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圆通山炼功点走上归真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八日】圆通山就是现在的昆明动物园,昆明人就习惯叫圆通山。我们炼功点就在圆通山派出所门前的空地上,俯视山下是始建于唐代南诏王异牟寻时代,距今有一千二百多年历史的“圆通寺”,派出所就是原“圆通寺”延至山上早年被中共毁掉的“接引寺”,就是说,“接引寺”门前就是我们法轮功学员的炼功点。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0”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圆通山炼功点就被迫解散了。十一年来在邪恶的迫害中,许多学员被绑架、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也有被迫流离失所的;目前已知有黄菊美、李健英、何育华、周凤英、陈莉华、廖惠芳、马某某等七位学员在迫害中失去了生命。当然也有由于怕心放弃了修炼的;也有虽然走了一段弯路,但又从新走了回来的;更多的学员是从巨难中闯了过来。将圆通山炼功点的一些人和事写出来,一则缅怀早逝的学员,二则召唤还在家里不敢走出来的学员;三则也想将这段历史留给后人。

一、大法洪传有缘相聚

圆通山炼功点是一九九六年初由几位先得法的学员组建起来的,修者多来自周边大、中、小学、机关、企、事业单位、科研部门的干部、教授、教师、医生、工程师、工人、农民、学生和街道居民,也有冲着“圆通山”有通向圆满之义而来的。先后到圆通山学法炼功的约有三、四百人,当然都是人传人、心传心,很多人在圆通山与大法结缘后,把大法的福音带到各地,真是:“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精進要旨》<拜师>)

炼功点分两个时间段炼功,要上班的学员早上6:30-7:30;不上班的学员7:30-9:30,大家炼完功后就在一起学法,春夏秋冬,天阴下雨一如既往。每天早上都有学员提前到炼功点打扫卫生,安放好录音机,时间一到,大家自觉找好位置,整齐排好。炼完功就各走各的;相互见面,大姐大哥称呼,格外亲切,虽不多言,总是一片慈悲祥和。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一对到昆明帮儿子带孩子的老俩口带着两岁多的小孙孙到书店转悠,小孙孙看到一本书,拿起来就不撒手,吵着要要,爷爷拿过来一看,除了有一幅照片,全部都是文字,觉得很是奇怪,但是小孙孙吵着要,只好买回家了。

两年后,老俩口带着小孙孙到圆通公园游玩,看到炼功点旁挂着法轮图形的横幅,突然想起小孙孙在书店吵着要的那本书上的图形和这正好相似,一打听才知道这就是“法轮大法”的法轮图形,就这样,老俩口走進了炼功场。从此以后,老头子每天都用小三轮车带着老伴从数公里外来圆通山炼功,不管刮风下雨,从不间断。

一个佩戴法轮功徽章的学员到一个服装店买衣服,服装店的老板娘老是跟着她转、看着她,这位学员就问她:“你老看我干什么?”她说;“我看你戴的这个徽章会转,真好看,在哪买的?”这位学员知道她天目开了,见她有缘,向她介绍了法轮功,从此这位老板娘就走入了大法修炼。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后,一个学员被公安传讯时,一个警察向他讲了心里话:“你知不知道,我和一个同事曾经打入你们炼功点调查过你们的情况,你们里边干部多,党团员多,知识份子多,学法轮功的人都很善良,其实你们就是在一起炼炼功、学学法而已。”这个学员说:“是呀!那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呢?”他说:“没办法,上边安排下来,不干也得干,我就只能凭良心办事了。”

“七•二零”后的一天,一个陌生人敲开了一个学员家的门,开口就向学员要法轮功的书。那几天正值“红色恐怖”,这个学员以为是便衣,心里还防备了一下,“电视上把我们说的那么可怕,你怎么还敢来找我要书?”谁知这个人接着又说:“我认识你妻子,我就是冲着电视上说的来找你们的,越是××党说不好的,就可能是好的。”刹时,这个学员被感动的热泪盈眶。陌生人恭敬的请走了一本《转法轮》,并且还把学员家的大法书籍拿走一部份保护起来。

一个在药店上班的学员正在阅读《转法轮》,被一个到药店买注射器的吸毒者看到,好奇的问:“你看的是不是这几天电视上讲的那本书?可以借给我看看吗?”吸毒者忘了买注射器,拿着学员递过来的书,转身就走。第二天,药店刚开门,他就找这位学员学功来了。后来,吸毒者的母亲担心儿子炼法轮功会有麻烦,可他父亲却说:“只要他不吸毒,炼什么都可以。”

