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母迟贤道女士被非法判刑四年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大庆东风新村法轮功学员迟贤道于2010年2月26日被大庆国保支队、东安分局合谋绑架,历经三个月的非法关押与大庆公、检、法系统以法律为名的构陷,6月初,迟贤道被大庆萨尔图区法院非法判刑4年。

迟贤道家住东风新村五区,四十六、七岁,毕业于大庆石油学院,是三环钻井队机关买断职工。她原来浑身是病,修炼法轮功后都神奇地康复。她有一个令人称羡的小家庭,丈夫宽厚善良,儿子品学兼优。大法不仅给了她健康的身体,也教她学会了宽容、忍让,她成为一个贤妻良母,她的小家庭更加和睦。在大法蒙冤的十一年里,迟贤道虽历经风雨,但信念始终不变。

2010年中共“两会”前夕,在大庆政法委、610的授意下,大庆公安局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由市局国保支队冯海波等督办,各分局出动警力配合。仅明慧网报导遭绑架的就有7人,其中5人被批捕,4人遭冤判。迟贤道(女)是受害人之一。

2010年2月26日下午3时,大庆国保支队大队长冯海波与东安分局副局长孙万库,指挥胡啸、孙凤文、池昌珠、丁彩凤、王飞等十多名警察,以欺骗手段闯入迟贤道的家,非法查抄家中大法书籍、资料、电脑、打印机、真相资料与真相钱币等,并将迟贤道与前来探望迟贤道父母的采油三厂法轮功学员唐增叶绑架,投入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刑讯逼供。

在三个月的时间里,迟贤道和她的一家在常人难以想象的噩梦中煎熬、挣扎。由于大庆610操控公、检、法系统以恐怖手段严密封锁消息,我们以下所报道的只是了解到的部份事实。

※ 突遭绑架、抄家

2010年2月26日(正月十三)下午3时左右,大庆公安分局东安分局社区五队片警丁彩凤冒充物业人员敲门,谎称楼下漏水,欺骗迟贤道打开家门。丁彩凤进门后,国保支队大队长冯海波与东安分局副局长孙万库带十多名警察相继入室,强行绑架、非法搜查。

恰巧法轮功学员唐增叶(女,四十岁左右)前来探望迟的父母,警察非法搜查她的提包,发现了她的身份证复印件、一个笔记本电脑与两万现金(部份钱币印有法轮功真相词语),就将她拖上警车。因撕毁自己的电话号码本,唐增叶遭警察暴力殴打。

迟贤道的父母都已七、八十岁,身患重病。母亲因腿骨骨折拄双拐才能行走,父亲得了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她为尽儿女孝道,二零一零年新年期间,将二老从山东老家接到身边亲自照顾。刚接来,老父病重住院。此时,正是老人刚出院的第二天。

两名女警把迟贤道与其老父母控制在沙发上不准走动,其他男警在冯海波与孙万库的指挥下,对各个房间实施了长达4小时的非法搜查,搜出了一些法轮功书籍、资料与少量的真相光盘、真相钱币等物品。

冯海波等把这些物品当作犯罪“证据”大肆拍照。迟贤道卧室内的台式电脑和一部笔记本电脑、三台家用打印机、2个U盘、四个读卡器和mp3等,也统统被拿来当作所谓的作案工具,拍照、查抄。他们说卧室是“作案现场”。

迟上初中年仅十六岁的儿子本能地保护妈妈,为妈妈申辩,指责警察搜查违法。一个黑脸的瘦小警察怒骂:“……小×子,你要在我们那,两下子就让你趴下了……”,还骂了一堆很脏、很难听话。目睹这个警察很没素质地欺负、辱骂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在场冯海波、孙万库等多名警察无人制止。

警察要带迟走,迟说:“我不能跟你们去,我妈明天要做手术、我爸不能自理,孩子上学。你们能给孩子做饭吗?我爸妈谁照顾?”

可怜的老母亲抱着女儿哭着不放手,祖孙三人流着眼泪恳求警察不要带走迟贤道。

一个善良的警察忍不住说:“就这样的还抓她干啥?”

副局长孙万库对迟说:“我们带你回去问话,三个小时就送你回来。……我们是人性化执法。”并再三郑重向老人、孩子承诺:“我保证,三个小时就把人放回来。”

迟不相信,坚持不去。纠缠了很长时间后,孙万库失去了耐心,冲迟贤道大喊大叫:“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抬也得把你抬走!”又叫来两个警察连扯带拽地架走迟贤道。老母亲拽着女儿不放手,被拽倒在地,因为腿不好使站起来又倒了。光着袜底、未穿外衣的迟被拖到楼下,抬上警车。

二位老人从地上爬到门口,老母亲没办法追上女儿,躺在门外冰凉的水泥地上,绝望地大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发出阵阵干呕。

好心的邻居来搀扶老人回屋,指责孙万库说:“你们这要是弄出人命来怎么办?”

