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能过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四日】一日,有一同修告诉我,在我家附近的小区的宣传窗内有诽谤大法的东西。次日上午,我去小区看到诽谤宣传还在,就在当天找个合适的时间将宣传窗内的诽谤宣传清除了。可第二天,我左手有点不对劲,过了两天也抬不起来了,而且奇痛无比,痛在骨头里,痛在神经里,象钻子往里钻,象鸡在啄,象肉从里往外撕,没有合适的语言来形容,而且来回窜,左胳膊和肩膀之间象被锁锁住似的,搞的大拇指都有点麻,一直牵扯到后背左侧,左脖子到左后脑,夜里不能睡,白天不能吃,吃一点就想吐,三、四天后,能吃一点点东西,也没有吐的感觉了,也能睡一点点了,但疼痛依旧,二十四小时持续疼痛,喘不过气来,大约持续了一个半月才缓解。

在魔难面前,我向内找,找出了许多执著心:显示心、争斗心、浮躁心、求安逸的心、执著自我的心,矛盾面前不找自己找别人的心,不能宽容别人的心,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心,有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心,还有怕心等等,归根结底是私心。但到底是什么心招来了这场魔难?我到现在也没悟出来。但在魔难中,我大的方向能把握住,我是大法修炼者,一定要坚修大法心不动。我心里不断的背法,反复背:“你学大法了,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鼓掌)因为是你学了大法了才出现的。”(《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即使痛到了我所能承受的极限时,我的心仍是平稳的,我都不害怕,有师在,有法在,我把一切都交给师父,我没什么可担心的。

我曾经认为要做好事,就要有代价,但又觉的不对;又想是不是小关没过好积攒成了大关。后来,有同修说学法,一天三讲。我当天晚上开始通读大法,每天三讲,学了三十天,魔难基本上过去了。左手抬不起来很痛时,我约有一个多星期没炼功,认为动作不能做到位不好,后有同修说照炼,意念中到位就可以了,能炼到什么成度就到什么成度,我觉的有道理,于是就炼功了,再痛也炼。这样,我的学法和炼功以及日常生活,都是在“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中進行。在这段时间里,我也冒出不少人的心,特别是痛的很厉害时,一天一天的过去,看不到转机,自己感到有点承受不住了,心想不知到什么时候才能过去,有几天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但每当人心出来时,我能意识到,用师父的法来加强自己的正念。

这样的魔难一般人是顶不住的,消耗是很大的,我求师父:千万不要让邪恶得逞,造成不好的结果,从而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结果在这次难中,我基本没受什么影响,要做的事照做,日常生活中的事也尽量去干,人也精神,别人根本看不出来。回过头来看,魔难什么也不是。师父说:“只有修炼的人,只有神看护的人,才能走过来。”(《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师父时刻在弟子的身边,大法是超常的。

我走过这次魔难,也很感谢同修的帮助。当难来时,起先我没有告诉同修,约一个星期后才告诉了同修,同修们帮我发正念,有的在找自己存在的不足,我体会到整体的力量。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会,文中有不符合法的地方,希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