二、提高心性净化身体

开始走入修炼,不少人都是带着有求之心走入大法中来的,有的是来治病,有的是来听听理论、增加点知识,也有的想得点功能。大家经过反复通读《转法轮》后,明白了一个道理;抱着有求之心来学功、学大法,那什么都得不到。只有放弃各种有求的心,按照“真、善、忍”修炼自己,提高心性,才能得到该得到的一切:无求而自得。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家庭和睦是众多法轮功学员的亲身经历和切身体会。当学员把捡到的金项链、金耳环、手表等贵重物品交到派出所的时候,派出所的警察无不赞叹说:“这种拾金不昧的事情,我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到了,炼法轮功的就是不一样!”

患有各种疾病的人很多:高血压、冠心病、脑中风后遗症、糖尿病、类风湿、慢性肾功衰、以及红斑狼疮、皮肤癌、乳腺癌等等,都是现代医学难治和根本无法治疗的疾病,他们来到炼功点。通过学法炼功后,每个学员身体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只要是真正来学法的,几乎百分之百的病全好了。

有一对中年夫妇,妻子患了“红斑狼疮”,已服用激素治疗多年,身体浮肿,呈“满月脸”(服用激素副作用的症状),身体很衰弱,坐下、站起来,都得要人扶。她一炼功,就感到全身都有法轮在旋转,她悟到这是师父给她清理身体,炼功的第三天,她心一横把激素全停了(按医学讲,停激素得用递减法,否则出现反跳现象,会加重病情,出现生命危险)。一个多月后,她完全恢复健康,与她刚来时判若两人。她丈夫本来是陪她来炼功试试看的,看见妻子的变化,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患“慢性肾功能衰竭”多年,嘴唇、皮肤灰黑无润色,头发干枯,神情萎靡,看上去就象三十多岁的人,因为她长期患病,所以男友一直不敢和她结婚。她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月,病就全好了,人也变得清秀漂亮,还结了婚。

修炼法轮功,不仅净化了身体,也净化了心灵。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修炼自己,自束其心,心性在不断的提高。

阿贵是农民,种菜卖。学功前总是把菜用水泡过后拿去卖,还辩解说:我们卖菜就是赚这点水钱。学炼法轮功后,有学员问他:“阿贵,你卖菜还泡水吗?”他说:“不敢泡了,只是洒点水保鲜。再不能干(泡水)那种缺德事了。”

小艳是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收费员,学炼法轮功前,经常能分到很多“外快”。学功后跟妈妈说:“妈妈,我不能再要那个钱了。”虽然少了一大笔收入,可心里却踏实了。

小晴是某单位办公室主任,到汽修厂给单位修车后,汽修厂老板给了她一笔回扣,她不要,告诉老板: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要这个钱。老板说:我们都作了帐了,又不要你签字。她说:那我就交还给单位。老板说:法轮功怎么那么好,你能给我一本书看看吗?小晴把回扣如数交给了单位财务,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们都知道小晴炼法轮功,都说:要是都象法轮功这样,就没有贪污腐败了。

三、师父呵护逢凶化吉

我们每个学员都有亲身感受,在修炼的路上,师父一直都在呵护着我们。

炼功点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学员。有一天,她象往常一样,送小孙子到学校后,就赶到圆通山炼功。正走在人行道上,一个小伙子骑着自行车,后面还带着一个女子,突然间冲上人行道,撞向这位学员,连车带人一下就压在学员的身上。那一瞬间,这学员只觉得有一个人抱住她,轻轻的放在地上。小伙子两人从地上爬起来,赶快搬开自行车,问学员:“大妈伤着没有,我们带你上医院看看。”学员说:“我没事,你们要上班,赶快走吧。”说着从地上爬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就赶来炼功点了。可那两人却扭伤了脚,自行车也撞坏了。

有位老学员的小孙子也跟着奶奶学大法。一天小孙子正在大院里玩耍,突然被一辆卸货的车倒车时撞倒了。司机和奶奶当时都吓坏了,可小孙子却在一边喊:“奶奶,我在这儿,我没事儿!我是自己从车子下面爬出来的。”

