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人生一世,不能碌碌无为的白白的来到世上一回,人活一世,总得干出一番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大事,在历史的记载中一定要留下写有自己的一页,引用经常在一起的一位朋友讲的话说就是:“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这就是我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的人生观。当然我的本性并不想遗臭万年。

亡命之路

在九十年代初,我刚刚二十出头。那个年代正是中国大地黑社会犯罪开始蔓延、泛滥的时期,基于自己当时的心理状态,也想去栖身于黑社会,因为喜欢这样的风险,喜欢这样玩命。对黑社会头子很崇拜,甚至开始筹划着建立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我的性格是比较随和的那种,从来不嚣张,在日常生活当中很少与人发生口角、摩擦。和朋友相处更是能宽宏大量,甚至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所以能结交各类朋友。然而我的个性中又有那种撞到南墙都不回头的特性,我认定的事情会不择手段的做下去。也因此我的内心深处隐藏着一股强烈的暴力、杀气。

我开始着手做全面准备:为了保持自己头脑清醒从不去沾酒;为了不影响身体的健康不去吸烟;为了能多对付几个对手去练习武术、散打,甚至还为了能出特异功能而接触各种气功书籍等等;有意的网罗一些可以能和我“共大事”的朋友,学习黑社会帮会中需要的一切技能,并策划着如何着手搞到黑社会必备的武器。就这样,我在其中越走越远,越陷越深。

最终,我的同伙中,有人因盗窃被追捕而后落网;有人因为抢劫被抓,这样我也被牵连,不得不落荒而逃。

逃亡近半年的光景,觉的不是办法,索性心一横,就在家里等着被抓吧。被抓捕后,一顿刑讯逼供是无法避免的。当时对我的拷打无论怎么残酷,我也没有什么想法,只凭着自己的智慧和他们周旋。但是,这过程中,我却看到了中国公安警察品质的低劣,那帮警察在拷打我的同时的污言秽语,就连我这种人都无法开口去和别人重复。我有生以来都没有受到这样的侮辱,自尊心被强烈的伤害,那时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侮辱我的人,我一定会杀了他,一定一定的杀了他!那股仇恨在心底非常非常的强烈。

之前,我只要看到有关打击黑社会及其各种犯罪的报刊、杂志,只要兜里有钱我就会买下来,为的是去研究他们失败的原因,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正是自信自己有应对警察的能力,才会不惧抓捕,才宁愿终结逃窜的日子回到家中。

经过了酷刑的拷问,我的供词在法律上是半点罪也定不了的。我被关押不到一个月就“取保候审”的形式释放了。回到家里我才知道,是家里花了近四万的钱打通关系把我“买”出来的。其实按我的供词法律无法给我定罪,如果供词可以定罪,即使花再多的钱,他们也不会放我的。但是,买我出来的钱,在当时的年月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因为那个时候在中国有十万元就可以过一辈子的。我明白了:这是公安警察搜刮钱财的好机会,焉能放过?!

家里为我就欠债三万元。钱花了出去,不能挽回,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但心里却盘算:这些钱如果是靠自己安分守己的去劳动挣来,恐怕我得辛苦半辈子,那我这辈子岂不就惨了,碰到机会我一定会来一把,我决不是那么安分的人,这样一想,心里倒也没有太大的压力。

生命的转折

冥冥之中有定数。我想干的“大事”竟没有一件成功。而且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的命中出现了一个转折点——幸遇法轮大法。大法改变了我的一切!

那时候我家附近总能看到有几位老年人和几位妇女在一起炼一种气功,因为从未想过自己和那样的一个群体会有什么关系,甚至在内心里还嘲笑的他们:一帮子老头、老太太能练出什么功啊!

但是,我对武术、气功有种特别的兴趣和喜爱,只要看到气功、武术方面的书籍就喜欢买下来。于是我买了法轮功的全部著作。那是一九九六年的秋季,法轮功的书籍只有《转法轮》、《法轮大法义解》、《转法轮(卷二)》和《精進要旨》。

看这些书的时候,正是我因工伤在家里疗养,每天有很多读书的时间。看过之后我知道这个功法和以前看过的、接触过的气功都不一样,这种功法不一般。于是,决定走入大法修炼。

刚一走入修炼我就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过了没多久,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好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整个来了一个脱胎换骨:我的人生观彻底改变了;内心变得平和,再也没有了半点“杀气”。过去的那一帮朋友也因为我的变化而慢慢的离开我,他们说我学法轮功“浪费了一个人才”。也因为我的转变,我身边的那些朋友慢慢的也散了,因为当初筹建组织、灌输黑社会暴力思想、出谋划策等等,大都是我在做,我就是他们的核心人物,尽管我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流露过这样的情绪。也因为我的转变他们少了犯罪的机会,差不多都能安分守己的过日子了。我给了所有了解我的人一个惊讶,我坚定的修炼大法,对认识我的人都是一个震动,特别是我还能经常和那些妇女、老年人在一起,学法炼功,这真是跌破了不少人的眼镜,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深知如果不学法轮大法,我的生活会成什么模样,依我以前那样的思想观念,会有多少人因我而受到伤害。现在,我欠的债靠自己安安份份做苦工一点点的还了八、九年终于还清,每分钱都是清清白白的自己的血汗钱。我内心为此感到自豪。

在这里我不能不提及中共的邪恶。一九九九年,江××利用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诬陷的谎言铺天盖地。那时候给我的感觉,那个压力无以言表。

我是一个真真切切在大法中受益从而转变过来的人,任何的谎言都不能欺骗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的实践者。当大法遭受诬陷时,我感到的是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过的那种痛苦:我在努力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一个好人,不伤害任何人的好人,却要忍受这样的冤屈,教导自己向善的大法也被这样造谣、诬蔑,更甚者一起修炼的同修还遭受种种难以想象的残酷折磨。毕竟刚刚修炼没有多久,面对中共的邪恶,我以前那种杀气又开始抬头,与曾经被拷打、受凌辱时的心态一样,恨不得马上拿起刀来杀了那些做恶的警匪。“我宁可不修了,也要去杀了那些坏蛋!”我内心在这样呐喊。但是,我的理性又告诉我:不要那样去干,如果那样干了,这个邪恶的政府会利用我给大法制造更大的谣言。我强烈的抑制着自己,实在难以抑制的时候就去同修家倾谈,一吐为快。最终,艰难的熬过了那个时期的内心折磨。法轮功学员是善良的,是不应该有敌人的。

我很荣幸今生成为法轮功学员,能成为师尊的弟子是我生命中最大的荣耀。我是大法的受益者,在大法中,我知道了生命的意义。没有大法法理的教导,我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的向善,同时也解救了许许多多可能会被我伤害的人及其家庭。

人世间的语言无法表达对师尊慈悲救度的感恩!我只能把一颗向善的心献给师尊!

法轮大法好!请大家永远记住: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