孙万库很不高兴地说:“那是他自己想死,也不关我什么事!”一步从躺在门口的老母亲身上跨过去,扬长而去。

十多个警察押着弱女子满载而归。身后迟贤道的家中,白色木质地板上布满杂乱的鞋印和一个个烟头;被子翻了一床,箱柜全打开、翻得乱七八糟,房间内一片狼藉……祖孙三人面对一派劫后惨象大放悲声。

沉重的打击之下,二老病情加重。迟面临中考的儿子忧心忡忡无法专心复习功课。祖孙三人失去依靠,日日以泪洗面,盼孙万库兑现承诺,放亲人回家。迟贤道一直没有回来,远在山东工作的丈夫不得不放下自己的工作,请假回家照顾儿子与病中二老。

事情发生不久,明慧网曝光了唐增叶与迟贤道被绑架的消息。由于迟的儿子为维护妈妈出言冲撞过警察,冯海波及手下怀疑是迟的儿子泄露了消息,就向610谎报迟的儿子在网上散布流言,给这个未成年的初三学生上了黑名单。还扬言说,看他未成年,否则把他也抓起来了。

※ 随心所欲的构陷

抓到唐增叶、迟贤道后,610、国保支队把她们持有真相币的事当成了大案子来处理。尤其是对唐增叶,冯海波一心想从她身上捞点成绩,给她判个十年八年,立个大功。

唐增叶是大庆采油三厂的女法轮功学员,曾因坚持信仰、讲真相屡遭迫害,多年来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一直是610黑名单上的重点人物。唐增叶与迟贤道被绑架后,被关押于大庆市第一看守所,遭受冯海波等国保警察与东安分局刑警刘佰涛、郭洪亮等的刑讯逼供。冯海波动不动就威胁说:“你看姜湃(法轮功女学员,2007年被冯海波等迫害致死)怎么样,不也死在这里了吗?你死在这里也是白死,谁都不知道……”

无论警察使用什么样的手段,两人不回答任何非法的审问,坚持申辩自己无罪,只告诉他们:法轮功学员所作的一切只是为了使人明白真相,逃过即将到来的大劫难。并劝告他们不要对好人犯罪。

在得不到两人任何口供的情况下,冯海波等编造假口供、罗织罪名,将两人上报萨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非法关押与刑讯逼供给她们身心造成极大伤害,两人数次被送医院就医。

唐在迫害之下吐血不止,几次被送进医院,生命垂危。警察怕摊人命官司,迫使她家人交了二千多元医药费办了保外就医。4月9日,濒死的唐被弟弟背回父母家。通过听大法师父讲法录音,唐神奇地又活过来了,身体逐渐恢复。警察一星期后又去抓她,恰巧唐刚刚离家。

冯海波不甘心希望落空,找不到唐增叶,就从迟贤道身上捞本钱,重新设计陷害。迟贤道身体出现严重病状,丈夫为她办理保外就医,冯海波处处作梗,借检察院退回案件要求“补充侦查”之名,给迟贤道重新编造假案情与假口供,执意重判迟贤道向上邀功。

于是,从迟贤道家搜出的真相材料的数量几乎每样都翻了几番:二三十张真相光盘变成了157张,少量的真相钱币变成了2848张,每张钱币按一份真相传单折算,等等。按中共违反《宪法》的所谓“法律”,持有100张真相光盘或300张传单就足够判刑了。

※ “610”内定刑期

2010年5月11上午10时30分左右,大庆市萨尔图区法院非法开庭审判迟贤道,当庭未宣布刑期。庭审结束后,得知迟贤道要被判重刑,七、八十岁的父母被家人搀扶着来到萨区法院,为女儿鸣冤,要求法院放女儿回家。满面沧桑的老母亲不停的哭泣,有的法官为之动容。法官告诉老人,我们可以商量商量,往上报少判几年,但我们没有决定权,这件事大庆市政法委、610说了算。

可是,不知道大庆610的头是谁,政法委老百姓更是进不去。老人无奈,来到市公安局,要见市公安局长兼任大庆市副市长的曹力伟。然而当两个身患重病的老人费尽千辛万苦来到公安局时,公安局戒备森严,门卫说什么都不放行,老人连第一道大门都没进去。

家人不断地去法院询问结果,法官告诉家人,放心吧,我们保证把刑期压到最低,三年以下。6月初,结果出来了,刑期四年。法院的人说,这是政法委、“610”的意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