他们资料,会扔掉。看到中国人,嘴还没张,脑子里就一念,他们不会要的,不会听的,他们脑子里都是邪党灌输的东西。因为把常人按自己的人的观念给分了类,所以可想而知,从我面前走过的生命,也真是这个表现,因为自己的心促成的。当时还觉得挺正确的,真没把他们看错。一天下来觉得挺有效率,没有浪费时间。介绍的都是自己认为的“会买票的人”。

师父在《精進要旨》〈为谁而存在〉中说:“人最难放下的是观念,有甚者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变,然而这观念本身却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后天观念变的很强,那么它就会反过来支配人真正的思想与行为,这时人还以为是自己的想法呢,现代人几乎人人是这样。” 慈悲的师父为了让我能看到这个问题,不时的点化我。比如说,在卖票过程中,总有些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发生,实际上都是师父的点化。记得零七年一次在市中心商场卖票,过来一位穿着破旧的人,看上去象个流浪汉,走到我们面前要资料,心想给他一张资料打发走算了。没想这人一听到晚会的消息,就要买票,我心想这不是开玩笑吗。可这个人在兜里掏来掏去,掏出一些钱来,一定要买票。我真是被震撼了。还有一次,一个戴着丁零当郎那些东西的年轻人,走过来看我们的电视,我都懒得站起来给他发资料。可他却走过来问我要资料,了解晚会的情况。然后说他会来买票的,还说让他妈妈来帮他买。我根本没当回事。可是过了几天,他真的带了妈妈来买票。看他拿到票后,高兴的神情,我的眼睛也湿润了。明白了自己这种对人的评价,实际上是长期形成的人的观念。在这种观念的作用下,根本生不出慈悲心来。

这样的事例非常多,每当用人的观念判断人的时候,过不多时,就会有一个人,来打破我这个观念。而每当心中没有杂念,只想着救人的时候,慈悲的力量就会展现。记得一天,在商店卖票,走过来一位女士,我向她打招呼,看她停下来,就赶紧拿着画册走上前,介绍晚会,她打断我,说:“对不起,我不会买票的。” 我祥和的告诉她:“没关系,我只想请你了解一下这台晚会。” 结果还没等介绍完,她就问票价,然后说她决定买四张票,作为圣诞礼物送给她的家人,并非常感谢我叫住她,说她一直为买圣诞礼物发愁,没想到买到了最好的圣诞礼物。

就这样,师父牵着我的手一步一步的,教会了我慈悲众生,尊重生命。现在卖票,经常心里面静静的,只想着救人,无论这个人是怎样的表现,我都想着他是一个为法而来的伟大生命,也是拥有无量众生的,宇宙体系的王。经常站在那卖票,不自觉的看着面前走过的人,就泪盈满眶。感悟到只有放下人心,才会升起对众生的慈悲。

三、学好法、配合整体,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因为经常用忙作为借口,忽视学法,学法时心静不下来,发正念也经常错过,导致我一度把卖票当成了做事,把剧院座满,当成了做事成功的指标,把卖出多少张票,当成自己能力的展现,为卖票而卖票。每天心随着卖票的数量,波动起伏,名利心,证实自我的心也在膨胀。要是今天多卖了几张票,我会美滋滋的,觉得自己真能干;明天没卖出去票,心里就会难受的很,垂头丧气。经常看着座位图,想,有缘人快来买票呀,好象是为了救度众生,但深挖下去,背后的念头是不纯的,脑子里想的是卖票。有时也问自己,你是在卖票呢,还是在救度众生?脑子反映出来的第一念,还是卖票,而且还有一个很好的借口:卖了一张票不就救了一个人?因为我把卖票当成了做事,所以经常愤愤不平的向外找,抱怨卖票地点不好,抱怨同修不配合,抱怨这,抱怨那的,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放不下,就更谈不上和同修配合了。我这样的状态在去年的卖票中,完全暴露出来了,加上去年我们地区整体的修炼状态,也是向外找,同修间矛盾争执不断,结果去年我们票卖的差,在演出期间因为同修间配合不到位,出的纰漏也多,这对我是当头一棒,晚会后的一段时间,我不断的向内找,每每想起那些空空的座位,都会心痛、落泪,悔恨自己没有做好。

我认识到只有学好法,才能纯净自己的心态,才能和同修们共同配合卖好票,才能真正的救度了众生。所以去年晚会后,我们组织了学法小组,早上学《转法轮》,晚上学新经文,同时不断交流向内找。不知不觉的,同修间的抱怨没有了。今年办神韵晚会,我们当地形成了一个整体,同修们都能默默的主动承担,圆容这个整体,晚会办的比较成功,第一场爆满,找不到两个连号的座位,只剩不到二十张单票,第二场也不错。

