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病业关首先要去怕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我是在二零零四年得法修炼的,修炼前有过四年严重的血液病史,这种病业带给我身体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绝望是我走進大法修炼的一个表面动因(不过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在我下决心修炼大法并停止用药半个月之后,师父开始给我全面净化身体,表现形式是:剧烈的头疼、不停的呕吐(几乎是每吃必吐)、持续发烧、浑身无力,这种状况持续了整整二十二天,在这期间我的体重减轻了十多斤。那时我已经看过几遍《转法轮》,知道会出现消病业的状态,而且这种表面状态与我得法前生病时的症状并不完全相同(以前生病时不会呕吐),所以我丝毫都没有怀疑是师父在给我消业,根本没动过去医院的念头。

当时由于是刚走進大法修炼,不要说师父在“七•二零”后发表的新经文没看过,连对《转法轮》都还是刚刚入门,所以对什么是修炼、如何修炼真是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就是凭着一点认识:大法就是好,就是正,只有大法能救我,因为我修炼前不仅身体上有疾患,而且个人生活非常混乱,知道自己在堕落而又不能自拔,希望得到精神上的救赎是我走進大法修炼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凭着这坚定的一念,我走过了这二十二天。到第二十三天,奇迹出现了,从早晨一起来,就感觉浑身轻松,没有丝毫的不适感,而且胃口大开,恨不得一下子吃下好多东西。这是我第一次消病业的情况。

虽然在第一次消病业时,我在当时的层次(可能都算不上有层次吧)上守住了心性,但是不好的方面也很明显:在消业过程中,有时头疼的非常厉害,就好象有人猛的用大锤子敲似的,弄的我很害怕,害怕不知什么时候锤子又要敲了。我就想,一定是我以前坏事做的太多了,现在吃这样的苦是应该的,师父能要我这样的学员就不错了。

从师父讲法中知道,九九年“七•二零”后得法修炼的弟子是把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结合在一起,所以情况比较复杂。这段法体现在我的修炼道路上,真是太对了,主要体现就是在一次次过病业关上。在我明确知道是师父给净化身体的第一次病业关后,我又经历了很多次病业关。刚开始修炼的两年内,几乎每年都会有好几次过病业关的经历,每次的状况都和第一次相似:头疼、呕吐、发烧,只好躺在床上,三件事受到很大影响。每次出现这种情况,都有一个表面诱因,大多数都和放不下色欲之心有关(色欲关好象是旧势力给我安排的一个死关),比如守不住心性看韩剧被带动的眼泪涟涟,在梦中色欲关过不去(我修炼前离婚单身,修炼后发誓不再婚),在工作中对某个异性有时会动邪念。由于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守不住心性后才出现病业现象,所以我就想:活该,谁让你又守不住心性呢,让你难受几天好好向内找,记住这次教训。

这样次数多了之后,产生出来一种怕心,就是害怕心性守不住又要难受了,而色欲之心的物质又那么难以去干净,多少次发誓决不再犯,可还是会有守不住的时候(当然这种时候不会象刚修炼时那么频繁了)。每当这种时候,就会下意识的有一念:不会又要难受了吧?而且每次开始难受时,基本上都是没有任何抵抗就缴械投降了,承认了,发正念也就是做做样子,只想快躺一会儿吧。

这种状况在二零零七年开始有所好转,病业出现的不那么频繁了,但是后来我发现有一个新的情况,就是我很容易受干扰,有几次因为工作关系接触到党文化思想比较严重的人,没多大功夫,就开始难受,一难受我就没了正念,只想躺着,想自己肯定什么地方又有漏了,赶快向内找吧。

那时师父的新经文也都看过了,包括《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也看过了,但都没有看明白,就是浅层次上也没有看懂,对于什么是旧势力、旧势力和我们修炼的关系、如何真正否定旧势力这些很关键的问题,真的是没明白。由于我修炼后一直是独修,从来没有和同修集体学过法,也从来没和别人切磋交流过,就知道做事,把做事当修炼,而且我仅认识的两个同修的状态也不太好,其中一位没过去病业关,在二零零七年失去了人身。

