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迁西县三任“六一零”头目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六一零办公室”简称“六一零”,是中共为系统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机构,它以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设立这个机构的时间而命名。“六一零”凌驾于一切国家机构之上,类似希特勒的盖世太保和大陆文革时期的“文革领导小组”。河北迁西县“六一零办公室”(现在改称“防范办”),一九九九年以来,全权指挥、协调、操控全县迫害法轮功,其罪行累累罄竹难书。现将其三任“六一零”头目的部份罪行公布于众。

一、第一任“六一零”主任吴祥及其同伙罪行

“六一零”主任吴祥,男,现年四十五岁,迁西县人,现住址:迁西县工商局家属院。任职期间:一九九九年六月至二零零一年十二月。现工作单位:迁西县滦阳镇书记。电话:办0315-5886566、宅0315-5615939、13503251286。吴妻赵淑霞,迁西县工商局职员。吴祥和当时的政法委书记罗保和、副书记高建香、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广田、县委副书记杨文友等是迁西县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

“六一零”办副主任韩爱民,男 ,迁西县人,任职期间: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五年。现工作单位:迁西县行政服务中心副主任,电话:办0315-5089486、宅0315-5625099、13323252165.韩爱民直接插手公、检、法、司,指挥各个部门和乡镇、村,纠集一切可调用的各种社会力量,不计一切后果,疯狂绑架、监控、关押、劳教法轮功学员。

主要犯罪事实:

1、胁迫各部门进京绑架法轮功学员,操控各单位控制、软禁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迁西县部份法轮功学员去市政府上访,吴祥指挥公安局警察劫持上访人,扣留在单位“做工作”,指令各单位收听、收看邪党中央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决定》和对李洪志老师的通缉令,制造恐怖。指挥公安局国保朱振刚、李洪等人轮流在北京驻扎绑架学员。

二零零零年底,从北京绑架了进京合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陈红丽、马丽华、蔡秀梅、张瑞英等人,关进看守所,之后又从北京绑架回了梁瑞宽、梁瑞路、梁瑞香、梁瑞芝、梁景鹤夫妇,还有交通局职工刘西文、刘小玲等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与此同时对本县炼法轮功的辅导员刘志敏、任兴堂等人,扣留在单位,县主要领导轮流施压,逼迫他们表态,放弃信仰。

2、指使、操控公检法司绑架、劳教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李荣东、关美荣、孙丽艳被警察从单位绑架到县公安局政保科,强迫表态,吴又操控机关党委、组织部、妇联、劳人局等部门人员“做工作”,强迫表态,放弃信仰。未达到目的,将他们关进看守所,随后又将全淑敏、李玉生、刘勇、张瑞英、陈红丽等劫持到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吴祥指挥其直接操控的公、检、法、司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第一批劫持了李树东、关美荣、孙丽艳、蔡秀梅、李荣东、王海燕、吴丽萍、全淑敏、马丽华等,在兴城镇沙岭子村北的废弃钢厂院内办洗脑班。寒冷的冬天,让她们打地铺,睡木板,后在家属的一致抗议下,换上了铁床。一排小平房,四周围满了铁丝网,大铁门,象监狱一样,警察三班倒看守。吴祥亲自坐镇指挥,当有学员跟他讲,这样做违法,他说:就违法了,你告去吧。后向家属或单位每人勒索了三千元。

到二零零零年底,吴祥指挥在全县更大范围第二批大肆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三、四十名,都被关押到看守所,说是怕年底进京上访。第三批到了腊月二十四、五,吴祥怕过年期间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纠集了县委和公检法司等多个单位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逐个过筛子,将一批他们认为“不稳定”的劫持到兴城镇派出所置留室,其中有李玉生、赵印和、赵艳芬等八人,让家人送饭。过了年,有的被放回家,有的被关进看守所进一步迫害。

吴祥在任期间,与公安局勾结,非法劳教了三批学员。二零零零年底,将马丽华、陈红丽、张瑞英、蔡秀梅劫持到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正月,又将梁瑞宽、刘西文劫持到唐山荷花坑劳教二年、三年,二零零一年十月将关美荣、孙丽艳劫持到开平劳教所二年、三年。

