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和婆婆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九六年五月份得法的,我们家每个人都与大法有缘,也都先后走入大法修炼。可由于中共邪党的迫害,姐姐和弟弟两家放弃了大法。今天我想谈的是我的妈妈和婆婆的修炼点滴。

婆婆原是某某教徒。我刚开始学大法时,婆婆总是拿某某教的东西和我理论,当时我只看了一遍师父的讲法录像,看了一遍《转法轮》。记的那个时候在炼功点上,炼完功学完法后每天都要念一段修炼故事,内容差不多都是祛病健身的体会。当时我也觉的奇怪,听完后回家,我竟能全篇的讲给婆婆听。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冬天。婆婆患有先天性气管炎,加上抽烟,到了冬天她的嘴唇都是紫色的,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大口的咳嗽、大口的吐痰。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吃的药得有一麻袋了。让她站着不动,从来都没有超过五分钟。邻居李大夫和我说过,多疼疼你婆婆吧,没几年的活头了。有一天我早上炼抱轮,婆婆出于好奇也学着我的动作炼,没想到竟然跟我炼完了“法轮桩法”,婆婆自己高兴的说,好多年了我都没有这样轻松过。从此婆婆走入修炼了。

不到一个月婆婆多年的病全都好了。这个时候就在我家成立了炼功点。婆婆一个字也不认识,每天晚上带上孙子听我们读法。可是修大法是要修心的。婆婆却有一个放不下的很大的执着——邻居家盖房时不但侵占了我们家的房基地,偏房盖的还压过了我们家的房顶。之前婆婆就跟我说过,等到邻居盖房子的时候她要是死了,只要我让他们家把房子盖上,做鬼我也不会饶了她。只因婆婆的好胜心,和左右邻居都不怎么和气,甚至几次闹的大打出手。就在婆婆修炼一年后,东邻要盖新房了,婆婆说: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要守好心性,按着师父的话做。话虽好说,可邻居盖房打夯的声音,每一声都象重锤一样砸在婆婆心上,眼看着自己一米地基就要被别人家侵占了,在城镇里那是寸土寸金的,婆婆默念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几次走出大门又退了回来,告诫着自己“走出去你就是常人,放下心你就是修炼人,是‘法’大还是人大?”作为修炼者,我真的能体会婆婆内心的难受劲,可是更为她能冲破了这道枷锁而高兴,心性跟着邻居房子的盖高而升华。

婆婆天天看着我们每人捧一本《转法轮》念,也拿起书说:我什么时候能认识上面的字啊!记的婆婆学一个“真”字,我给她写好了放在窗台上,等我四周岁的孩子都会认了,可她还是记不住。师父慈悲,看到了婆婆学法的诚心,就在一天下午我回家拿什么东西,婆婆怀抱着悉尼讲法在庭院里站着,当时悉尼讲法刚发表,眼里含着泪对我说:“我认识字了,我读了七篇了。”于是拉我到屋里迫不及待的给我念了起来。

当时我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感谢恩师!佛恩浩荡!

婆婆在迫害中四進看守所,虽然也走的坎坎坷坷,可婆婆凭着对师父的正信,一直走在救度众生的路上,不懈的前進着,用她自己的话说是:“俺就听师父的,师父怎么说俺就这么做。”

再谈谈我的妈妈。妈妈在农村。爸爸也是大法弟子,曾经被劳教过一年。

妈妈原来是个出了名的药罐子,打我记事起妈妈就没离开过药,一年总有几次半夜被送医院的时候。当时妈妈不修大法,可就在我和爸爸被迫害期间,妈妈却没有犯过一次心脏病。因为她把爸爸的大法书都藏了起来,保护了大法书,种下了修炼的机缘。爸爸回来以后再次劝她修大法,她说知道修大法的都是好人,可我就不炼,我放不下打麻将和吸烟。在爸爸再三劝导下,妈妈无奈说:你们不是说你们师父是佛嘛,那让我看到了我就炼。师父慈悲,真让妈妈看到了师父的法身,可妈妈却说那是她自己看花眼了。有一次爸爸听师父讲法录音,妈妈躺着睡觉,突然停电了那一讲还有半个小时就讲完了,爸爸就在那打坐。半个小时后,爸爸让妈妈盖好被子睡觉,可妈妈却说;“你动我干嘛啊,师父站在我头前给我讲法呢!还有一点儿就讲完了。”师父如此的慈悲,可是妈妈还是不想在大法中修。

