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姑退党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六日】我姥姑(我妈妈的姑姑)原本是个痴迷的中共党员,曾在邪党宣传部门及妇联工作过。二零零六年她回老家祭祖,我跟她讲法轮功真相并劝她退党。她说:“我是什么人啊,不退!不退!你快别跟我说这些了。”我不好再说什么,心想真是顽固,带着遗憾的心情送走了姥姑。

今年三月份姥姑突然打电话来说,刚刚从香港旅游回来,从这儿路过,打算回来看看,一来身体有点儿不适顺便到这儿查查,二来清明节快到了想来祭祭祖。妈妈赶紧给我打电话叫我回去。因为当时手头儿忙我有点不太情愿,心想她又不听真相,我回去耽误那个时间干嘛,但出于礼节好几年未见了,怎么也得回去看一看。

第二天我到妈妈家去看姥姑。没想到我刚一进门,她就紧紧的拉着我的手,兴奋的谈起她在香港的见闻:“哎呀!这回我去了香港一趟,可开了眼界了,那地方到处是你们法轮功的人,满大街的法轮功展板。”说话间我看到姥姑身上带着什么仪器,问:“咦?这是什么?你身体不是挺好的吗?怎么说有病就有病了呢?”姥姑说:“咳!别提了,我这病啊,是因为我在香港看到西班牙法庭、阿根廷法官都要追诉、逮捕江泽民、罗干,还有全球公审江泽民等等,太让我震惊了,我当时都傻了!心想:这个世界怎么了?是不是我的思想跟不上时代了?我勤勤恳恳干了这么多年的党务工作,闹了半天共产党在国际上什么也不是啊!哎呀,这、这、这共产党不马上就要完吗?当时一下子给我吓出一身冷汗,心跳加速、头也发晕。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我血压高,这不,给我带个这个降压仪!”

我细心的听完她的一番感慨,问她:“你没接法轮功的真相资料看看吗?比如《九评共产党》……。”她摇摇头说:“带队的导游对我们交代注意事项时说:‘那些是法轮功学员,他们是花钱雇来的,每天三十五元,看看可以,但不要把他们的宣传品带回去,不然会有麻烦的。’我知道,中国的执法系统其实就是中共的工具,况且我是出公差,在这样的情形下我还是保持自律吧,没敢接。”我告诉她:“那是中共骗人的伎俩,在各地发大法真相资料的都是法轮功信仰者,是义务的,都是在捍卫自己的信仰自由,就连那些资料都是他们自费制作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中国人了解真相,维护信仰权利的同时让人们选择正义,远离邪恶,远离灾难,他们做的这一切是在救人!”她一脸茫然的说:“现在的人都是往自己口袋里敛财,怎么会有这么无私的人呢?”我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让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命就能得救。我们付出点钱财有什么舍不得呢?现在是退党自救,生命回归的阶段,我给你起个‘安康’的化名,退出中共吧!”她欣然的说:“退吧,我明白了!这是信仰自由,应该得到保障。对公民的思想问题,对精神世界的信仰问题,共产党是不应该干涉的。更不能用行政命令和暴力去随意打击和迫害。不管依照哪个法律都应该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隔了片刻姥姑表情严肃的对我说:“不过,大陆不比香港,你可要多注意安全。”我点点头。

那天晚上我们聊得很投机,很晚才休息。第二天早上,我们都满心欢喜地相互道别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