3、操控公检法司组成“专案组”,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底,将李树东骗至迁西宾馆,采取威胁、哄骗等手段,强迫她写参与法轮功活动的材料,诱骗她说出其他人,导致王海燕、谭宝元、张维芝等多名学员被绑架。

二零零一年正月,在吴指挥下,由公安刑侦警察八人组成“专案组”,专门针对当时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关美荣、孙丽艳强迫“转化”。成员有李春利、沈明辉、赵明利、薛**、李胜成等,不让睡觉,昼夜轮番洗脑,以熬鹰、威胁等手段,先后对关美荣、孙丽艳,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未达目的,将二人又关回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期间,多数都受到扇嘴巴、电棍电、熬鹰等折磨,数九寒冬,看守所所长刘春,指使刑事犯对老年法轮功学员梁景鹤、关贞柱从头顶往身下一盆一盆的浇凉水;刘春还不止一次扇刘勇、梁瑞路的嘴巴,直到打累了为止,刘春让犯人将刘勇的手、脚铐上,用杠子串上手脚,抬着在院子里转圈,刘勇的手腕、脚脖子卡的鲜血直流。目的逼迫学员放弃信仰。

4、办邪恶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吴祥怕“十一”期间法轮功学员上访,提前十几天密谋在兴城镇废弃钢厂院内,举办洗脑班,抽调公、检、法、司等单位的人员,企图把法轮功学员都看管起来,先后绑架了关美荣、李荣东、蔡秀梅、全淑敏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让纪检、党校等部门人员给洗脑,未达到目的,最后将他们关进看守所。

为了“转化”二零零零年底看守所里关押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吴祥又操控各个部门,从公、检、法、司、妇联等抽调人员,在兴城镇东河南寨民兵训练基地举办了三期洗脑班,一期十人,时间一个月,反复灌输诬蔑大法的谎言,强迫写体会、写“三书”等。司法局局长金广义任洗脑班校长,妇联主任于桂新任副校长,抽调了检察院任文利等。

5、经济上迫害,停发法轮功学员的工资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吴祥在兴城镇废弃钢厂院内,举办邪恶的洗脑班,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每人被勒索三千元。二零零零年底,在兴城镇东河南寨民兵训练基地举办了三期洗脑班,一期十人,每人被勒索一千元。

为了达到经济上搞垮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二零零一年春,吴指令法轮功学员的所在单位,停发工资,长工资不给长。

二零零零年底,滦阳法轮功学员蔡秀梅进京合法上访,行使公民权利,被朱振刚劫回,北京的警察将蔡身上搜出的现金三千元,交给了朱振刚,蔡被劳教回家后,多次索要,朱都未给。一九九九年以来,凡是被公安国保绑架进看守所的学员,都被勒索三千元到六千元才放回家,没有任何手续,连白条都没有,累计达二十多万元。国保朱振刚还经常向被关押的学员家属要钱、报票、报饭费、要手机等。

6、株连政策,制造矛盾,孤立法轮功学员。“六一零”制定所谓的“一票否决”邪恶政策,哪个单位有坚持炼法轮功的,或有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年终这个单位不得评先进、不给奖金,制造单位与法轮功学员之间的矛盾。

7、指使公安局、派出所、所在单位、街道居委会、乡镇、村等监控,经常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

吴祥和他的“六一零”办公室,专门下发文件,指令有法轮功学员的单位、村、镇等各级部门,二十四小时不离视线监控,要求“三看一”、“五看一”,有时国保、城关派出所的人会突然闯进法轮功学员家,看看是否在家,或半夜三更突然打电话到家里看是否有人接听,或进行非法搜查,街道办或村里的人有时会守在大法学员的家门口,或晚上趴在窗户外边听声。在所谓重点学员所居住的家属院门口设卡,警察对学员的出入进行刨根问底的盘问。

8、以“反对×教,崇尚科学”为名,召开全县会议,安排部署各单位、乡镇村贯彻迫害法轮功、诬蔑大法的上级精神,印制、发放宣传材料、书籍、图片,到处张贴、悬挂,迷惑群众,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组织中小学生签字反对法轮功。

