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难之中向内找 柳暗花明又一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十几年的修炼过程中,虽然也摔过跤,但每当到了关键时刻都是师父牵着我的手走过了那些坎坎坷坷,才使我走到了今天。今天我主要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在巨难中向内找的一点体会。

向内找是我们修炼过程中,面对各种魔难时修好自己的法宝;是师父多次讲法中反复向弟子们强调的;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严格遵照师尊要求去做的。往往都是身处突如其来的魔难时,就会出现束手无策,忘了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了,每当在这紧要关键时刻就需要我们理智、清醒的去反省自己,从法中找答案。

二零零八年新年前夕,当人们都忙着办年货、清扫卫生时,我们家门前来了十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其中只认识两人,是儿子很要好的同事。来人直接提出叫老伴(同修)出去商量个事。因为我们一直认为,他们和儿子在一起开公司,都是好朋友,没有半点戒备之心,老伴很自然的就随他们去了。这一去三个多小时也没回来,午饭也没吃,手机也联系不上,我有些着急了,难道还会有什么事?直到下午两点多,老伴才无精打采的回来了。一了解,方知被他们挟持到一个秘密地点去了。因为他们和儿子一起开的公司倒闭了,儿子不在,今天向他老父亲敲诈钱财来了。

老伴当时在那给搞懵了,在他们的威逼下,稀里糊涂的替儿子签了一个欠条:先回来交现金十万元,十天后,再交九十万元。我听老伴一讲,当时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呆了。怎么会这样呢?这真是无法无天了!当我回过神来时,告诉老伴,大法弟子的钱是用来做大法的事,决不许拿走一分钱,但未阻止住,还是被取走了十万元。我呆呆的坐在床上,就在想,我和老伴这一辈子在常人中都是敬业的佼佼者,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的,可这一下把老脸都给丢尽了。但静下心,再仔细分析事情发生的原因,他们和儿子之间的事于我们老俩口没有半点关系,退休十来年,在家从未参与过社会上的事情,今天发生这事纯属那些邪恶乱鬼在利用常人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可是怎么去抵制那一百万的欠条呢?再说即使变卖我所有的家产也凑不够这个数的三分之一呀,而且我和老伴及亲朋好友对常人的经济法律都是一窍不通。怎么办呢?

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我想到了平时互相配合的同修,找同修来切磋,帮助揭开这个谜团。同修了解事情的经过后,认为完全可以采用常人的法律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我们还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用常人法律解决常人挑起的事端是符合大法要求的,就这样去报警了。此后,这些人虽然没再来上门骚扰,但电话不断,恐吓、辱骂,并扬言“叫你全家过不好年”等等。每当这时我和老伴都是用祥和慈悲的心态,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来回应他们。

这件事发生后,同修在繁忙之中多次来安慰,帮助我二人从法上提高认识。与同修切磋之后,我的思路明晰了,对这突然发生的事件也越来越明白了。师父多次强调过:凡事都要先看自己,向内找是法宝。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和老伴开始找自己,首先共同想到了家中的收藏品,还有数枚银质的魔头纪念币,价值几千元,几年来一直没舍得处理,这时当机立断拿出来全砸了。

再静下心来继续向内找,发现自己竟有一大堆执著没有去。比如在常人中爱面子心很强,爱听好听的,当听到别人赞扬时美的不行,当听到不好听的会烦心,甚至还会找借口来掩盖。在日常生活中对钱的执著表现尤为突出,常在花钱上抠抠卡卡,买东西也跟常人讨价还价,挑挑拣拣,还想为子女多积攒点钱购房等等。对情的执著也很严重,放不下儿女之情,常被他们的情绪所带动,对老伴也执著,怕他跟不上正法進程而掉队。在吃的问题上爱吃这个,不爱吃那个也时有表现,常人中的事情没有执著不到的,我这样下去还能算个修炼人吗?难怪那段时间做资料打印机总是出故障,不是墨水堵了就是卡纸了,最后整部机器全瘫痪了。

看到自己这么多执着还没去,也很着急,心想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在法上提高上来,继续背法(背第二遍)、多发正念,每天除了四个点及原规定的内容外,每晚再加二至三次,清除我空间场和我对应的宇宙空间中那些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各种后天观念、执著心及色魔,就这样想它们死,清除操控儿子及同事朋友背后的一切邪恶乱鬼!决不允许旧势力利用这些世人对大法弟子犯罪!同时自己下大决心,在今后的日常生活中,在名利情的面前把所有的心放下,严格的按照一个修炼者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用法来衡量自己。

零八年正月初四趁拜年之际,十余名同修在我家开了一次法会。我将以上找出的各种执著全部曝光,让我空间场上的那些邪的不正的因素彻底清除出去。从那以后,我只要发现自己的言行不在法上,都会去找自己,立即归正。

家中发生这件事情后,在当地常人中也有些影响,有的好心人建议我们赶快回老家躲避一下吧。当还在犹豫期间,老伴梦中见到一个又黑又大的蚂蚱扑向他,当即就被他给捏死了。梦中还见到有人开了一辆大卡车把一棵高高大大枝叶茂盛的大树送来,并说栽在院内。醒后认识到:那些恶的有毒的东西已经被师父给清除了,我们的根还应该扎在这里,因为这里正法需要我们,周围的同修也需要我去相互协调,我决定哪里也不去,就在这做着正法中所要做的事。

也有人提议,应该起诉他们,把那十万元追回来。可是又一想这样做,那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在和常人争斗吗?这正是师父要求我们所要修去的名利心、争斗心,这也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最起码要做到的。再说那样做了,不就把他们给推出去了,使他们失去了得救的机会吗?而且我们是有师父在管、师父在给我们安排要走的路。所以我们在正法修炼中所遇到的任何事都要在法上去做,要以法为大,只要对正法有好处就去做,没好处就不能做。所以想到这里,我把这一切全都放弃了,顺其自然。

接下来的日子,当把这些心全放下来之后,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很微妙的变化,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些人不但没再来干扰,甚至竟有人打电话来讲:老爷子,我们了解到你人很好,我们也不想给你找麻烦,其实你儿子也给我们帮了很多忙等等。儿子儿媳一家人通过讲真相,也改变了以往对大法抵触的心态,不但同意做三退,还开始走近了大法。

今年夏天,法院审理了这个案件,并通知我们这起经济案与我们毫无关系,逼迫写的欠条全部作废。

有一天,我和老伴在我家的院门口偶然发现门两侧的凌霄花和石榴树叶上开了很多优昙婆罗花,其中一片凌霄花叶上开有五十多朵。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弟子,敦促弟子要勇猛精進,我当时一下子感到师父的慈悲,大法的洪大。自己决心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要更好的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救度!

这篇交流文章,我用了两整天两晚上用心写出来的。就在我完成初稿的当天晚上,我梦见师父来到了我们院内,我既高兴又激动,和老伴赶快把师父接到一个办公室里,突然想到应该让更多的人来拜见师父,老伴去通知他的熟人去了。当我要打电话时,脑中只记的我妹妹的电话号码,其它的都记不起来了,正准备跑回家找电话号码时,情急之中醒了。我坐在床上回味着刚才沐浴在佛恩浩荡的那一刻,一抬头见电子表的时针指在三点四十分上,参加全球集体晨炼的时间到了。我将这幸福的时刻,在该文的最后写出来与同修分享,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