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是在我生活最艰难的时候,在密云县带着多种疾病的身体和我的小孙女以捡破烂为生的时候,我有幸喜得大法。法轮大法真是我生命的救星,从修炼一开始,就从新改变了我的人生。身体上的各种疾病逐渐的好了,我就一边捡废品,一边修大法。师父多次为我净化身体,我一修炼法轮大法我就感到这是一部天书,是救人的天书。我就下决心要一修到底,修炼圆满跟师父回家。

我刚学法没多久,中共的打压就开始了,当时我也有点不知所措,但是我知道这法没有错,我要为大法和师父去说句公道话。从此我就走上了证实法的路。在这几年中我为了证实法,遭到中共迫害不知多少次,我曾在密云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过。

有一次,我们去北京证实法,被带到密云看守所,一个警察问我,“是哪里的,”我不回答,他说你没有这儿的户口你到这干什么来了。接着就踢了我几脚,我当时一点也不怕,也没觉得疼,只感到他踢一下,我的臀部就有一股热流,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替我承受,我内心感谢师父,泪水不住的往下流。

还有一次,有三个地方的恶徒想迫害我,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去了南方,在那里我还是在做证实法的事。不论我走到哪里我都要证实法,因为大法给了我这条命,我就是跟师父证实法救度众生来的,我必须走好这条路。

迫害刚开始不久,有一次我从北京去丰宁,身上带着两条大法的横幅,一条写着“法轮大法好”,一条写着“真善忍好”。在路上时要检查,那时坐车要检查行李,有时还要搜身,看到这种情况后,我发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谁也别想动我的东西。这一念一发出,到了通化想要下车检查,那风刮得大极了,根本没法睁眼,没法检查。说到下一站再检查吧。结果到了下一站下起了瓢泼大雨,也下不了车,还是检查不了。车子开出了检查站,到了我要去的地方的时候,那里天气晴朗,没有风,也没有雨。我知道这是师父保护了我,我也体会到大法的神奇,正念的神奇。从此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决心。

无论我在哪里,我都是一边捡废品,一边发着真相资料,一边讲着真相。有一次,同修们听到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有的就不敢要真相资料了,都把资料送到我这里来了,我看到这么多资料,我想我得去发,这是救人的资料,吃完晚饭后,我就背上这些真相资料出发了,我边走边发,也不知走到哪里了,我好象看到的是个电线杆子,我就往上贴不粘胶真相,可是我一贴,一下子我就掉到一个坑里了,我往这边一摸是块塑料布,我往上一贴,塑料布没了下边也是一个坑。我想到了这是邪恶的干扰,我立即坐下来发正念,发完正念,这一切都没有了。我继续往前走,就看到电线杆了,我就继续贴。贴的差不多了,我想往家走,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求师父帮我找我回家的路。这时我看到一个大法轮在前边,我就跟着法轮走,法轮走的很快,我就紧跟着,不知走到哪里去了,在前边我看到了许多的门,(都是虚幻的)我往这边一看,上边好象写着河北什么地方,我想怎么把我领到这个地方来了,我突然悟到,是师父让我来救这里的世人。于是我就开始贴起真相资料来,差不多快贴完的时候,我感到有东西撞我一下,我回头一看是一个大法轮,他又一次引着我向另一方走,走了不知多远,天也快亮了,我看到了回家的路。我又感到是师父的指引和呵护。家人看到我说,你这一宿到那去了,我们还以为你被抓走了呢。我没吱声,我看到我脚上的鞋已经磨烂了。但我内心很高兴,我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做好我应该做的。今后我会做的更好。

还有一次我从怀柔去平安堡,我带了一箱《九评》书和十本《转法轮》的书。当时我刚从同修那里换到一百元的真相币,我挺高兴的。可由于我的心态不好,起了欢喜心,当我给司机钱时他看了看钱,没说什么,还是他帮我把那箱《九评》书搬上车的。车子开到一个地方的时候,那个司机下车去报警,说我花真相币,我当时就求师父保护,同时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坏神黑手烂鬼。解体那个司机身后邪恶的操控。到了我要换车的终点,不让大家下车,说要检查,那里有一个警察在那里拿着手机在打电话,他的手直哆嗦,我发去一念,“让他打不出去,请师父帮我,我一定要出去。”那个警察他就一直在那哆嗦着,电话也打不出去。这时我看到了一个熟人的车子,我把他叫到车窗下,让他把我的一包《转法轮》书和我的书包接了过去,放在他的车上,那一箱《九评》我想我也搬不动,就留给那些恶警把,让他们拉回去好好看看吧。我挤下了车,随着人流走出了车站,到那辆车经过的地方去等他。那个警察还在那里哆嗦呢。

今后的修炼路我会走的更好,我会听师父的话,学好法,加强正念,走好最后证实法的路,不让师父和众生失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