9、不计一切后果的打压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绑架,二零零一年底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看守所,仅凭一行政拘留(十五天)或刑事拘留(三十天)票,长期超期关押。其中二十多人超期关押了三个月、四个月,关美荣、孙丽艳关押十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开平劳教所,张桂兰、马秀茹、高凤芝、柴淑珍、吴丽萍、关贞柱、刘勇等被关押了一年零八个月。当有家属质问公安局看守所的警察超期羁押违法时,他们却说:人家(指“六一零”)不让放,我们没办法。

二、第二任“六一零”主任龙立华及其同伙的罪行

第二任“六一零”主任龙立华,男,现年四十七岁,迁西县罗屯镇龙辛庄村人,现住岚兴小区六号楼二单元二零一室。任职期间:二零零二年二月至二零零七年二月。现职:迁西县委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电话:办0315-5612080、宅0315-5613685、13803315367,龙立华妻蔡晓静,迁西县档案局副局长,办0315-5612368、13700352026。

政法委书记白兴源,电话:13582843688、办0315-5612537、宅0315-5613336
高建香,副书记,电话:13832982718、办0315-5612417、宅0315-5689585

成员:员红雨,男,办0315-5610805、宅0315-5620125、13832562632,身份证:130227760608001X
赵宏星,男,县委机要局副局长,办0315-5611715、宅0315-5683628、13513250602

龙立华上任后,继续执行中共邪恶的迫害政策,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有增无减,绑架、洗脑、劳教、判刑。

主要犯罪事实:

1、龙立华和其“六一零”机构,继续操控党政机关、乡镇村、街道居委会,每逢节假日,指令各部门严密监视法轮功学员,以“维稳”为名召开会议,诋毁法轮功,向各单位散发传单、条幅、挂图,攻击法轮功,毒害群众。

2、指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乡镇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抄家、关押、劳教。

二零零二年九月,绑架了花院乡法轮功学员柴淑叶一家三口,将其丈夫劫持到荷花坑劳教二年,柴淑叶及女儿送开平劳教二年。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五日,绑架了到农村发真相的九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魏春起、张宝珍、杨利民、张俊英、白宗兴(司机)、付翠云、赵艳敏、李翠珍等,每人被勒索五千至六千元。

二零零四年七月,迁西法轮功学员魏春起讲真相被抓后,被龙等伙同公安国保劫持到荷花坑劳教一年半,家属在精神上受到严重打击,患上多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魏的工作单位同意将魏取保,回家照顾家人,但龙立华拒不签字,并扬言“转化”不好,即使到期也不放人。

二零零四年十月,直接参与绑架一中法轮功学员白宗德、杜学军,将白宗德劫持到荷花坑劳教二年。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绑架柴君侠、赵秀翠,因怀疑她们二人有大法资料,并进行野蛮抄家。

二零零五年十月,法轮功学员姬淑英在白庙子乡恒河村讲真相,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看守所,当天下午,迁西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印广、王伟二人突然闯进姬淑英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电脑、大法书等。第二天再次到姬淑英家二次抄家。

二零零五年十月,上营乡大法学员刘德来、霍庆生被上营派出所绑架,刘德来被勒索二百元放回,霍走脱。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迁西兴城镇大法学员汪秀花给幼儿园孩子讲真相,被不明真相家长告密,国保绑架汪秀花,牵扯到张桂兰,警察将张桂兰关入看守所,并非法抄家。

3、办邪恶洗脑班,并利用唐山市洗脑班迫害迁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七、八月间,龙指挥操控公、检、法人员,在迁西宾馆举办邪恶的洗脑班,将在看守所超期关押一年零八个月的七名法轮功学员,实施强制“转化”,采取限制人身自由、不让睡觉、灌输邪悟理论、欺骗、恐吓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这些学员有吴丽萍、马秀茹、张桂兰、柴淑珍、高凤芝、刘勇、关贞柱。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六日,龙立华将四名法轮功学员杜学军、赵艳敏、柴君侠劫持到唐山法制学校洗脑迫害两个月。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五日,龙将兴城镇照燕洲村法轮功学员赵启东、韩庄中学老师郭慧春送唐山洗脑班迫害,与此同时,将花院乡马银春绑架到看守所,旧城法轮功学员唐宝毅家被抄,花院乡西陆庄村马桂芬被骚扰。

