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的土匪流氓逻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那是上小学四年级时,也是大饥荒的年代。和我最要好的同学给我讲了一件关于她家的事情。让我既感到震惊又一生难忘。她叮嘱我千万不要把秘密告诉给其他同学,我答应了她。

她说,她家有开家庭会的习惯。当时我奇怪的听着。就是每周六夜深人静,别人家都已经入睡后,同学的奶奶会让家人把门窗关好并熄灯,然后全家老小聚在一起,确切地说,是头挨头地紧紧挤在一起,给她们讲家中的血泪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地讲着。

奶奶讲,以前家里很富裕,很有钱。爷爷是个精明能干的人,家中有许多耕地,还开有布店,一家人过得幸福安康。就在“解放”头几年,八路军打仗经过她家乡,他们了解到我家的日子过得好,一天家里来了几个八路军干部,跟爷爷说,八路军没衣服穿了,打仗需要钱,你要捐出多少匹布和多少块大洋。他们索要的钱物几乎就是家产的大部份。爷爷是个刚直不阿的人,没有答应,并说:那是我们勤俭持家和多年辛辛苦苦挣来的家产,凭什么给你们?可这伙人却说:不给不行,以后我们还会来,你们可想明白了。几天后他们又来要,态度蛮横地问:想好了吗?爷爷说:不给,我们吃了多少苦才积攒的家业,不能给!这伙人说:再一再二不再三,你们可想好了,到时候别后悔!当时家人谁也没想到“别后悔”意味着什么。他们第三次来要时,爷爷仍然没答应,这帮共匪说:你跟我们走一趟吧。爷爷没有多想,跟着他们走出家门,不长时间,就听到外边响起枪声。奶奶预感到不好,带着家人冲出家门,这时爷爷已被这伙共匪杀害,躺在血泊之中。奶奶和家人的悲痛可想而知。那真是晴天霹雳,而这帮恶棍流氓却说:看到了吧,再不交出来,这就是下场。言外之意,只要不交出东西还会杀人。在他们的淫威下,奶奶强忍悲痛,带家人去拿了许多匹白布和大洋。而土匪流氓却无耻地说:早这样不就没事了吗?就是说抢财杀害无辜成了正当的,拒绝被抢成了罪。这就是共产恶党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土匪流氓逻辑。

爷爷被杀害后,全家人处在巨大的悲痛之中,却不敢声张、发泄。要哭也得夜间在被窝里偷偷地哭。因为爷爷是被“政府”枪杀的,当然地成了“罪人”。从此全家老小在强大的阴影笼罩下生活,在别人面前更是抬不起头来。

自从听过同学讲这段家史后,我当时虽小,但幼小的心里多少懂得了一些思考。对于教科书中和宣传中的什么八路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什么“露宿街头”啊,什么“不白拿百姓一粒米”等等,我开始产生疑问。因为我相信同学的话,她是个从不说谎、乖巧、优秀而且值得我信赖的好友。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尤其是看了《九评共产党》以后,我彻底明白了,恶党从来都是在用暴力镇压着百姓,用谎言欺骗愚弄着一代又一代的世人。

我遵守着对同学的承诺,没有把这秘密告诉给任何人。但多少年过去了,我已经参加工作后,还是把这事告诉了母亲,没想到,母亲惊恐地说:这事她也告诉了你?!接着“哎”了一声说:这些我都知道。原来我姥姥家曾经和同学的奶奶家在一起住过,也知道一些事情。听我姥姥讲,同学的爷爷奶奶都是很精明能干的人,家庭和睦,是个很老实本份的人家。她爷爷被杀害时,才四十岁左右,奶奶一直守寡。从那以后,很多年当中,她家都在恐慌中生活,就是想吃顿饺子或改善一下伙食,也要偷偷地把买来的肉藏在怀里,深更半夜偷偷地吃,恐怕被别人看见惹出什么麻烦来,只能这样小心谨慎地更确切地说是苟且偷生地活着。

即使这样,“文革”浩劫她家仍没能逃脱厄运。由于她家被邪党定为“地主”成份,和千万个“黑五类”家庭一样,被遣返回老家农村劳动改造,那又是一段辛酸的血泪史。回乡后,队里分给她家的是多年没人住的破旧房屋,夏天漏雨,冬天漏风,派给她家的活都是既累又挣不到好工分,农村人都没人干的活。对于在城市长大的人,可想而知要遭多大的罪吧。这还不算,由于姐妹三人长的漂亮,又聪明懂事,被队干部看上,要强行嫁给他们的儿子。姐妹们当然不干,这帮恶党干部就不给他们全家派活儿,没活儿干就没工分怎么活呢?没钱买粮啊,全家急的抱头痛哭。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姐妹们看着为难的父母亲,为了家人能下地干活,能活着有口饭吃,不得不先后答应嫁给她们非常不喜欢的人。

后来同学随知青返城时,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我也是为人妻为人母。失散这么多年,当找到我哭诉这些年遭遇时,同学仍泣不成声。她说:你知道吗,我一直在找你,特想当你面痛哭一场,对你诉说我这么多年来所受的罪、受的委屈。看着她字字血声声泪的诉说,我心里好难过。我想,象这样被中共恶党残害的不幸家庭在中国何止我同学一家,哪一个受害家庭的背后没有他们刻骨铭心的血泪史呢!

中共恶党的历史就是整人的历史、杀人的历史,在过去的历次运动、大饥荒中,包括“文革”浩劫、“六四”,数千万无辜失去生命,今天中共恶党又在残酷迫害着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并惨绝人寰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高价出售,中共恶魔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它犯下的滔天大罪十恶不赦,上苍不会无视恶魔的所为,天灭中共已是历史的必然。

正象同学所讲的,奶奶每次家庭会都要叮嘱:要记住你爷爷是怎么死的,记住以前咱家很富,是共产党使咱家穷的,要记住共产(恶)党害得咱家破人亡。

是啊,我们不要忘记历史,更要认清中共恶党最擅长的,一手举起谎言、欺骗,另一只手举起的是杀人的屠刀(对人民永远举起的屠刀)。没完没了的搞完运动再搞平反,这次杀错了下次还杀,它的邪恶本性是不可改变的。在恐怖中维护它非法的政权是它的目的,人民永远是它案板上可任意宰割的刀俎,这次你侥幸逃过下一次说不定就成为它的目标,只有从心里抛弃这个邪恶杀人的党,它才能不再要挟着全国人民做它杀人的帮凶和工具,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是对正义的维护也是在天灭中共之时的自救之举,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和曾被中共运动迫害过的人们赶快“三退”保平安,不要随邪恶中共驶向毁灭的悬崖,拥有自己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