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

师父好!
同修好!

一、得法

我是去年七月得法的新学员,但是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法轮功了。我妈妈和外婆在中国时都修炼,我也跟着她们炼炼功,但是很少学法。一九九九年后,我的家人停止了修炼,我也就失去了炼功的环境。然而,我总是怀念着在炼功点上遇到的那些善良的奶奶们,那些给予我很大帮助的阿姨们。我知道,法轮大法好。

毕业后,我在常人社会这个大洪流大染缸的熏染下,越来越追求物质利益。但是去年初,由于我对生活感到厌倦,对日复一日的争名夺利感到疲惫。我开始反省自己,为什么我来到这个世上,我在生活中真正想要的是什么?随着各种自然灾害的出现,我开始阅读预言书籍。读的越多,我越感到生命是短暂的,我应该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接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感到自己的脑海里反复出现一个声音,对我说,“为什么不回去修炼法轮功呢,回去,回去。”我上网通过谷歌搜寻“法轮功”,找到了多伦多联系电邮。我给其中一个联系人发了邮件,激动的等待着回音。两天过去了,没有消息。我又给联系名单上的另一位发电邮,仍然没有回音。最后,我干脆同时给三个联系人都发了电邮,还是没有回音。我先生对我说,也许人家不想让你炼。我说,不是。我想再试一次。我记得在唐人街有法轮功学员发传单,于是我说,我要去那里找找。

周末,我拉着先生驱车来到多伦多唐人街,找到一名正在发法轮功单张的老爷爷。我注视着他说:“我想修炼,我该怎样开始?”我可以从他的目光中看到激动。他拉着我的手说:“你要修炼就得读一本书。”我说:“我知道,那是《转法轮》。”他说对,并立刻把我带到天梯书店。天梯书店的学员非常热情,告诉我如何开始,并给我详细说了炼功点的情况。随后我高高兴兴的请了《转法轮》回家了。

一到家,我就立刻开始读书,一天之内就读完了。我不断流出眼泪。我知道了生命的意义和我真正想要的。这本书,我越读越觉得惭愧。我对自己说:“我早该在十年前就跟着妈妈开始修炼。我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我应该补回来。”我开始孜孜不倦的阅读师父的其他书籍。

由于金融危机,我的工作不太忙了。我一完成工作,就开始读师父的书。我通常一天学法至少六个小时。我能够感受到内心的那种幸福和快乐;有时我禁不住流下眼泪。我先生有点担忧了,他问我:“你为什么哭呢?”我说,我不知道……那时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是现在我知道了,这是我心中“明白的一面”因为得法而激动不已。

修炼后,周围的每个人都感到了我的变化,我的同事,先生和公婆。我把以前从公司拿的样品送了回去,并对老板说我错了,我不会再犯;他很惊讶,但以后对我更加信任了。

我对自己说,我应该更多的关心我的丈夫。所以只要我有时间,就自觉的多做家务;把持住自己,不跟他发生争吵。他感到奇怪:“你为什么不再跟我吵架了?”我说:“我不想失德。”他很疑惑不解。(那时,他没有修炼,根本不懂我的意思。)

修炼前,我对公公婆婆很不好。我总是找理由尽量不去探访他们。修炼后,我对自己说,我应该象希望别人对待自己那样对待他人。我还对丈夫表示,他的父母抚养他长大很不容易,他应该更关心他们,多探访他们,并多带些东西给他们。有一次特殊场合,我催促先生准备一份大些的红包。我过去非常自私,不愿给公婆任何东西。我觉得我可能改变的太快了,太突然了,我先生无法理解。他不断问我:“你没事吧?”

我还加强了与他父母的沟通(他父母讲广东话,而我讲国语。我以前经常假装不明白他们说什么。)。我注意到,我一旦开始更多的关心他们,我的广东话水平也在迅速的提高。我的公婆能更多的见到我们,与我们聊天,他们高兴极了。

修炼后的头两个星期,我不断的告诉我先生修炼法轮大法太好了。但是他认为这是宗教。他说,你可以炼,但我没兴趣。

二、在卖神韵票中修炼

去年八月的一天,在集体炼功之后,我听到许多学员正在讨论神韵演出的事情。我看到他们忙于各种项目。我问他们什么是神韵,我可以帮助做些什么。那些老妈妈们问我,“你开车吗?你熟悉路吗?”我说没问题。他们说,“太好了,你可以当我们的司机!我们需要张贴海报!”因此我首次参与了推广神韵的项目。

张贴完所有海报之后,我问组里人还可以做些什么?他们问我:“你能卖票吗?”我说:“当然。”“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说:“只要不上班,我就有时间。”于是我开始每周六,周日卖票。由于没有受过培训,我不知道如何介绍神韵,因此我总是注意倾听其他学员是如何介绍的。一段时间之后,我有了自己的方法。我把每个句子都写在纸上;在镜子前一遍遍的练习,就好象我要上台发言一样。经过努力,回报是理想的。几乎每次卖票活动,我都能出票。