二零零五年三月九日,龙立华指挥下,迁西县公安局长张广会亲自出动,伙同花院乡派出所将马银春、张春凯绑架到唐山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将洒河桥镇法轮功学员柴金印夫妇、蔡玉轩夫妇及汉儿庄乡法轮功学员关贞柱绑架到县看守所,拘留十五天。五月至九月间,伙同洒河司法所宋德春等人,将柴金印、蔡玉轩劫持到唐山洗脑班,后又将他们的妻子劫持到唐山洗脑班。九月至十月间,又将关贞柱绑架,欲劫持到唐山洗脑,因洗脑班解散,又将关贞柱劫持到县宾馆强制洗脑十多天。

4、龙立华在电视上公开叫嚣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底,明慧网上曝光了龙立华迫害法轮功学员、拒绝给魏春起保外的消息,他找魏春起的妻子追问谁给他曝光的,并借年底召开全县会议之机企图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公开在电视上叫嚣要突击打击法轮功四十天、抓捕二十名法轮功学员等狂言,指令各居委会、乡镇村排查在外法轮功学员,派闲杂人员盯梢、蹲坑,实施报复。

5、操控公、检、法、司,枉法给法轮功学员判刑

二零零六年五月,迁西县法轮功学员揣翠君、汪秀花、张桂兰、陈百合及司机刘云江去渔户寨发真相资料,被渔户寨派出所伙同迁西国保大队绑架、诬陷。因没有证据,法院于二零零六年九月至二零零七年四月先后四次开庭。期间龙立华一直给法院有关人员施压,经常到法院干预案件的审理,每次开庭“六一零”的人都在法庭旁听。

第一次:二零零六年九月,法院以证据不足退回到检察院,检察院又让公安局补充侦察,来回推,后来法院又开庭。第四次开庭,龙立华指派其属下的二名“六一零”成员(员红雨、赵宏星)到法庭,庭审前就在审判长的办公室,家属多次找法院有关人员,他们表示:这案子他们说了不算。

二零零七年四月,揣翠君被枉判五年后,其家属一行四人,揣的丈夫揣志武,小叔揣志刚,妯娌柴君侠,婆婆郭花连去法院要人,法院叫来公安国保朱振刚等人,法院的副审判长付国瑞,揪住婆婆郭花连的头发,顺着楼梯往下拽,国保警察揪打揣志武、揣志刚,然后又将揣家兄弟及婆婆绑架到迁西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柴君侠的家被蹲坑人诬告,国保大队朱振刚伙同城关派出所所长张印博(已遭恶报死亡)等十多个警察,晚八点,突然闯进柴君侠家中,绑架了柴君侠和婆母。然后张印博又领一帮警察到金厂峪矿上,绑架了正在井下工作的揣志武(柴君侠的二大伯哥)。同一天,国保绑架了花院乡西陆庄村个体客运司机陆佐金和他十七岁的儿子陆兵,并严刑逼供、野蛮抄家。

二零零八年四月,柴君侠被以龙立华为首的迁西“六一零”与迁西法院合谋,判刑四年,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

三、第三任“六一零”主任高增才及其同伙罪行

第三任“六一零”主任高增才,男,现年四十三岁,迁西县新集镇人,现住址:迁西县国土局家属院。任职期间:二零零八年二月至今。电话:办0315-5610805、宅0315-5627332、13933410163,高增才妻子崔小云,迁西县电大会计,13513157052

政法委书记:白兴源 13582843688、办0315-5612537、宅0315-5613336

副书记:高建香,任职期间:二零零零年二月至二零零九年十二月,13832982718、办 0315-5612417、宅0315-5689585

政法委副书记李超英,原法院院长,二零零九年继任高建香职务

成员:员红雨,男,办0315-5610805、宅0315-5620125、13832562632,住址:迁西县委家属院

主要罪行:大肆借敏感日、节日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奥运、二零零九年“十一”、二零一零年“上海世博会”都成为迫害的借口。召开会议,严密部署。操控公、检、法等及各单位、乡镇、村秘密监视法轮功学员。指使公安、各乡镇派出所骚扰、绑架,到各乡镇督查迫害法轮功情况非常卖力。

