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鹤岗市讲师梁威遭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梁威(梁伟)女士,原是鹤岗矿务局师范专科学校讲师(后改为鹤岗师范)。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多次遭到中共当局的非法抓捕、关押,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关小号、铐地铐等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年末,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被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后绑架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身上带的钱被警察搜走。转过年和四十多名同修被绑架到宝泉岭看守所迫害。不久又被绑架回到第一看守所遭受迫害。这期间,一名女警把她的双手和一只脚绑到一起,日夜酷刑迫害。后她又被绑架到佳木斯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梁威去邮局发信,十八封真相信未等寄出,就被鹤岗市向阳分局政保科长张某等警察绑架,在鹤岗第二看守所被恶人辱骂,被女管教姜某扇耳光,双脚戴铁镣,一只手铐到脚上,日夜折磨数日,直到从第二看守所转第一看守所的前一刻才解除酷刑。参与迫害的有第二看守所所长李树林等人。

在看守所一天只给两顿饭,每顿喝的都是没有油、没洗净泥的稀菜汤,汤里飘着一股猪食的味道。牢房内阴冷、潮湿,有时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梁威和许多人身上都长疥。

二零零二年初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开庭,没通知家人,没有旁听人,没有律师,数日后无理判梁威四年刑。参与迫害的有向阳区法院院长、审判长及陈学刚等人,向阳区检察院、市中级法院等有关部门和人员也参与了迫害,另外参与迫害的还有原鹤岗市中共市委书记、市长张兴福,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头目张大力、黑龙江省有关部门等。

二零零二年五月,梁威和法轮功学员王淑霞、赵淑玲、杨晓红被绑架到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她血压高、身上长疥,检查身体后监狱拒收,当鹤岗市第一看守所通过第二看守所所长李树林的私人关系走后门花钱后,监狱违法接收。在集训队,大队长王亚丽把她关小号两次,第一次迫害一个月,期间还被一群男警戴手铐迫害一下午。第二次她被铐地环迫害一个月。

被绑架到集训队的当天,梁威和王淑霞就被关入小号——五号牢房迫害,小号潮湿、昏暗,没有窗子,一些虫子在里面爬来爬去。几平方的牢笼内,厕所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一盏昏黄的灯照着冰冷的板铺,板铺上有刑具,两个铁地环固定在上面,隔壁四号牢房内,法轮功学员冯海波等四、五人都被日夜铐在地环上折磨迫害。在这种恶劣的牢房内,身上的疥不但没好,反而越来越重。

第二次被非法关小号,梁威的双手被扭到后面铐到刑具上(即地环上),夜里睡觉无法仰卧,铁地环硌的疼痛难忍,双臂麻木,侧卧时双手铐在地环上,手铐和地环撞击发出刺耳的响声,十几分钟后肩膀被压的酸、麻、痛,难以入睡。此外,还要忍受犯人的辱骂,利用犯人看小号是一种违法行为,这方面《监狱法》有明文规定:不许把监管权交给犯人。但在这个黑龙江女子监狱,法律已成为一纸空文。 这次参与迫害梁威的还有集训监区的犯人何丽慧等。

第二次从小号出来后,梁威被分到一监区迫害三年多。参与迫害的有大队长陶丹等人。一监区大多都是抢劫、杀人的重刑犯,一些人心狠手辣,监狱挑一些恶人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那种身心摧残可想而知。亲人给存的钱卡被收走,买卫生纸、日用品都受限制。

二零零三年,梁威拒绝做奴工,被非法关小号迫害,每顿半碗玉米糊。二零零五年末回到家中,红军派出所不给她落户口,没有户口连身份证都不给办理,又被单位开除公职迫害,没有身份证,找工作都困难。她被迫害期间,年迈的父母雪上加霜,父亲承受不住女儿被判刑迫害的巨大打击,去监狱看完女儿重病卧床。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开十六大,红军派出所警察一连几天闯入她父母家骚扰,加重了老人的病情,不久,她的父亲离开人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