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法轮大法 我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

一、终得大法

我是一名农村家庭妇女,没有文化。出嫁前,娘家有兄弟四个,只有我一个女儿,可以说从小娇生惯养,遇事只会哭,没有什么主心骨。嫁到邻村婆家后,由于婆家儿女多,家庭生活比较贫困,丈夫又是家中的老小,加上父母年岁大了,生活的很是艰辛困苦。八九年,我超生了第二胎,被罚款,迫于生活的压力,丈夫只好离家去北京打工,留下我和一双幼小的儿女在家艰难度日。

农村里如果男人不在家,家里、外边都只得靠女人,我就象上满了发条的钟表一样,地里的农活、家里的家务,没日没夜的干,吃的那份苦,遭的那个罪,没法用语言来形容。好不容易熬过来,丈夫在北京也有了自己的公司,孩子也渐渐大了,我们也有钱了,并且在县城里买了楼房,孩子也搬到城里去上学了,日子也一天天好起来。但是由于长年艰苦的劳动,我的身体却垮了,关节炎、腰椎盘突出、严重的胃病,疼的晚上睡不着觉,身体不能躺着,只能坐在床上,痛苦的滋味无以言表。

一九九八年十月,我有幸遇上法轮大法。当时只觉得在家接送孩子上学做家务,空闲时间寂寞无聊,想找个人说说话,打发时间,抱着这样的心走進了学法小组。因没有文化,我也不能看书,只能听别的功友读书。说实话,当时也没学進去,身体上也没有感受到变化,更谈不上心性的提高。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后,我也就放弃不学了。此后一段时间被情魔所缠,好象丈夫在外面有什么女人的感觉,整天痛苦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只好去求算命先生给破解。算命先生说我,必得学佛法,才能得到解脱。当时我就想,修“佛”我还不如学法轮功,我家里就有《转法轮》这本书,听说《转法轮》就是最高的佛法,但是也没有真的动心。

十几天后,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在路上遇到了本家的一位大姐(同修),我就向她诉说我的痛苦,并向她要治病的药方。大姐说:你吃什么药也不管用,我这里的药方就能治你的病。梦醒后,我突然明白了大姐是学法轮功的,这药不就是让我学法轮功吗?明白了,但并没有行动起来。几天后,路遇一位多年不见的功友,她也让我从新修炼法轮功。这时我才真的明白了,我的缘份到了,师父没有放弃我,我也就从那时起真正学法炼功了。

学法困难自己解决,不认识字就跟女儿学,是大法给了我智慧,很短的时间,我就能通读《转法轮》和经文了。自己的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身体随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突然肉也不能吃了,硬吃就肚子疼,不吃就好了。炼功时就有感受到法轮在我身体上旋转,心里特别高兴。

二、增加容量,提高心性

随着学法的深入,法对我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关和难也随之而来。这年年关,丈夫回家过年,提出要和我离婚,当时我也没放在心上,认为丈夫和我开玩笑。可是年后三月份,我就接到了丈夫委托的律师打来的电话,说是处理我和丈夫离婚的事。当时放下电话就懵了:难道这是真的吗?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哪里去了?我为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你现在有钱了,就看不上我了,想抛弃我。心里的痛苦委屈、怨恨一齐涌上心头,本来就爱哭的我,放声大哭,简直觉得天都塌下来了,没有路可走了,心性也掉下来了。就这样在痛苦中煎熬着,真是生不如死。后来通过学法,渐渐的也明白了,常人还说“强扭的瓜不甜”,我是个大法弟子,应该放下这颗心,捆绑在一起不是真正的夫妻,我失去的全是不好的东西。通过学法,心性提高上来了,心里也平静了,没有向他提出任何条件。五月份我们就办理了离婚手续。

当时由于孩子都是办的北京户口,需要在那里上高中参加高考,前夫让我去北京给孩子做饭和陪伴孩子,我也欣然前往,同时带着大法的宝书《转法轮》和两本经文。在北京的生活更是困难,我一个没有文化的家庭妇女,在北京举目无亲,无朋无友,又联系不到当地同修,考验我的关、难一个接着一个。