还有个女学员,晚上在家里打坐后,把录音机插头拔了,摸黑就插上台灯,不想“辟里啪啦”冒出一团火花,电源短路了,待重新接上电源,打开灯一看,她的右手全黑了,插座烧焦了,插头的两根铜片都烧缺了。她也不害怕,洗洗手一看什么事都没有。

这类事情很多,很多学员都碰到过,但都是有惊无险。只要我们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师父都能保护我们,都不会出问题。

四、大法神奇无求自得

有位七十多岁的老学员,从来没有念过书,不识字,但是每天炼完功她都跟着大家学法,拿着书跟着大家念,念着念着,自己已能单独念完《转法轮》了。但是除了《转法轮》这本书上的字她能认识外,其它书、报上的字她还是不认识。一天晚上,她正在看《转法轮》,突然停电了,手上的书却是亮的,每个字都闪烁着金光,看的清清楚楚的。

炼功点上有好几个跟着爷爷、奶奶一起学大法的小学员,小的才有四、五岁,几乎都是开了天目的。有一个假期,一位学员把这些孩子单独集中在一起学法炼功,炼静功时,孩子们经常是“咯咯”的笑。过后问他们为什么笑,有的说:我看到菩萨了;有的讲:我看到四大金刚了,看到十八罗汉了,他们在逗我玩呢;也有的讲:我看到佛了;还有的讲:我看到李老师坐在莲花上正看着我们笑呢!

每逢星期天或节假日,大家就相约到邻近的工厂、农村洪法。记得有一次几位年纪比较大的学员到一位学员家乡洪法,一位乡村教师来到其中一个洪法点,问能不能到他们小山村去洪法。洪法点的学员怕去了小山村当天不能赶回昆明,误了第二天下午集体炼功洪法的安排,就没答应,他很失望的走了。

他走后,大家集中准备离开乡镇时,有个学员讲了这件事,大家一致认为这是个叫众生得法的机缘,不能错过,于是大家收拾好东西就上路了。但往哪儿走?只知道村子的名字,却不知道具体的方位,他们就开着车一边走,一边问。当无人可问时,突然看到一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他说:我带你们去。他带着学员们穿过茅草掩没的山路,将他们领到了小山村村口,这时刚好遇到那位老师。大家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

那天晚上,小村子的人几乎都来了,大约六、七十人,洪完法已是晚上十一点钟了。正准备走,可是车轮胎没气了,备胎也是坏的,大家又悟到:我们的洪法还没有结束。于是学员们在那位老师家住了一宿,第二天又向二十多人洪法,借了个打气筒,就给车胎打满了气,回到昆明刚刚赶上集体洪法时间。更令人惊奇的是,没有气的车胎原来是插進了一颗三寸长的钉子,居然来回跑了数百公里没事。大家心里都十分清楚,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呵护!

二零零零年,一位法轮功学员搭亲戚的货车到某地看望流离失所的学员,须连夜赶回昆明。途中突然下起了大暴雨,车子拦风玻璃的雨刮都不起作用,路面都看不清了,正在这时,车子前方突然出现了一把硕大的伞,将整个车头和前面的路面都遮住了,挡住了大暴雨,驾驶员(常人)和两个学员都见证了这一奇景,他们激动的流着泪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五、信师信法闯过巨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有些人因为怕心放弃了修炼,但是更多的人毅然走了出来:有的去了北京天安门;有的到省委上访;有的发信件、散传单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很多学员被非法抓捕、关押、劳教、判刑,更多的人被强迫到“转化班”洗脑,邪恶妄图用种种卑鄙的手段迫使学员放弃修炼。

然而,从十一年迫害中走过来的大法弟子越来越成熟了。以各种方式讲真相、劝“三退”是大法弟子每天的必修课。有的老学员省吃俭用,将自己的退休金拿出来做救人的真相资料;有些七、八十岁的老弟子,还学会了电脑,上网、下载、做真相资料。他(她)们说:作为大法弟子,不能自己上网看明慧,将来会后悔的。

从圆通山炼功点走上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已经十六个年头了,回首往事,历历在目。我们要珍惜这千万年的等待,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最后,以《零四年元旦师父向大法弟子问好》与大家共勉:

沧桑一瞬是时间,正法造就新纪元;
悠悠岁月荣与苦,只为此时了洪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