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放下自我,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八日】与同修一起交流修炼心得,共享沐浴师恩浩荡的殊胜,无比幸福无比荣耀。我修炼十几年,每提高一步都浸透着师父的慈悲苦度与浩荡洪恩,在此我衷心的谢谢恩师!下面把我近期学会运用“向内找”的法宝,修自己、放下自我、走好最后的路的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去掉根本执着

自修炼以来,深知自己一直都不够精進,九九年“七•二零”前,忙于工作,忙于生意,很少参加集体学法,干了一些证实大法的事,以功利求圆满,由于对名的执着始终没修去,为此总是把自己看的老高,自以为是,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孤芳自赏。师父见我还想真修又实在悟不到,在梦中点化我。我当时还想:我一直很精進啊,师父为什么点悟我止步不前呢?当时也没悟出来,但知道一定是有更隐蔽、根子上的问题,就不断的学法。

当我再次打开《精進要旨》〈走向圆满〉时,简直吓了一跳,修炼十多年来,对别人的根本执着看得很清,始终没找到自己的根本执着。回顾着自己从小到大,骨子里追求的是出人头地,喜欢夸奖,喜欢出风头,事事争第一,居高临下,满脑子党文化。修炼后,我找到了人生目地,知道修炼是要达到更高境界直至圆满,但是没认识到这种对名的执著是自己的根本执著,一直把它带到修炼中,把干事当成修炼,把功利当成圆满的捷径,没好好修心,致使一路走来跟头把式。邪恶开始打压时,看不清邪恶的迫害实质,掺杂着人心证实法,为此被旧势力迫害离开大法,后又走入佛教。在被迫害期间,旧势力抓住我的执著放大,大造舆论说我如何坚定,如何英雄,我在满足名的同时被邪恶利用着,旧势力目地是用我的执著把我毁掉,我糊涂的认为自己修的高。慈悲的恩师不愿放弃我,把我唤回,我从新回到大法中,可是已被正法進程落下很远,本应该扎扎实实的修,稳下心来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却心如浮萍,找不到自我,左摇右晃走不稳。在遇到一些问题时法理不清,主意识不强。

师尊法中讲:“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精進要旨》〈修者忌〉)师父讲:“有的学员根本执著一直没去,这就是根本上是不是大法弟子的问题。”(《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我才知道已经走到了很危险的边缘。我突然明白了,从新走回大法修炼这几年,身体有几次险些被旧势力迫害,很长时间胳臂、腿疼,有一次被无形的大爪子抓進头里,我头麻木,身体动不了,心里喊师父、求师父保护,邪恶才退去。去年有一位同修下午被迫害成脑出血症状,夜里我也出现被迫害状态,两腿被压住不能动,还好我立刻警觉,求师父保护,发正念清除,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但迫害我的邪恶东西一直虎视眈眈,我稍有懈怠就来干扰,发正念效果也不是很好。原来是根本执着没去掉,看问题不在法上,根本不算大法弟子,邪恶才敢下手。

执著找到了,还要挖出根子。执著都是名利情派生出来的,根子都是私。要修成无我无私的新宇宙的佛道神,必须彻底铲除私的根子。正法已到最后的最后了,一切人心都该放下了。想一想悠悠岁月中,我们为得这个法,吃了多少苦,掉了多少次头,师尊把我们从地狱捞起洗净,为我们能返回去操了多少心,为我们承担了多少?这一点名利情还放不下吗?当我放下了根本执着,一切执著显而易见,随即解体。现在我不再心如浮萍,踏踏实实的做三件事,那个迫害我的东西也没了,我感到了自己这一段时间在升华。

二、找自己,消除与同修的间隔

由于一年前在如何对待有错同修和如何看待辅导站的问题上,与同修产生了分歧,我又很执著于自我,与意见不同的同修产生了间隔,不愿接触他们,特别是我与同修妹妹的间隔更大。当时我没在法上悟,还掺杂姐妹情,我不接受她的看法,语言很不平和,多次争吵,后来干脆不说话,少见面,心也远了。期间有同修不断和我交流,我也在学法中认识到自己看问题不在法上,间隔消除了一些,我们一起学法、切磋,一起讲真相,但心里总有一种东西,感到不贴心。我认为是她放不下自我,特别看到她和别的同修有说有笑,心里委屈一大堆,埋怨她不向内找,我长期误解着她。

当我找到自己的根本执着,悟到该放下自我的时候,她主动来找我,坦诚谈了心里话,原来我曾经跟同修讲过伤害她的话,加大了同修和她的间隔,同时加大我们之间的间隔。我为她能直言而高兴,可是当我真放下自我时又很难,不愿承认自己那个左右逢源的恶党文化思想被旧势力利用,使我想不起说过什么,让我很委屈。还顾虑同修都知道我说闲话,会怎么看我?这时我发现自己没放下自我,又向外找了,我就很圆滑的跟同修妹妹说;“我没说你坏话,但我也不能保证说的话都在法上,我们都要找一找,这是黑手烂鬼在抓住我们的漏洞间隔我们,我们不能承认间隔,不让它進入我们的空间场”。这一番话又把责任推到其他同修身上,把自己保护起来了,强调自己没说,那一定是同修传瞎话了,无意中又起到间隔作用,然后归结到旧势力那儿转移视线不向内找。

