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深感众生盼得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六日】我于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时第一念就是:我可找到了,得法后就有一种紧迫感,怕正法结束自己跟不上,知道精進。“七·二零”迫害发生以后,我出来做协调工作,由于理性智慧少,人的感性认识多,有承认旧势力迫害的因素,数次遭绑架、非法拘留,被非法判刑八年。

回来后,我没有工作,先后找了两份工作也不如意,最后自己做起了小生意。通过不断的学法,尤其是师父后期讲法,用真念修去翻上来的怕心,深挖自己的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色心、欢喜心、争斗心,逐渐的跟上了正法進程。

当我想用电动三轮车载客讲真相时,师父给我灌了一次顶,第二天很顺利的购置了一台二手车。开始我在小区门口停放等客,小区门前除两辆出租汽车外没有其他人和车,看上去很冷清。我就坐在车里对着小区发正念,让小区的众生起善念明真相得救。不一会儿有个老大娘领着小孙子去防疫站打针,上了车,一路上我跟大娘讲着真相,可没讲完就到地儿了,大娘说让我等她一会儿打完针还坐我车,我便在防疫站楼下等着,不一会儿下来一位大娘也领着小孙子,想乘我的车。我问去哪儿,原来和之前的那位老大娘顺路,我就说行。一会儿老大娘下来了,我就和她说让这位大娘和她同车。老大娘答应了,我让两位大娘和两个小孙子都上了车,又开始讲真相,快下车了,我就发正念让她们接受真相并“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到站了,下车时,我又给两位大娘一人一个“福”字(当时正值新年前),两位大娘连声道谢。

随着讲真相的机会增多,面对面讲真相越来越理智,师父安排的有缘人也多,开启智慧也大;积累的经验也多了。如:

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一般爱上网吧,讲真相时上来就问是否喜欢上网?爱上网有个大事是否知道?对方会问什么大事?然后我就说平时只顾打游戏聊天了,这么大的事还不知道,我跟你唠唠,然后讲藏字石三退真相,送护身符,得到的回答都是“谢谢”。

对五十岁以上的老人从身体健康谈起,然后心理健康,善恶有报,大法真相,劝三退,送护身符或藏字石门票。几乎都是道谢,有的还祝我平安。

面对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的或有知识的人(比如:医生、教师、大学毕业生或其它行业的知识份子阶层),就用反问、请教等形式讲真相,视情况反问,如请教提问“空雪碧瓶是否易燃烧”有的说易燃,有的说:不一定,那就再问:如果刚刚盛过汽油的雪碧瓶在火中是否易燃,回答都是肯定易燃,这样顺利讲出自焚真相。再如,“请教您一个事”,“什么事?”“被重度烧伤后是否可以包扎?或人的气管割开后是否可以讲话?”一般都是理智的思考后回答,无论对方咋回答,都可以顺利的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劝退后送护身符或藏字石门票。

面对外地人讲真相,就说“天南海北的我们缘份不小啊,有个人命关天的大事您听说没有?”对方回答后顺利讲真相,送护身符。

对部队官兵讲真相,先发正念清除背后的中共邪灵烂鬼等邪恶因素,再讲部队内部封闭,社会上的在老百姓中流传的消息不容易接触到,还不允许自由上网,然后,再讲真相劝三退,送藏字石门票。

救人的过程中使我最难忘的有那么几次。一次是送两个年轻女士去旅店,三退后,下车时我给她俩一人一个护身符,旁边有两个在玩耍的小孩,跑过来问,叔叔您给她们的是什么?我说护身符。其中一个小孩说给我们一个行吗?我说行。另一个问:要钱吗?我说不要钱。说话间我送给他们一人一个护身符,我叮嘱他们说:你们得珍惜呀!孩子说:我们知道这是好东西,拿钱买不到,比命还值钱。听到这话一股热流涌向全身,我的双眼湿润了,多好的孩子呀!

还有一次去市区办事情,路上看到有个修理自行车的老大爷,看样子有六十几岁,我上前搭话,您身体咋样,每天风吹日晒的,不容易呀!送您一个护身符,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同时老人把护身符装進了衣兜,然后放下了手里的活儿,站起来,手抱双拳一边作揖,一边说:唉呀!您还想着我呢,谢谢您了、谢谢您了!然后是连续的作揖道谢。我当时全身一震,热泪盈眶,含泪与老人道别。“老人家您会平安的,别上了共产邪党的当。”“我知道共产党不是好东西。”老人嘱咐我:多保重、多保重。我本与老人素不相识,我知道这是他的本性在讲话。

还有一次,我与俩乘客讲真相,因路途较近没有说太明白,我想再与他俩唠唠,他俩下车给完钱就跑,其实他们根本就没啥急事。我知道是自己没做好,是邪恶把他们推开了,真让我后悔。

在师父的呵护安排下,两个多月的时间,通过我明真相的在五百人以上,过程中只有三个人是讲完真相没劝退的,我不是想说自己做的如何,比起精進实修的同修还差的很远。我真的体会到世人盼得救。师父说:“你们记住了,你们才是今天人类社会的风流人物,你们才是众生最瞩目的生命,你们也是决定着人世间每一个人未来的生命!(鼓掌)所以救度众生和修好你们自己,这件事情对于大家来讲,对于大法弟子来讲是至关重要的。不只是为了你自己这个生命的圆满,也是为了众生,更多生命对你们的期望!我就讲这么多。”(《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我们得听师父的话,“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

我被非法判刑回来后,一度生出怕心,学了师父的后期讲法越来越清醒。在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之前,连续发正念半个多月,清除干扰自己面对面讲真相的邪恶因素。后来才越讲越智慧、越理智。

我想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要尽快走出来,我们走在前面的同修看看周围有没有昔日同修,找回昔日的同修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都要汇入师父这次宇宙正法洪势。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有个同修提问代她的刚获自由的先生转达对师父的思念。师父说:“谢谢啊。(鼓掌)中国大陆的任何一个大法弟子,我这个当师父的都不会落下他(她),除了那些走向反面的、不可救要的,(鼓掌)我都在想着他(她)们。”记的我曾找回一个昔日同修,他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也救了三百多人了。师父想着我们,我们得争气,对摔了跟头的同修,周围的同修扶一把,因为我们都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我们是一个整体。

还有个事给同修提个醒。因为我在这方面吃过亏(让师父操心了),在面对面讲真相时,心态一定要纯,要稳,不能有杂念,不能被对方的心态带动。随着讲真相的增多,会越来越智慧。过程中,容易起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一定要学好法、向内修、按时发正念。其实自己还有好多执着心需要修净,希望同修能引以为戒。

层次有限,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