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始用手机打录音真相电话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一天我到同修家,同修拿出手机,告诉我如何打真相录音电话救众生,我被同修的智慧善引所带动。第二天,又一同修来我家,也告诉我手机打真相电话的事。

过后我就想,一同修住在东面,一同修住在西面,都告诉我了,这是师父的安排,我做,要把钱用到救众生上。于是,我向同修要手机,同修帮我送来了。

一天晚上,我到外面去打真相录音电话(为了安全)。有时是空号,有时打通了,对方马上挂断;有的听几句,有的没听完;我又打,并且发正念,清理对应空间场,加持录音真相救度有缘人,叫对方听完,明白真相。打着打着,有一通电话对方听到第三遍还在听。

本周的星期六,我给一位现在在教育界任职的初中同学打电话,我选“西班牙诉江案”这一项,她静静的听着,我也静静的听着,她听真相,我听她的反应。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法轮功是反动的,你听那干嘛?”同学说:“我再听一会儿”,接着又是那个男人的声音:“这么说来,法轮功是好的。”听着听着,一直听到第二遍要完了才挂机。我在心里说:这回你接受真相了,并且身边的人也明白真相了。

谈起我和这名同学,还有一节插曲:我住乡下,她住城里,我们二十五年没有联系,我常想:我们曾经是知己,我有幸修大法,她也修大法了吗?听到真相了吗?

一次看似偶然、实则不是偶然的机会,她托一位生意人捎来了电话号码。我马上打过去,谈话中,我断定她还未修炼,于是决定進城告诉她真相。就在我十分高兴的和她见面并掏出真相资料给她时,万没想到她竟拒绝,怎么说都不敢要,说单位查的紧,不想接触。我当时一筹莫展。但我没放弃,我想通过其它渠道让她知道真相。

回忆起在学校时,她曾经告诉我:文革时,她爷爷因一张有关国民党的什么证放在书里,被中共发现,一家人被下放到乡下——我住的村子,她家三代人住一间破旧的小屋。她兄弟姐妹读书成绩好,学校老师要她的兄弟姐妹们参加中共的共青团、少先队组织,结果,他们一个都不参加。几十年过去了,今日她还是心有余悸。她听真相电话时,她的心我能想象的到。我感悟到:有了手机打录音真相电话,能把救众生的事做的更完善。

我想让身边的同修也参与進来,共同精進。一天中午,我带同修甲一起出去打电话。回来时,甲告诉我,跟我在一起打那么久的电话,她一点都不怕,她想凑钱买手机。

又有一天晚上,我跟同修乙出去。乙开电动车,我打电话,耳线我们各听一边。我们停下来打了一阵电话,一边打一边发正念。其中一个电话题目也是有关西班牙诉江案的,对方听一会儿,放起小声的音响,乙说,可能是多人在听,听到第五遍还在听。乙说以后还要和我出来打电话。

这次,在网上看到同修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我把电话号码打印出来,跟同修丙(他也用手机打真相电话)当晚出来,丙带上微型手电,他念号码,我来打,也是打“西班牙”这一条,对方手机关机或没听的,我们就打到对方在派出所的电话,派出所的人也听一会儿。我们这里发正念,打电话,配合营救同修,震慑邪恶。

在做的过程中,我们迈出了一步,也知道更需要走好下一步,如,改串号,发短信等。写出来,希望有更多的同修也来做,使用手机讲真相救众生。

注:安全使用方法请见:《手机拨打真相录音电话技术手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