首先是过情关,白天我看书时,丈夫的影子总是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夜晚梦中,他不断的出现,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怎么也没有办法排除。有一天,师父在梦中点化我,说失去的都是不好的脏东西。第二天,我就发正念排除它:我和你已经离婚了,我们不是夫妻了,你不能再来干扰我,我一定要把这个情修去。就这一念,就再也没有来干扰我。

可是针对我的人心又一难来了,高考过后,女儿突然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对我什么也看不惯了,做什么都不对,说什么话都不行,天天指责我,动不动就和我发脾气,弄得我真是无所适从。这时不好的心又起来了,我想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好不容易才把你们养大,可你翅膀现在还没有硬,就嫌弃娘了。委屈的直掉泪,并放声哭。这时孩子发话了,说她小时候,我不管她,经常逼着她干活,还经常打骂她,对她怎么不好。说了很多很多,就在这时我明白了,这不是书上讲的生生世世的业力轮报吗?是我欠她的,现在回想起来是我不好,遇事应该向内找,孩子跟着我是受了很多罪,比别人家的孩子多吃了不少的苦。我是大法弟子,不应该委屈,应该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子。就这样一想,女儿突然笑着对我说:你在这哭吧,我可去睡觉了。然后什么事也没有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帮我又过了一关。

修炼是严肃的,不是儿戏,必须走好每一步你才能提高上来。我家里有本瑜伽美容的书,里边讲到双盘,我就学着做了几次,并在脸上按摩了几回。几天后,我的脸就皮肤过敏,肿得疼痛难忍,用手摸一下,直往下掉皮,难受时就象脸上有个蚂蚁窝,无数的蚂蚁在上边爬行,奇痒无比。遇到难时,我又动了人心,想想自己活的太累了,家庭的破裂、生活的艰辛、病痛的折磨,自己在这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一个同修也找不到。当时心里极其痛苦。

我向内找自己,是爱美之心出来了,是自己不正招来的麻烦,我坚决去掉它,灭掉它。这时就感到自己的脸不那么疼了,好象有人在自己的前额抓了一把,两腮向外凸,肿也消了不少,比以前好受多了。由于自己着急,每天都照镜子看一看脸怎么样了,执着心起来了,又看到女儿给她妹妹写的信,说自己如何命苦,现在既上学又得买菜做饭,累死了。人心又起来了,想去买药把脸擦一擦,好快一点儿好起来,减轻孩子的负担。买回药后被女儿发现了,她生气的说:你是什么大法弟子?你永远也修不成,还要吃药。我的心一沉,是呀,我是大法弟子吗?我怎么能这样做,这不是师父利用女儿的嘴在点化我吗?我马上把药从阳台上扔了出去,同时把这颗肮脏的心也扔掉了。到现在我也没用过一粒药。过后我教女儿炼功,就感到无数的法轮在给我调整身体,脸上好象有个假面具一下子被撕掉,整个脸舒服极了,我的脸好了。我跪在床上磕了几个头,感谢师父对弟子的救度。

后来自己严格要求自己,心性提高的同时,遇到难事自己也能处处向内找,每一次都能把关过好。记得零七年过年,家家户户都准备年货,我想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过年了,我要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子,把家打扫干净,买来肉和菜,让孩子们高高兴兴的过年。大年三十这天,考验又一次来了,我们娘仨正在吃年夜晚,电话响了,女儿接的电话,说她爸爸要来,高兴的和哥哥一起下楼去迎接,一家人就要团圆了,我心里也很高兴,想你总算还有良心,惦记着我和孩子。可是不一会儿,女儿都哭丧着脸回来了,進屋就跑到房间里关上门,放声大哭,随后儿子也抱着东西進来了。我正要关门问怎么回事,儿子说后边还有人。这时,我的前夫抱着一个孩子進来了(孩子是前夫和洗头房的小姐所生)。我当时一怔,但马上就把心放下了,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能够做好,见面就是我们的缘份。我顺手接过孩子抱着,并且给他下水饺,心里特别的平静,没有一点怨恨之心,眼里的泪水就象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流下来。我走向阳台,擦干净脸,心态平和的对他说:我是学了大法了,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教我怎样做人。如果今天我没有学大法,我不会这样对待你,我会立刻让你滚出去。今天不同了,是师父教我做一个好人,希望你以后也要做个好人。前夫走后,女儿也不哭了,高高兴兴的和哥哥看电视去了。我们全家又沐浴在佛光之中。