在今年卖票的过程中,我也基本保证了每天的学法炼功。而且在每天卖票时,我都注意发正念,背《论语》。因为基点摆正了,所以今年状态也完全不一样了。站一天也不累,站到收摊了,还舍不得走;讲一天也不觉得嗓子干,好象声音不是从嗓子发出来的一样。原来每天卖了多少张票,我记得可清楚了,今年是经常不记得当天卖了多少张。而且经常介绍一下神韵晚会,人就会买票。感悟到,今年的卖票,没有多少邪恶的因素在干扰了,就看大法弟子的用心了,你能做多少,就能救多少。

四、与同修相处,做到为他人着想

修炼一路走来,面对常人的表现,基本能做到心不动。但面对同修的表现,却经常能触动自己,愤愤不平、没按自己的意见办、这个同修怎么这样、那个同修怎么那样、妒嫉、有什么了不起等等。

我悟到,我们修炼人作为一个群体,在这个群体中发生矛盾的时候,如何放下自我和整体协调配合,如何面对和看待这个群体中的同修,这是我们必须修出来的。必须达到法对我们的要求“无私无我,先他后我”。

如何和同修相处,这是我以往没有好好想过的问题,今年当问自己这个问题的时候,才意识到,为什么以前很容易被同修间的矛盾所带动,很容易对同修的不是之处说三道四。是因为在对待同修上,没有正念。

总觉得同学一部法,都是大法弟子,什么都应该明白,有些同修执著于名、利,我也不理解,觉得这个同修怎么这样,恨不得狠劲说他一顿,让他赶快放下,有些同修在病业关中,走不出来,我也急的不行,觉得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就过不去呢?对同修讲话很是不客气,言语中夹带的是瞧不起,恨铁不成钢,说出的话,一点也不善。因为我一直有一个观念:同修什么都应该明白,应该放下一切。而且总是按自己的想法要求同修,觉得同修应该修的更好。所以一看到同修的不足,简直容忍不了,觉得怎么这样呢?

因为这个观念,让我看不到同修修的好的一面,而是对同修修的不足的部份,放大,再放大,最后觉得这个同修很差劲,修的太差了。走入了极端,所以很容易和同修发生矛盾。而当发生矛盾时,又用争斗的方式解决矛盾,所以经常是雪上加霜,旧矛盾没解决,新的间隔又产生了。

今年卖票过程中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我。

一次和一位同修去一个小镇卖票,因为这个小镇已经做了近二十天了,发了很多资料,我们计划今天多卖些票。到了那,就发正念,配合的挺好。刚卖几张票,就接到甲同修的电话,告诉我乙同修说了我什么什么,这位同修为我鸣不平,我也开始激动起来了,本来就对乙同修有些想法,我立刻给乙同修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就和乙同修高声吵了一会,挂了电话心中还愤愤不平。我不敢回到卖票点,怕将卖票的场带坏,就在远处徘徊着,心情由开始的愤愤不平,转为焦虑,今天是来卖票的,不能影响救度众生。可这样的状态怎么办,我向内找,试图平静下来,也看到了维护自我的心,不再生同修的气了,但还是打不起精神来。我急的都快哭了,非常后悔,觉得真是干扰了今天卖票的场,干扰了有缘众生的结缘,因为要促成一次机缘太难了,对有些众生来说,可能只有今天一次机缘。我意识到,在如何面对同修,和同修的矛盾面前,今天的事情暴露了自己修炼的不足,可以说在这方面没有修。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面对这样的情况,应该是什么心态。我只有在远远的地方,不断的发正念清理自己。然后回到卖票点,但状态还是很不到位。只感到被重重的物质压着。我就默默的站在边上。一会,走过来一位中年男士,我向他喊了一声“神韵,国际顶级演出”,他径直朝我走来,眼睛一直看着我,和善的目光无法形容,我心中为之一震,赶紧介绍晚会,票价,他和夫人商量后,迅速买了两张好票,在整个过程中,他都是用一样的慈善的目光始终看着我。卖完票,我突然浑身轻松,那堆厚重的物质不见了,心很净,空空的,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紧接着,我们开始一单接一单的卖票了。

谢谢师父,通过这件事,让我看到了善的巨大力量。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所以这个慈善一出来啊,他的力量无比,什么不好的因素都能解体。慈悲越大,那个力量就越大。”也使我明白了应该怎样对待同修间的矛盾。那就是不能用人的争斗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要用慈善来解决问题。真正的做到为他人着想。

