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弟弟三退中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六日】三退开始不久,母亲和我就把家人除了弟弟外都劝退出了邪党组织。因为弟弟太过于内向沉默,从小到大与我们这些家人极少有语言上的沟通,对于他大家常常是敬而远之。随着学法,向内找,我们认识到每个修炼人所遇到的矛盾,我们要面对的人,我们所处的环境就是我们修炼的环境,家庭环境同样如此。只要我们按着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做的正、做的好,世人[家人]就会认同大法,环境就会变好。特别是母亲悟到了,也就努力的去做到做好。

当母亲又一次向弟弟提出退掉他入过的邪党组织时,弟弟同意了。可是我们母女俩怎么也没想到,一年后他又入了那个邪党,母亲问起时他嘴里却蹦出这样一句话来。“就是这张牌子,让我免了一场灾祸。”原因是他的上司利用手中的权力极不光彩的挪用公款和偷取其他教师工资,事情被一教师怀疑并发现后,随之告到教育局,上面派人要调查,她上边有人事先给她通了风。她想栽赃便想到了管后勤账目的弟弟,说要后勤账目和她的账目核实一下。而学校发生的这些事也没人告诉弟弟,她拿到帐本后再没还给弟弟。结果上面的来调查,她自然的都推到了弟弟这儿。好在教师们公认弟弟的为人,不会是他干的,于是也就作罢,来调查的人末了却给弟弟扔下一句话;“看你是某某党员,这事就这样了,你先回去以后有事再说。”这就是邪党邪恶的地方。

为此母亲在对弟弟说起退党之事时,弟弟就拧在那儿,那表情好象欠了邪党的似的。于是我和母亲发正念,清除他背后干扰他退出邪党的邪恶因素。一年后对他提及退党时仍旧如此。向内找与同修切磋是我们的亲情太重。那就放下亲情的发正念,第二年再向他提出时,从他神情中明显的表露出对我们做法的一种对峙,到后来是有意的回避。这使的母亲和我困惑而又无奈,陷入一种自责忧虑中不能自拔。也深知向内找却又找不出根本的症结在哪里?慢慢的我要自己不去再想这件事情,还那样安慰母亲:该给他做的都做了,他也不会去反对大法了,能留下来就行了。而母亲却说:总说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我们现在连自己的家人都劝退不了,做好什么了!

母亲的话直刺我的心,对照母亲反观自己,我看到了自己那颗自私狭隘肮脏的心。一直以来对弟弟讲真相是我最难的,每次都是母亲在对他讲我发正念,其实自己心里真想对他讲真相,可是一想到他那少有的性格与脾气,思想中就会冒出很不好的念头,那些放不下的人心与亲情的执著,被观念左右着被人表面的假相迷惑着,用常人的理来评判他对大法的认识。带着这么不好的念头不纯的心,怎么能讲清了真相救得了人?又怎么能体现出大法修炼人的慈悲胸怀?那么发正念能发挥出真正的正念的作用吗?时间拖的再长又能怎样?当我把这些讲出来与母亲切磋时,母亲也说出了自己的执著。弟弟从小到大由奶奶带着,长大后在父母身边又没有生活多久,在感情与其它方面自然没有那么贴近随和,所以母亲心里总觉得亏欠了弟弟,她所能做到的就是回补,在许多方面都是很迁就弟弟,可是这对修炼后的母亲来说就是要过的一个难关。

是慈悲的师父点悟,我们各自都找到了根本的执著。作为弟子,就是要听师父的话,用心去救人,切不可用人心、人情、喜好、分别心及自己的观念与执著去对待评判他们,那样会使他们失去被救度的机缘。法理明白后,我们及时归正自己,把弟弟当作救度的有缘众生一样,抛开自我观念的束缚与人心的阻碍,有机会就对他讲真相,让他看大法资料,也仍旧对他发正念,同时母亲又给他看了《转法轮》

在2009年12月下旬当母亲以平和的心对他提起退党之事时,他答应了而且对母亲说了一句让我们感慨与欣慰的话:我可从来没反对过大法。

今天才将此事写出来,也是在师父的点悟与鼓励下写出来的,弟子在此谢谢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