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连和第三次被非法劳教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方正县法轮功学员于连和因坚持信仰,曾三次被非法劳教,妻子不堪迫害,离他而去。以下是于连和自述第三次被绑架迫害的遭遇。于连和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八日被当地警察绑架,之后被投入长林子劳教所遭受两年的关押迫害。

如果没有邪党的迫害,我的家能这样吗?

我叫于连和,是黑龙江方正县沙河子的法轮功学员,迫害发生前我们一家三口都修炼,在大法中受益良多,使我和妻子身心安康。特别是我妻子,原来一身病,修炼后都好了。我的家庭和睦,日子过的红红火火,其乐融融。

可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后,我和妻子都被绑架,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回来后又遭迫害,又被劳教二年,妻子承受不住迫害和生活上的压力,放弃了修炼,并和我离了婚,我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邪党迫害散了。当地一些不明真相的乡亲误认为我修炼大法把家都炼没了,如果没有邪党的迫害,我的家能这样吗?其实全国象我这样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不计其数。前两次被劳教迫害的经历曾经写出过,这里不再叙述。下面把第三次被劳教的经历写出来,让人们看看邪党是怎样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

被警察绑架、逼供、殴打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八日,我正在屋里吃早饭,方正县公安局鲁队长带领两警察闯进我家,非法掠夺物品,他们简直红了眼,象土匪一样,掠走了师父法像、香、三个闹表,经文等资料,还有充电器等一些物品,见啥拿啥,装了一兜子。然后他们三人连拉带拽对我进行绑架。让我跟他们到公安局走一趟,我不服从,我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没错。他们三人没把我拉进车里去,就给沙河子片警打电话,片警伍红远和另一个片警来了,他们五个把我的腰带解下来,把我的手绑上,强行将我硬塞进车里,拉到方正县公安局。

下车时我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害怕,又把我塞回车里,有人去办手续后,送进方正县拘留所,送进号里,让我穿号服,我不穿,我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信仰自由,我有什么错?于是,我席地开始打坐,拘留所的警察上来好几个对我劈头盖脸、拳打脚踢进行殴打,打了一顿后,警察和号里的拘留者把我拉进小号里。

过了几天后,鲁队长领两个警察找我,强行让我承认我的居住地沙河子电线杆上的真相条幅是我粘的,我不承认,后来把我送进看守所。看守所的金所长一看我是炼法轮功的,金说:“我专门能治法轮功。”他们给我照相,我不配合,他们把我打倒在地,还用钥匙刮我的肋条,刮的血淋淋的,非常痛苦,让我穿号服,我不穿,我说我炼法轮功没犯法,为什么让我穿犯号服?他们连拉带打,强行让我穿,我就是不穿,结果没穿上,他们把我往号里塞,让我抱头进去我不配合。

又过了一段时间,鲁队长又领两警察来非法审讯我,还是强行让我承认真相条幅是我做的,我说我炼法轮功信仰自由,你们这样对待我是犯罪,我炼功做好人没有错,你们把我绑架到这里来了,我告诉你们别想从我这知道一个字。他们没有招,于是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里面夹了半张条幅,说是凭这些就可以给你判一至十年,妄图对我加重迫害。审讯完后他们又把我送回拘留所。晚上我炼功,拘留所的所长霍亚军进来就用脚踹我胸部(此人九九年七二零时他是沙河子派出所所长,打过很多法轮功学员),踹得我胸部皮肤都发黑了。

在长林子劳教所遭两年迫害

大约到五月中旬,一天来了一个人夹着本子,说要定我二年劳教,让我签字,我不签说信仰自由,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借,我不签,他就走了。过了几天他们开车把我强行送往一面坡劳教所,劳教所拒收,他们又把我拉回拘留所。第二天他们又把我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集训队,两三天后他们又把我送到长林子劳教所。

劳教所警察强行让我做奴工,挑牙签,我说我不挑,几个犯人就把我弄到水房进行殴打。后来有一同修炼功被罚坐铁椅子,我们集体绝食反迫害,同修被解救,我们也开创了学法、炼功、不做奴工的环境,但也受到狱警的干扰,有个姓孙的狱警踹我的腿,揪耳朵,耳朵都揪破皮了。

后来调进了一个新所长郑云峰,他想迫害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的一个大队分成两个大队。一天下雪,因我平时不做奴工,今天让我扫雪,我不去,我说我炼功做好人,也不是犯人,我不需要改造,我不去!四大队长郝威领一个副队长,强行把我绑在铁椅子上,用胶带把我的嘴缠了好多道。

后来他们又把我从四大队调到一大队,队长杨金堂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一次把法轮功学员李立壮喊来,李立壮一进门,队长杨金堂等人就开始动手,李立壮就喊“法轮大法好”,这时同修老孙和我一起喊法轮大法好,质问他们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学员,于是他们把我俩都绑架到铁椅子上,胸部被勒得很紧,简直喘不上气来。坐了一天,晚上队长纪志伟让犯人把我抬到一个小号里,里面没有暖气,想要冻我,冻了一夜。第二天早上看我手都冻紫了,就把我抬了出来,把我单独放在一个屋子里。他们拿铐子把我一只手铐在铁椅子上。到了第四天,他们又把我换到了一个木椅子上,把胳膊绑在椅子上,放在一个没有窗户的小黑屋子里,胳膊绑得很紧,不过血脉,还用两个犯人看着我不让睡觉,并用胶布粘住固定上下眼皮,使你闭不上眼睛,你一睡觉犯人就捅你,打你,总共四天不让睡觉。

一次中午开饭,队长杨金堂让我蹲着,我不从,让我报数我也不报,他指使一帮犯人上来连打带摁,把我打坐在地上。又有一次杨金堂让我随从犯人做广播体操,我不配合,杨金堂让犯人上来打我,平时我晚上炼功时,常常受到牢头崔冬冬、帅伯春的干扰。

另外,平时每月劳教所都让犯人写日记,我们法轮功学员都不写,但是他们让犯人给胡乱写。

大法使我家吉祥安康 邪党使我妻离子散

此次受迫害历时两年,受到迫害很多,只写出一个梗概。现在我走路腿吃力,不灵,手麻木,内脏损伤,我原本健康的体魄,现在被迫害成这样子,要不是炼功,还不知啥样子呢。大法使我家庭吉祥安康,人生幸福,邪党迫害使我家徒四壁,妻离子散。我也是一个正常的人,也希望有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更希望没有迫害,但迫害发生了,我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心怀慈悲,心系众生,别无所求,只希望父老乡亲能明白大法真相,认清邪党的丑恶嘴脸,给自己的生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