平时我总说为他人着想,也告诉别的同修为他人着想。但事情一触及到自己的利益的时候,旧宇宙为私的本性,那不好的物质就会翻上来,那时候想的都是自己。而且向内找,也只是找自己的问题,而没有站在同修的角度同时为同修着想,因为基点是自己有问题,自己需要修,但同修也有问题,他也有要修的。所以有时向内找,也是愤愤不平的找,带着争斗心的找,有时甚至找到最后,都是同修的错。

从这次事件后,每当和同修发生矛盾,对同修有想法时,我都能很快的调整思维,马上从善意的理解同修的角度,为同修着想,同修尽力了、同修也不容易,也许这位同修根本不是这样的意思,是我这样想的,想同修做的好的一面。这样我一下就没有了愤愤不平了,心态也祥和了,同时会静心的,真正的看到自己的问题。这是我以前做不到的。感悟到,不经过剜心透骨的修炼,不去掉这个为私的物质,为他人着想,就象浮萍一样,落不到实处。

同时我也不再执着同修的执着了,明白了每个人都在自己所在的层次中修炼,我不能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其他人。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说,“每个人的路还都不同。你们的工作不同、你们的生活环境不同,你们各自的家庭不同,你们各自所处在的社会阶层和碰到的事情都不同。”那么对待同修的执着,最好的方式就是善意的指出,并帮助他发正念,解体干扰的因素,同时圆容没有做好的、有漏的地方。

五、卖票守时,兑现对生命的承诺

每一个卖票点都会有一个时间约定:从几点开始卖到几点结束。我对这个时间约定一直都不是很在意。有时候晚上忙得太晚了,早上就想,晚去会儿也没有关系,这么早,也不会有多少人购物的;有时看到人流少,资料也发不了多少,就想,算了,今天早点收摊,回家学学法炼炼功,还有好多事需要处理,在这干守着也没有用。所以经常不是早来晚走,而是晚去早回,没把时间约定当回事。

今年卖票发生的一件事,让我明白了,这个时间约定实际上是一个承诺,对神的承诺,对众生的承诺。

一天我和一位同修去一个小镇卖票。因为冬天,冰天雪地,购物的人很少,我们从早上十点多站到下午五点半,只发了一百多份资料,卖了两张票。同修因为有事,就回家了。我看着冷冷清清的过道,半天才走过一个人,急匆匆的,停不下来听你讲。心里直嘀咕:这么冷,估计晚上也没什么人来了,反正下周我们还来这做,也不会错过有缘人的,我也早点回家吧,七点就收摊。本来应该是九点收摊的。

到了七点,我正准备收摊,看到急匆匆的進来一对夫妇,领着三个半大的孩子,是印第安土著人的打扮。急急的跺着脚上的雪,往里面冲,这时那位女士一抬头,看见了我们立着的大海报愣了一下,就冲進去了。根据卖票的经验,看到这位女士愣那一下的表情和眼神,我知道这是一位有缘人。于是决定等他们出来的时候,发一张资料给他们再走,但左等右等,也不出来,我又动了想走的念头。正犹豫间,这一家人走出来了,也没买什么东西。我赶紧叫住他们,介绍晚会,这一家人静静的看完了电视里的精彩片段,都非常的喜欢,决定买七张票。挑好了座位,付钱的时候,银行卡出现问题,男士打电话到银行处理的当口,我和女士聊天,才知道这位女士是中学教师,教艺术课,自己是学音乐的,弹奏乐器,她非常喜欢神韵晚会,一再的感谢我叫住他们,向他们推荐这台晚会,并有意向组织学生来看。等这一家人高高兴兴的走后,我一看表,九点。

晚上回家写寄票地址的时候,看到这一家人的住址很陌生,出于好奇,我上Google上搜索,原来这一家人住在北边很远的一个印第安部落,算了一下,距离小镇需要三个半小时的车程,也就是说,为了晚上七点赶到,他们需要最迟下午三点就得出发,甚至更早,因为天寒地冻。我心里一下明白了,眼泪夺眶而出。亏的自己没有早走,约定的时间,不是一个儿戏,神已经做出了安排,在约定的时间,引领有缘人来买票。

后来有一次,我们在一个大商场卖票,也是人流很少,资料也不好发,同修想提前收摊,我和同修交流了上面的经历和我悟到的,约定的时间是一个对神的承诺,对众生的承诺。于是同修决定安下心来,就做到最后,结果真是一个接一个的有缘人来到面前听晚会介绍,拿资料,我们又卖出了六张票。

以上是我在参与神韵晚会卖票的过程中的一点体会。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们开创了这样神圣的助师正法的机缘。让我们万分珍惜这转瞬即逝的机缘,多学法,不断的归正自己,勇猛精進,兑现史前的誓约,“圆满随师还”(《洪吟》〈缘归圣果〉)。

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零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