一段时间后,我的欢喜心开始增长了。接着我注意到我的售票成绩下降了。但是“向内找”是一个绝妙的方法。只要我注意到从我手中接单张的人少了,或者两个小时没有卖出票去,我就知道肯定是自己的执着出来了。于是我就向内找,找到执着所在,去掉它。我有段时间做的很好,就骄傲起来,对自己说:“看,卖票没什么难的。”而只要我一这样想,我的心性关就要来了。

一次,我向一名西人介绍神韵,他很感兴趣。我正要继续介绍,他的中国朋友来了。这名中国朋友非常恼怒的看着我,并拉开西人说,“这是法轮功的演出,她肯定是法轮功……别听她的。”我气愤极了,差点儿跳起来,冲向他们,大吵一场。整个下午,我都站在那里,愤怒的想这两个人是多么可恶。可想而知,那个下午我没有卖出一张票。

回家的路上,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今天没有卖出一张票呢。接着我悟到,我当时不断想的是如何跟那两人争吵,我实际上是在乎自己丢了脸面。于是我对自己说,对他人的善……对他人的善,他们受了毒害,这不是他们真实的自己。到家之后,我随手翻开《转法轮》,眼前立刻出现了一段话:“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经达到罗汉初级果位了。”我立刻悟到,师父在点化我。我双手合十,翻到前面师父的法像,看到师父微笑着看着我。

每个周末都去卖票, 特别是在商场一站就是一整天,有时会觉得很累。但是也有很多奇迹发生。我记得有一次,我起晚了,没有吃早餐就匆忙赶到商场,卖票时非常繁忙,但我一点也没有感到疲惫。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九点,我对先生讲述了卖票中的花絮。先生问我:“你晚饭吃什么了?”我说没有吃。他又问:“午饭呢?”我这才意识到我午饭也没吃。我对他说,我完全忘记了午餐。他接着问:“那你是不是早餐吃了很多?”我想了想说,一整天我什么都没吃,甚至滴水未進。但是我感觉很好,穿着高跟鞋,也没有觉得任何不适!真的很神奇!那晚,我打坐,以前我只能单盘,而那晚我产生一念,为什么不试一试双盘呢?我把一条腿抬起放在另一条腿上,很轻松,没什么疼痛,我甚至保持了一阵双盘姿势。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更加精進呢。

我带着先生的全家,共十三人一起观看了神韵演出。我的公公婆婆非常喜欢。我甚至看到丈夫的小弟弟流下了眼泪。演出之后,我问他:“你为什么流眼泪啊?”他说:“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心想,我可是知道,因为你心里明白的那一面看神韵的时候,太高兴了。

我曾告诉我的同事和客户我正在志愿宣传神韵。他们很多人都见证到我修炼后的改变。他们非常支持,并观看了演出。我的老板就是其中之一,今年他驱车近两个小时,带着家人和朋友到密西沙加观看了演出。我的一些同事甚至向我询问法轮大法的详细情况。我给了他们英文《转法轮》,他们非常高兴。许多人对我说,他们非常羡慕大法学员,并让他们的亲朋好友去观看神韵演出。看到很多票通过他们和他们的社会关系卖了出去,我非常开心,因为更多人得救了。

三、成为大纪元推销员,救度众生

一月份神韵演出结束之后,我对自己的修炼路更加清晰了。我知道,我是被安排来做推销工作的这类学员。(我本来准备去大学学习电脑专业的,但是偶然机会却進入了市场营销与经营学科。毕业后,我所有的同学都成为秘书或者会计,而我却做了推销员。甚至来到加拿大之后,我的职业生涯也是为此而准备的)。今年年初我注意到,每当我准备学法时,出于某种原因,我总是翻到《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部份。

在我的脑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这就是你的路,这就是你应该做的。学法越多,我越想要为大纪元工作。我想,是跟我先生讨论一下的时候了。从以往的经历来看,我注意到他对我全力做大法的事情不是很支持,特别是每当我的思想不是很坚定的时候。所以我延长了学法,发正念的时间,清除他的所有坏思想。我仍然记得我们讨论的那天。我对他说,我想放弃现在的职业,到大纪元做推销。我说,头两个月可能会影响我们的收入,但是我很有信心,我向他保证我随后会做的很好。没有想到的是,他对我说,如果这是我确实想干的事情,就去做吧,不要担心收入问题,他会照顾日常支出。我流下了眼泪。大法是这么伟大,一旦我的心坚定下来,知道自己想要做的,师父就在帮我了。