同修指出我还在证实自我,我还接受不了。我想起师父讲过遇到任何事情都要找自己的法,还是静下心来找了自己、剖析自己。我在常人中,多数人给我的评价是随和、谦恭、真诚,实际上我的后天观念使我有时很狡猾,嘴上服输、心里不服输,被人指责时极力辩解,这也是恶党文化“一贯正确”的表现。现在有时表现出来还很强,如:说话绕弯子,遮遮掩掩,随声附和,老好人,不接受意见,有同修指出自己不在法上时,总是辩解,我还有背后说人缺点的毛病。如,我说某同修是混事的,某同修造谣等,在后来接触中,我看到这些都是真修的好同修。在我俩矛盾中,我愿意和意见相同的同修说话,不修口,说过一些不符合修炼人的话,在她与同修间隔中,不是用法来看,而是用人的老好人,大抹子和稀泥,两面讨好,结果制造了间隔,给整体造成损失,还执迷不悟,被观念带动不愿改变,掩盖加掩盖,推卸责任。当我看到她放不下自我时,其实是我很放不下自我;看到她强烈时,正是自己有很强的东西,说别人缺点骨子里是为抬高自己,连个常人中的好人都算不上。

当我看到了我隐藏的那种狡猾,还在抱着人不放,心里很痛,很难过,就感觉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这时真正认识到是自己错了,我真诚向被伤害的包括被我在背后指责过的同修道歉,我把自己与大家拧劲的地方平复了,象乌云一样的间隔也散掉了,过去因分歧产生的那种派别心里溶化了,对谁也没有分别心了,曾心里一度很孤独的我又溶入整体,很温暖、很轻松、很亲切。现在感觉自己真正是整体的一粒子。

我体会在修炼的路上走的不稳,就是学法修心不够,特别是参加集体学法较少。邪恶打压前,我工作忙有生意很少去学法点学法,后来因家庭关过不去,走不出来,经常处于独修状态。其实都是求安逸之心和怕心。后来我意识到自己学法经常心不净,每天忙里忙外没时间学,时间长了学法少炼功懒惰,心性提高慢,跟不上正法進程。就参加每周一次集体学法,同修提示让我上学法点,我也没悟到,总是说父母需要照顾,还要给他们读法,实际我有一颗怕休息时间少的求安逸心,同时对父母亲情较浓放不下,又怕孩子没人管,家人不支持,甘愿受干扰。

今年“五•一三”时,看到同修交流的都是如何向内找,圆容整体,放下人心证实法的问题,我悟到参加集体学法就是否定旧势力的迫害,走师父安排的路,这也是师父给我们以及后人留下的修炼的路,是整体升华的环境,通过集体学法互相切磋,容易发现执着修去人心,跟上正法進程。我决心放下自我,放下对情和安逸的执着,走到集体中来,与正在找集体学法的同修组成学法小组,每天中午休息时间学法。几个月来我们都有所升华,我克服了午睡的习惯,自学时坐姿不端正,手摸这摸那,一会喝水,一会思想溜号,集体学法能做到端坐学法,敬师敬法,学法时心静,悟到很多法理,讲真相互相促進,有新突破,炼功不懈怠了。丈夫由不支持到支持我每天学法,有时我给亲朋真相资料时还帮着说。我的心性提高了,环境也变了。

三、手机短信讲真相救众生

通过学师父近期讲法,我更增强了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感,讲真相救众生是我们的史前大愿,救人是第一位的。去年年底,我也参加到手机短信讲真相的项目中来了,十个月来,我体会这是讲真相的好方法,也是修自己的过程。如一开始拿起手机手颤心跳,心里有一种无形压力,很紧张,发二十条回来就腿发软,我知道自己还有怕心,正念清除,以后发短信前就先发正念,慢慢的心里越来越镇静,感觉每一个字都是发向另外空间邪恶的利剑。

我一般给网上曝光的迫害者发,开始时上网一见迫害实例对迫害者就产生恨,所发出的短信带有对抗性,都是警告之词,因为言词不善再加恨心,效果不好,回来的短信都是骂我的,抵触的,凡收到这样短信,我就继续发,直到不回为止。同修就很少遇到这样情况,同修指出我不慈悲,我也悟到了我发短信时还有很强的争斗心。就调整心态,首先把他们当成众生,用平和的语言劝善,再遇不听的或骂人的心里不生气,再给他回真相短信,让他知道我是真心为他好。感到慈悲心越来越大,也很少收到骂人的短信。有一名甘肃公安人员和一名河北国保大队分队长,将别人发给他的真相短信发给我,内容很好,让我转发。有的参与迫害的公安人员收到的短信多了,不想再参与迫害了,一位公安局长和一位监狱长曾回短信说,“我已辞职不再干了,现任是谁谁”。真是“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发短信是救人、制止迫害的好形式,无论天南海北,无论对什么人都可讲真相,费用低,省时间,就象面对面讲。最近我也学会了打语音电话,效果也很好,一位城管干部接到电话很兴奋,把电话让身边几个人听,边听边说“法轮功、法轮功……”,一名党校校长接到电话,叫妻子也来听,一直听完也不放下。也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单位领导,接到电话很害怕,不愿听不敢听。过去凡遇到不愿听真相的,总想推给海外同修,现在体会到海外同修打电话讲真相的不容易,海内海外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就要在讲真相中发挥各自的优势,多救人。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师父的法讲的越来越明了,历史上我们吃过无数的苦,也有过荣耀和辉煌,我们更明白了我们的历史大任、曾经的誓约,还有什么执着放不下呢?我一定走好最后的路,修好自己,无愧于师父给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荣耀。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

以上如有不符合法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