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我、朋友、大哥、二哥

法轮功救了很多人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我是一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大法弟子,曾有幸见到师父。“世界法轮大法日”即将到来,为了庆祝这普天同庆的日子,写出我的一点经历,以此感谢师尊!

我从小就好奇心极强,什么事总爱刨根问底,尤其是人的起源,我从不相信人是猴子变的,任何人也回答不了我这个问题。我常常幼稚的想,如果有一个最原始的人活到现在该多好啊,那我什么都知道了。所以我一直活得很不踏实,总有一种在找却什么都找不到的感觉。为此我心里那个苦啊!

还有,就是每当我生命遇到危险时总是奇迹出现。比如儿时两次落水,很深的水淹没了我的头顶,但我没有一点呛的感觉,就好象在陆地一样。还有一次,我骑车上班,因为马路两边都卸满了石头、沙子,路很窄。一下一排几辆马车、大解放汽车和拖车把我挤在了中间,我周围没有一点空间,我心想完了,但还没怎么紧张,很无奈的把眼睛合上等死。可等我再睁开眼睛时,周围什么都没有,就我一个人骑车。此外还有很多我看到或感觉到让我不解的事情。

一九九五年,我的精神和身体均处于崩溃状态,我找了一瓶“敌敌畏”(毒药),想一了百了,尤其想摆脱被父母强逼的苦不堪言的婚姻。我认为死对我来讲是最幸福的,因为我活得实在太苦太苦了。这时,同事再次向我介绍法轮功。

由于中共多年无神论的洗脑,加上从小就开始目睹中共一个接一个的整死人的运动,父母挨整,我什么都不相信,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我相信的人和事。而此时同事再次向我介绍法轮功,可我又非常渴望想看看法轮功的书。我带着这种矛盾、好奇、渴望的心情打开了书,一眼看到师父的照片:怎么这么面熟?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我一气呵成将书读完。一遍读下来后,我的身体彻底净化了,从儿时开始的不解的问题全明白了,心里那个轻松、愉快、喜悦呀!

一天夜里,一个金光闪闪、光芒四射、非常刺眼的巨大法轮带着呼呼的响声,从房顶朝我躺着的身体飘过来。从那以后,我走路生风,骑车不用蹬,上楼自己飘,不管在哪,老象个气球似的往起飘。接着,象演电视连续剧一样,师父法身每一天向我展示一集我层层下来的情景,最后一集,巨大的法轮飞速的往上旋转,师父点悟我“修法轮大法回去”。

这神奇的一切消除了我所有的痛苦,由此我的家人及周围所有的亲朋好友,相继走进了大法。其中有一个是生命走到了尽头的警察,他刚看几讲师父的讲法录像,身体就得到了彻底净化,丙肝病状全部消失,二十多天后去医院化验,结果全部正常,医生惊讶得不相信自己的化验结果。后又去一个大城市的医院化验,结果还是全部正常。

二零零三年,有一个朋友是“非典疑似患者”,正要被转到小汤山(“萨斯”非典病人住地)。我闻讯赶去,因他是个警察,我问他是否相信法轮功,他马上说:“相信。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我还保护了很多大法书。”并说:“嫂子,你这一来我的病就好了。”我向全病房的人讲述大法的美好和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血腥镇压,他突然说:“我好了,不烧了!”转天就出院了。他妻子因此也走进了大法修炼,他所有的亲人知道了大法的美好,现已经全部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还有两个癌症病人,也是修大法时间不长就恢复了健康,现在都在大法中修炼。

二零零七年,我被非法劳教期满,“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借口奥运,不“转化”就加期。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和我一起发正念,家里人三番五次找当地“六一零”据理力争,劳教所终于放我回家。

但是回家后没一天安宁,恶警天天找我。于是我去了外地亲戚家。一天夜里睡觉,师父法身非常明显的点悟我赶快走,我睡眼惺忪的离开了亲戚家,刚离开,一大车警察就到了亲戚家抓我。从此我开始过流离失所的生活。

恶警没抓到我,象疯了一样开始骚扰我的所有亲戚,尤其是我年迈的母亲,承受了太多太多的惊吓。奥运前夕,他们又到我大哥家,大哥刚做完心脏手术,体弱的他据理力争,不出示证件决不让搜,一大车恶警蛮横无理,大哥坚决不开门,僵持了将近一天,最后恶警们灰溜溜的走了。从那以后,大哥的病全好了,人不但健康,还年轻了许多,又学了驾驶,买了部车开上了。

二哥高血压,也是多种疾病缠身,每次恶警骚扰,他也是据理力争,从不让他们进屋,并质问恶警:“她是合法公民吗?”恶警说:“是。”二哥说:“既然是,长腿,她愿意去哪就去哪,你们全给我滚蛋,以后别到我这里来找!”奥运前恶警天天骚扰,有时一天几遍,二哥由于精神长期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又担心我被恶警抓着,最后精神崩溃得了脑溢血,但第二天奇迹出现,能下地了。现在二哥也是七十来岁的人,不但身体健康,还经常开车去这儿、去那儿!

这样的事例太多太多。师尊把最好的给予了大法弟子,给予了有正念的众生。无语感言师恩,唯有精進实修!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