主要犯罪事实:

1、借“上海世博会”发密件迫害法轮功,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四月中共“六一零” 密发借“上海世博会”攻击法轮功的文件,迁西“六一零”立即追随,下发了类似文件,图谋迫害。文件曝光后,迁西政法委、“六一零”操控的单位惊恐万状,一方面连夜收回所有文件,另一方面,成立公安国保、刑侦牵头的“专案组”,大撒网,四处骚扰,特别是对每个单位接触过此文件的人及家庭成员,逐个调查。

五月三日,迁西国保大队和城关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兴城镇政府干部毛凤勇和妻子、兴城镇五村居民陈红丽。毛凤勇夫妇遭兴城派出所警察威逼勒索后于次日凌晨回家。陈红丽被非法关押在迁西县看守所。为了让陈说出他们想要的东西,“六一零”从唐山调来了三名“犹大”企图给陈洗脑。

五月十二日,警察突然绑架了在新庄子乡政府工作的王志新和她的丈夫,她在县城的家及她的娘家(花院乡)都被野蛮查抄。同日上午,花院乡班车司机陆佐金、马银凤夫妇,从迁西发车刚至唐山,就被一帮蜂拥而至的迁西警察绑架。因为王志新的手机已被监控,因此牵连到马银凤夫妇。马银凤在花院乡老家的房子和在迁西县城租住的房子均再被野蛮查抄。王志新和马银凤二人的丈夫分别被绑架一天一夜后放回。二人被绑架在新庄子乡派出所两天后,于十四日被刑事拘留,绑架到迁西县看守所。

2、借所谓敏感日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每年的中共“两会”、“十一”,甚至传统节日比如过年等等,在迁西“六一零”的操控下,迁西的各个出县的路口都被设置路卡,检查所有出行人的身份证甚至随身物品;每个路卡上的警察手里都有一个长达几页的名单,名单上是包括法轮功在内的信仰人士和一些访民的姓名、身份证号等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唐山迁西警察在各街道及路口随意检查过往车辆,包括轿车、客运班车等各种车辆,检查车上包内的物品。

二零零八年三月份,河北迁西县六一零、公安局及居委会的恶人们加剧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方面,各村、各小区都安排人每天查看有没有大法的真相和标语等,另一方面,对有的法轮功学员蹲坑监视。

二零零八年四月初,迁西县旧城乡派出所到本乡镇法轮功学员唐宝毅家打听有没有电脑、电话,上没上网,车站派出所警察何连锁和另一警察趁法轮功学员陆佐金不在家时,强迫房东开门私自非法搜查,见没查出什么,便告诉房主不要告诉陆佐金本人,吓得房主不知所措。有两名法轮功学员在贴真相时,遇到蹲坑的警车,里面坐有五、六名便衣。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二十三日,王春英、赵启东、田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家被查看。着便衣的城关派出所警察打着查房地产名义,(目的是查电脑,)其中一名警察故意缠住家人唠嗑,其他人便乘机到其它屋子探头探脑的东瞅西看,并记下了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号码。其它各乡镇派出所也有的到本乡镇法轮功学员家查看。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晚,汪秀花与楼下邻居聊天,迁西国保警察何连锁带另两名警察,上去就搜身,然后绑架到国保大队,三个警察轮换,打嘴巴,一直打了六十多个,打的鼻口出血,脸都变了形。最后,又象土匪一样抄了她的家,抢走了电脑和大法资料。

二零零九年过年之际,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二月二十四日迁西国保大队的警察三次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张桂兰家,强行打开电脑查看,各屋搜寻,抄走师父的法像,撕毁多张印有真相的“福”字。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法轮功学员张桂兰、柴淑珍、郭花莲于下午一点左右在新集庙会上,被跟踪而至的迁西国保警察绑架。张桂兰、柴淑珍被关进看守所,郭当天放回。四月一日张桂兰女儿陈晴到公安局国保大队要妈妈时,被迁西国保大队绑架,由徐志刚劫持到迁西县拘留所。被拘留十天放回。

十二月二十三日,河北省迁西县城市信用社退休职工全淑敏,晚饭后与丈夫在家附近散步时,突然从停在路边的车里冲出来一帮警察,将二人野蛮绑架,警察们揪住全淑敏就翻她衣服口袋。 第二天将她丈夫放回,全被非法拘留十天。