可就在二零零三年三月一日,妈妈在麻将桌上突然晕倒,经医生诊断小脑出血,连手术都不能做了,医生断言就是保住了性命也是全身瘫痪。经过二十八天住院,医生婉转的告诉我们这个病得回家养着,不是一朝一夕就恢复的,你们家都成了老病户了。其实言外之意就是让我妈妈出院。

回到家后妈妈血压都没了,第二天妈妈的左手一直在摆动,嘴里像在说什么,爸爸把耳朵贴在妈妈的嘴边,很困难的听到一句话:“我要学大法。”后来听妈妈说,那个时候,有一只黑手在和另一只手争妈妈,黑手让妈妈跟它走,另一只手让她学大法,就这样妈妈走上了修炼的路。

顶着家里其他人施加的压力,我和爸爸决定给妈妈听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当时妈妈处于全身瘫痪状态。第一天,妈妈神智清醒了,到了下午就有力气说话了;第二天上午,姨妈、舅妈来了,我们三个扶着她坐起来了,下午我自己把她扶起来竟然坐了半个小时;第三天,上午拽着她的一只胳膊就能坐起来,午饭时她竟然能用拴住的那只手自己吃饭了,只是有些困难,饭洒了很多;第四天,午饭吃了一个鱼头,喝了一碗粥,几乎没怎么洒,下午就自己能坐起来;第五天,她想蹲下,果然就能蹲了。第六天,她说我能蹲就能爬,当时我记的妈妈一边爬一边数数,围着床爬一圈是二十六步,我们当时笑她,让她把衣服穿上再爬(因为她大小便不能控制,一直没给她穿衣服),弟弟回来了,妈妈诙谐的说,弟弟是自己生的,不怕他笑话;第七天,妈妈扶着窗台竟然站了起来,从窗户的这边走到那一边;第八天,她已经能从床的那头走到另一头,妈妈就象一个刚刚学走路的小孩儿一样双臂伸着;第九天,她要求下地走路,不用任何人搀扶,慢慢的下了一步台阶,走到了院子的另一头(院子的南北深度是13米),我们就两头各放了一把椅子,那样让妈妈走到头能休息会儿,到了下午妈妈自己能走个来回了。

九讲法听完,九天的神奇不断的出现,在场的人无不惊叹。有一个邻居每天都要来看看我妈妈,他是我妈妈的神奇经历的见证人,自然后来也得法。姑姑是最反对我们学大法的,她曾经说“只要你妈妈好了,我也学大法。”就这样她也与大法结了缘。

妈妈每天都要听师父的两讲讲法。

就在妈妈完全恢复后的一个月后,突然全身瘫痪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了,这一瘫就是八天,一口饭都没吃,每天就是一瓶瓶的喝凉水,连热水也喝不下去,排出的尿液完全都是药水味,我和爸爸知道这是恩师在为妈妈清理身体,八天后妈妈说自己“能走路了”,真的她就能走路了。还说这八天就象躺在沙发床上一样那么舒服。谁能想到师尊为他的弟子承受了多少。

可是修大法是严肃和最神圣。又过了一个月,妈妈一下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突然控制不住的骂师父,厉害的时候胡说八道,说能走路可走起来就象小跑似的,她说不走她的腿就象灌上了千斤重的铅。还说她自己身上有好多的东西,她自己的表现也一会儿像蛇形,一会儿像狐狸的状态,还有很多其它动物的形态,而且一个劲的想往外跑。爸爸让她背《转法轮》,教她读“主意识要强”,一句一句的教,这个时候爸爸和我,还有同修们都相信,只有法轮大法和师父能救妈妈。不管怎么样,好的是,妈妈自己还有一个正念,是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一定要好好的修炼,她也知道这些东西都是自己的业力所致,自己要承受该承受的,至于邪恶的因素,就要发正念彻底铲除。

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妈妈每天都和这些干扰做斗争,终于闯过了这一关。

看着别人读法,她每天抱着书流眼泪,说自己什么时候能读法啊!一天妈妈突然看到屋里都是金光闪闪的字,瞅哪哪有字,五颜六色的光刺的睁不开眼睛,当时妈妈把被子捂上,结果被子里都是放着金光的字。当妈妈再捧起宝书时,已经没有几个不认识的字了。现在她可以很流利的通读所有的大法书了。几年来她用自己的实践证实着法轮大法的法理,走到哪将真相讲到哪,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说真的,要不是亲眼见到大法在妈妈身上的体现,发生在妈妈身上的故事还真的是让人难以置信。

这是我见证的我的两位妈妈的修炼过程。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