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幸运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现在回想起来,我得法的过程,都觉得有点后怕。因为我差一点就与法轮大法擦肩而过。我以前炼过某种气功,还和别人学过佛教,可是我都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好,这样就导致我什么都不相信。

一九九五年的时候,婶婆就和我说过法轮大法,我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后来丈夫的姐姐有病了,去了很多医院,也没有治好,实在没有办法了,婶婆就给了她一本法轮大法的书,她就回来了。看大法书不长时间,姐姐的病就好了。后来婶婆又来教她炼功,我一看还很好,就想起自己的父母来,他们一身病,父亲还有附体,整天吃药,也不好。我想这个功能治病,我就学会了教父母,希望他们有一个好身体,而我自己当时是不想炼的,我想等我退休了以后再炼。

父母亲炼了不长时间,结果身体都好了,附体也没有了,我很为他们高兴,也总监督他们学法炼功。我父亲炼功前一个字不认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可是我母亲教了他两遍,他就能自己看书了,我从父母的变化看出来法轮大法的超常,但是我还是没有修炼的打算。

一晃几年过去了,有一次在炼功点我看见大姐,大姐对我说师父在讲法中讲到修炼人圆满时的壮观,我一听就着急了,要那样我不就落下了吗?我也得炼!就这样我才真正开始修炼,可是我已经错过去了几年时光,现在真是后悔。

那段时光真是美好,我每天到炼功点学法炼功,还去很多地方洪法,每天都高高兴兴的,通过学法我的思想也升华上来,以前我爱占小便宜,对人也不善,学法以后我都能按照师父讲的那样改变着。身体也发生了变化,以前身体总觉的很沉,走不动路,后来我走路一身轻,也不累了。

我也介绍单位里的不少同事修炼大法。可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二零”就发生了。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了,师父的讲法都是让我们做好人,按照真、善、忍去修没有一点坏处,我不看电视,因为我不相信电视说的。

那时因为我们这里没有做真相资料的,我就从外地往回拿,给同修发,有时敏感日,同修不敢发,我就自己发,也不害怕。我跟邻居和单位同事都讲了真相,还给他们资料看,单位的人看见我就要资料看。可是由于中共人员总找我婆婆,我就跟他们讲修大法有什么好,他们就问我是不是也炼,我说炼,他们就多次上门骚扰、抄家等。街道书记领一帮人,要带我去洗脑班,我说:我就是死这屋里,也不跟你们去,后来他们再也不找我办学习班了。现在想起来,我当时的行为还是缺乏善,是“以恶制恶”。

后来由于离开了集体学法的环境,我就松懈了,只知道看书,也不愿意炼功,有一段时间,陷入常人名利当中不能自拔,也不把自己当成了炼功人,就找别人的毛病。直到有一次同修给我买了一个U盘,我开始上明慧网了,看见了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还有很多国家定了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周、法轮大法月等,还有很多国家给师父很多褒奖。我现在真的很骄傲,我能学了这么好的大法,我能有这么好的师父,这才是我人生真正的意义。中共的迫害使多少有缘人错过了这千载难逢的机缘,而我又是多么的幸运,没有迷失。

我们每个人在修炼上都能写出一本书,可是就写不出来对师父的感恩之词,因为没有什么语言能够表达出来对恩师的谢意,唯有好好修炼,按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好,紧跟师父圆满回家。

个人所悟,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