在这种情况下,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前,我被邪恶迫害了,在看守所,我表现出较强的正念,怕心很少,各方面都不配合,师父给演化了病业的假相,在被非法关押二十天后,我正念闯出。三个月后,由于不肯在所谓“劳教所外执行申请书”上填写“悔过”,我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呆了四个多月,不放弃信仰,不干活,每天就是背法发正念,也没出现病业现象,劳教所主动提出让我保外就医,我就又回到正常修炼的轨道中来了。

经过这一次大的魔难,对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修炼的基点、去掉根本的执著、对圆满和时间的执著等等重大问题确实是有了清醒的认识,明白了什么是“在法上认识法”。这时以为自己怕心已经很少了,不用在这个问题上下大功夫了。

可是,修炼的路就是百折千回。从劳教所正念出来后,又滋生了欢喜心,而且原来很多没有暴露出来的心一下子都冒出来了:求名的心,对家人的怨恨心,安逸心。有一段时间真是掉下去了,说话做事完全象个常人。病业关又开始频繁出现了,在劳教所那么坏的环境中,一次都没有难受过,每天都精神百倍,还长胖了,也没受过大的迫害(只在刚進去时挨过包夹十多个耳光。因后来在体检时查出我有血液病,警察告诉包夹千万别再打我,可能一打就会打死的)。可是在宽松的环境中,却成天不舒服,面黄肌瘦,病业关比以前还频繁,每次难受躺倒的时间也比以前还长,要四、五天才能完全恢复,平时也感觉身体很虚弱,稍微有一点体力活动,不是胳膊疼,就是腿疼,要不就是腰疼,完全表现出修炼前的那种重病的状态。

每次出现这种病业状态,我还是没分清到底是消业还是旧势力在迫害,还是局限在向内找,当然每次也都找到了很多心,可是这种状况却一直没有好转,救度众生的事情也受到很大的干扰。直到前不久又学《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当学到这段法时,一下子师父点醒了我:“你太怕那个坏的能量了。来了你就能溶解了它,化成原始之气为己用。”“正念对待一切,什么都不怕,我是修正法的,我怕什么!”然后师父看似转移了话题,谈到在劳教所被迫害严重的大法弟子很多是因为怕心重。

我反复学了这段法好几遍,明白了自己一直以来老是过不好病业关的原因就在于面对那个邪恶的能量有怕心,没有从法上认清它是旧势力的迫害的本质,从而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好象也在向内找,其实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中被动的修炼。

面对迫害,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样要有坚定的正念,象师父所讲的“来了你就能溶解了它,化成原始之气为己用”,就是要有这样的气势。当身体开始出现难受的状态时,要想到它是假相,要坚定的发正念解体和清除一切旧势力的安排,清除一切造成身体不舒服的邪恶因素,我们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其它的安排一概不要。

悟到这些法理后,我在一段时间内高密度发正念,并正告宇宙所有众生: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如果我在历史上曾经和什么生命签过什么约的话,现在我一概不承认,我更新的生命和修炼的道路是李洪志师父造就和安排的,其它的安排一概不承认,一概不要。

经过一段时间发正念之后,明显感觉色欲之心的物质减轻了很多,不会再时不时的冒出来了。而且前两天又出现一次短暂的身体不适的过程,当刚开始头疼的时候,我就想:这又是旧势力来害人了,不能承认它,我即使有漏也轮不着你管,你算什么东西,彻底解体一切让我身体不舒服的物质和因素。发完正念后,仍旧坐着学法,根本没想去躺一躺。这样一来,头疼没有象以前一样加剧,也没感觉发烧,只是在站起来时有想吐的感觉,就去卫生间吐掉,吐完之后,就基本恢复正常了,一个晚上都没有难受,第二天也很正常,什么都没影响。

以上是我最近对过病业关的一些体悟,看到身边还有不少同修在苦苦的过病业关,网上也有大量的关于这方面的交流文章,我把它写出来,希望能对有这方面问题的同修起到一点参考作用。

修炼层次有限,有很多没悟到的地方,还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