在我的老板观看了神韵之后,我把辞职的事提了出来。他相当理解,但并不想放我走。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后,他非常感动,对我说,我仍然可以保持现在的工作,一旦大纪元需要帮助的时候,只要通知他一声,他就会替我。

就这样,我开始做起了大纪元半职推销员。开始时,我把它当作正规的推销工作,认为我自己有推销工作的经验,不应该很难。但是两个星期过去以后,我感到压力来了。我悟到,我们正在做的,不是简单的推销工作,而是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一部份,而这和我们的修炼有着紧密的关系。在大纪元工作使我认识到自己的很多执着,妒嫉心,瞧不起其他学员的心,显示心,争斗心。师父安排了这一切让我从中悟到自己的执着。在大纪元工作的经历真是非比寻常啊。

我被分配向汽车销售商推销广告。两个月后,我和我的合伙人找了近百个汽车销售商,但是几乎没人和我们签合同。问题在于,我向大老板们讲了真相,他们似乎对我们的报纸没有意见,但是他们底下的华裔销售代表却非常反对我们的报纸。我感到自己对华人讲真相的能力不是很强,或者说,有时我故意要避开他们。后来,我向内找,发现其实是自己怕丢面子造成的;同时这也是对法的理解不深造成的。

师父说:“你们学不好法,在做大法的事情时,有很多事情也难以摆正、难以做好。”(《北美巡回讲法》)我意识到,我参与了这么多项目却带着干事心去做,忽略了学法的重要性。认识到这个问题之后,有一天我让自己真正的静下心来,全心投入的学法。奇迹出现了。就在第二天,我接到一位汽车推销商的电话,说他们有了在我们报纸上登广告的预算!(而他以前根本就不看我们报纸广告的潜力,那么多次的拒绝了我)。我知道,这是师父又一次在鼓励我 。

学法越多,我越感到师父和大法的伟大力量。我认识到,在我周围发生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那些从事汽车销售业的华人们可能也是在以前就与我结了缘。我应该用善心对待他们。我应该更多的向他们讲真相。无论他们是否在我们的报纸上登广告,无论他们对我们的态度怎么坏,他们都首先是个人。师父说,“世人是为法而来的。”(《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我需要救度他们。一旦我把通过大纪元广告赚钱的心放下,真正的去考虑他人,我注意到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改变了。一名华裔销售代表曾经对我们的报纸持非常否定的态度,我曾经两次向他讲真相,他对我说,无论我怎么说,他们都不会在我们的报纸上登广告。但是我从没有就此放弃。我不断在他的工作台上留下我们的报纸,并找机会和他聊上一会儿。最近他对我的合伙人说我们不需要再特意在他的工作台上放报纸了。因为他开始在菜市场自己取我们的报纸了。他对我的合伙人说,在我们的报纸上,他可以读到其它地方不会报道的新闻。他了解了很多。

我在大纪元的工作很难,但是也很美妙。几乎每两天,我就会有新的经历,并在法上有新的体悟。我的修炼总是有上有下。有时我还愿意把我的一些经历和体悟讲给我先生听。逐渐的,我感到他对法有了更多的了解。一次,我们出去度假,我们被抢劫了一百五十欧元。我非常生气,既气他,也气自己。我坐在长椅上抱怨人是如何坏,他如何不小心,我没完没了的说着。最后,我发现他一点都不难过,不发火或生气。我转向他说:“你为什么不发火?”他说:“你不是学员吗?你的师父不是说不失不得吗?你的忍哪儿去了?”我仿佛挨了一闷棍。他不是学员,然而他的心性此时却比我高。我感到惭愧。同时,我悟到师父正在用他的话来点化我。谢谢师父。

我和一些同修交流了这个故事。一位同修对我说:“别丢下你的丈夫。你们两人的结合是缘份,你此时得法也是机缘。你不应该因为他说过不信就放弃他,要多跟他谈大法。”我认为这位学员的话是对的。我开始越来越多的和他交流。就我自己对法的理解去解释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事情,一点一点,循序渐進。不知不觉,两个星期前,他同意阅读《转法轮》了,接着又开始和我一起炼功了。尽管他有时在读法时瞌睡起来,或者当我让他做第二套功法或打坐时,他试图溜掉,我不断告诉自己,不要生气,多鼓励他,不要放弃。现在,他甚至开始就《转法轮》问我一些问题,甚至自愿为神韵演出做饭。我感到太棒了。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力量。大法可以彻底改变人!

我感到自己非常幸运,在十年前错失机会后,现在仍然有机会加入正法修炼,尤其是在这个时候。我知道自己仍然有很多执着心,比如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争斗心,追求安逸心等等,需要努力去掉。但是我将更加特别的努力,弥补上我失去的时间。我将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做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完成我的史前宏愿。

合十。

(二零一零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