二零一零年“两会”期间,迁西多名法轮功学员受到骚扰甚至抓捕:

一月二十三日上午,迁西年逾六旬的法轮功学员赵桂萍在讲真相时,听的人是迁西城关派出所一警察,其叫来警车将赵桂萍绑架。赵桂萍被非法拘留十天。

三月九日,迁西县兴城五村居民陈红丽和沙岭子村张桂兰,在罗家屯公路上被罗家屯派出所警察拦劫,查出随身携带的包里有法轮功资料而被抓捕。陈红丽因不配合警察强行绑架的野蛮行为,拒绝上车,罗屯派出所警察强行关门,将陈红丽右腿压伤,当时疼的她眼泪差点掉下来。陈红丽、张桂兰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三月十一日、十五日,迁西国保大队和“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人员两次骚扰独身租住在一间破旧民房中的六十多岁的老人柴淑珍。柴淑珍老人因几年来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恐吓,精神压力过大,出现心脏病症状,以致每次警察到家里找她就心跳过速。

四月六日,柴淑珍在栗乡广场讲真相被诬告后,迁西国保将她又送开平劳教,心跳过速,警察怕担责任,又将她拉回来,并威胁说,不得跟任何人讲此事。

三月上旬,迁西地质五队退休职工魏春起,到唐山办理退休手续途中,在路卡上被截住,不得不中途返回。

3、非法判刑、非法劳教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以“奥运安保”为由,迁西迁西国保大队大队长刘进颖为首的六、七个国保警察将正在家中的汪秀花绑架。在迁西看守所被关押约两个月后,被非法秘密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目前她在家中,仍受到恶党执法部门的威胁和监视。

二零零八年 七月二十一日,柴淑珍(女)、高凤芝(女)两名老年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被绑架到本县拘留所,迁西公安国保大队与城关分局串通将两人非法劳教二年,二十六日将两人劫持到开平劳教所。柴淑珍体检不合格,于当晚回家中。高凤芝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迁西金厂峪小学教师王淑艳被城关派出所王英等7名警察抄家绑架,关进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二年,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被劫持到开平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六日,晚上九点,白庙子乡政府及乡派出所警察突然闯进张印福家抄走了电脑、打印机等。约晚十一点左右,乡政府的人又带迁西县公安局国保警察再次到张印福家抄家,连地窖都给翻了。抄走大法书、光盘等,并将张印福夫妇绑架到乡里(乡政府或乡派出所)。 第二天,张被关进看守所,妻子放回。三月二十六日将张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到开平劳教所迫害。

4、心怀叵测设圈套,阴谋构陷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唐山迁西法轮功学员张桂兰、柴淑珍、郭花莲于下午一点左右在新集庙会,被跟踪而至的迁西国保警察绑架。之后三人的家都被抄,张桂兰女儿工作用的电脑、郭花莲孙女(揣翠君的女儿)用的电脑均被抢走。各家都被翻的一片狼藉。郭花莲的孙女阻止警察抢电脑,被两个警察拽开,胳膊被拽红。郭花莲于当日晚八点由家人接回家。张桂兰、柴淑珍被刑事拘留。

张桂兰被绑架的第二天,陈晴到迁西国保大队要妈妈,国保大队警察说三天后给答复。三天后,陈晴再次来到国保大队时,国保警察说得找“六一零”。陈晴找到“六一零”头目高增才,高增才却悄悄的打开了电话录音,并在谈话过程中设圈套,阴谋构陷这个孤苦无助、处于悲痛中的女孩儿。同时,迁西国保大队警察还到陈晴所在单位──迁西县隆峰建筑工程公司(迁西县第一建筑公司),给单位领导施加压力,迫使陈晴离开了这家公司。

首恶江氏虽然下台,且在三十多个国家被以“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遭到起诉,但迁西“六一零”仍在继续执行江的迫害政策。目前正在以“泄密”等莫须有的罪名对法轮功学员王志新、马银凤及陈红丽进行迫害。

因为“六一零”幕后操纵着迫害,许多罪行鲜为人知,上面揭示的还只是冰山一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