零七年孩子参加高考后,前夫就上门来找我,说孩子上学都住校,你回去吧。明着是赶我回家,那要在以前,我肯定不同意,多少年盼着進北京,家里左邻右舍都知道我们在北京生活了,前夫以前说给我在北京买一套楼房,可现在又赶我回家,自己的面子往哪里放?孩子也嫌我太傻了。可是这一次我没有动心,没有提出任何条件就回来了。回家后,返出人心,我就发正念铲除它。人世间人们可能认为我家庭破裂,被丈夫抛弃,觉得我什么也没得到,尽受罪,认为我生活的不幸福,但我却不这么想,我得到千年不遇的万年不遇的大法,我身心都受益,无病一身轻,我觉着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三、证实大法,救度世人

回家后,我和往日的同修又能在一起学法一起证实法,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了。每天我除了学法,做好三件事,事事向内修,严格要求自己,以法为师,发现问题,立刻改正,在讲真相救度世人中,我也曾出现过怕心。有一次,在同修家看到一个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光盘,怕心一下子出来了,同修给资料也不敢拿回家,发资料时,心里也不踏实,晚上回家做了一个梦,师父在梦里点化我,这一切都是假的。第二天,我赶快去同修家赔礼,承认错误,拿回了真相资料。夜里和同修一起发资料、挂条幅。有一次我们去挂条幅,条幅比较长,放矮了怕被弄下来,我和同修就想办法把条幅挂的高一些。我说踏着我的肩挂吧,可又担心自己腰椎不好,这一念一出,我马上发正念铲除它,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让同修踏着肩把条幅挂了上去。看到高高挂起的条幅,心里非常高兴。

随着正法進程的加快,面对面讲真相已是救度世人的有效方法。有时也会冒出不正的念头,有一次我和同修赶大集讲真相,没出门头就开始头疼,感觉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一点力气也没有,我想这是旧势力的干扰,它就是不想让我们去讲真相,我坚持否定它,灭掉它。来到大集上后另一个同修发正念,我就开始讲真相。有一位买菜的老人听了真相后很快做了三退,这时我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时间长了不安全,把自己放在了第一位。此时邻摊的一位农民也听到了真相,主动来到我跟前,要求给他也退了党吧。这时我才体会到众生多么需要了解真相得救。对照自己,我找出了私心,我马上发正念铲除这颗怕的私心,一路走来顺顺利利,有很多有缘人明白了真相。有时讲真相时也用人心来看众生,感觉这个人面善就对他讲,看上去这个人面凶,就绕着走,就是挑人讲。有一次,我去配钥匙,觉着配钥匙的中年人面目凶狠,就想放弃。又一想我怎么能这样对待世人,到眼前却不去救他呢?这能符合大法的要求吗?立刻调整心态,给他讲真相,他明白后,爽快的做了三退,并面带笑容的连声说谢谢。通过这几年的讲真相,使我去掉了很多私心,自己得到了真正的提高,也亲身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我们决不能被旧势力牵着走,要堂堂正正走好修炼的路。

我们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不能放松自己的修炼,如果稍一放松,邪恶马上就乘虚而入,明慧网上公布了早晨三点五十集体炼功后,我就放松自己,心想我也不上班,吃饭时间也自由,早上就不按时起床炼功,实际是懒惰之心起来了,想在被子里多睡一会。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自己盖着被子睡在一口水井旁,起来晒被子时,发现被子里面的棉絮全部都是黑糊糊的脏东西,醒后悟到,我被这黑糊糊的脏东西盖着,还不想起,还觉着很好,多么危险呀!自己还觉察不到,是“懒”这个脏东西障碍了自己。认识到后马上改正,按点起床炼功,解体了邪恶。

通过修炼,我收获的太多太多,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自己却付出的太少太少,千言万语无法表达师父的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