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根本执着,突破“间隔”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得法十多年了,伴随着正法在人间的推進,一路风雨,一路坎坷。细细想来,在此之前,竟是自责、内疚多于其它修炼中正念的感受。在很多次的交流中,不断有同修鼓励,要我写文章,把自己在修炼中的体会作为交流的形式写出来。但除了新闻性质的稿件之外,比如报道同修被迫害的内容,距离上一次给明慧写文章,因为自己的执着,一拖已有几年了。执着于自己修得不够好,认为修得不好,写出来的东西带着修得不好的因素并公开发表的话就形同污染,等等,没有去突破旧势力安排的另一种“间隔”,其实是修炼中不精進的表现。

后来,我才知道,在写文章方面障碍着自己的,原来是执着于“自我”,是自己的根本执着在障碍着自己。在明白的一瞬间,内心深处从新升起对大法威严的全新理解,感到在此之前的自己完全没有修过一样。先前的理解与体会,在找到自己根本执着的时候显得是多么的肤浅。在这样的状态中,连续好几天,看什么都想流泪。

二零零七年因为邪恶的绑架,运作中的公司受到严重损害,为追回公司的营利款项,進行了一场官司。庭审中,昔日的合作伙伴在利益面前不惜落井下石出示了伪造的假证据。当时由于觉的很意外,自己比较激动。今天的人,在利益诱惑面前,可以使道义变得一钱不值。在向内找的过程中,人的丑恶如一面镜子警醒着自己,我对出示假证据的对方突然萌生出一份难言的怜悯,内心深处一下子没有了人的怨恨,没有了人的承受不公的心情。我从中认识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每一念,其实在不同的时期都存在着很不纯净的因素,出发点都是为私的。这便是我根本的执着,连为别人的好也是以自我为出发点的。那几天,身边的同修笑着说,你怎么好象变了另一个人似的,其中一位同修说,我看到你剥掉了一层人的坚硬的壳。当我找到自己的根本执着的时候,也就是写这篇文章前两个星期,提供假证据的人从香港打电话回来,他主动说,那些事他不再参与,那些证据全部都是假的。

从中我体悟到,写文章是正法修炼的另一种重要形式,过程中必须不断突破间隔、放下自我,文章才能写好。

我感到自己决心突破这种障碍的时候,突然感到一种无形的使命感,为了写好文章,努力以法衡量并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也是对法负责的体现,不断感受到修成的一面在窒息着另外空间压進来的各种不好的因素。这种比较先前的精進状态,好象又回到了在魔难闯关时作为大法弟子达到了标准时的正念感受,是自己决心以写文章来突破“间隔”的一念带来的,也是作为大法中的一员真正发自内心溶入整体進行配合与协调的一念生成的。

我曾被非法关入劳教所、看守所,当时通过与家人写信的方式,感动过很多警察、家人、朋友及同事。用这种无声的方式,将能让众生明白真相的美好因素浓缩在一封封的家信中,因为我知道这时候的通信、这种形式的通信内容是被例行程序而公开的。二零零零年初期,被恶警非法劳教,我在劳教所写出的信引起了其中一名狱警的注意。他说他很感动,并专门私自约我出来,意犹未尽的与我聊他内心的私事,谈话中我知道他的心结在哪里,因此知道自己信中的内容为什么能触动他。后来,他在暗中不同于其他恶警,对劳教中的同修在生活上多了一些照顾,有些事情的处理也表现出了他的善意。通过这件事,我知道了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是带有能量的,在哪里都可以通过展现大法弟子美好的一面来善解不正的生命,从而达到清除邪恶与救度众生的目地。

二零零七年,我给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妻子写信,只谈家事与往事。其中的一封信被同事指定要收藏,她说看完我给妻子的信后,她流下了眼泪:为什么恶警要在法轮功问题上迫害如此善良恩爱的夫妻?妻子回来后,我才知道,我的信在当时的看守所从管教到其他羁押人员都是抢着阅看的。看守所的管教每次看完我的信后就转给我妻子,也是感触很多,说你们法轮功在夫妻感情上的处理是那么感人!通过这种形式,我妻子在看守所几乎把同仓的监犯都三退了,也有不少人从中得法,并在后来成了坚定的大法弟子。在看守所,有一个因吸毒被关押的人释放前哭着说舍不得离开我妻子,生怕一回到常人社会又会因为控制不住自己而堕落变坏。后来,也就是这名前吸毒人员将看守所三退人员的名单及其它重要信息(外面的大法弟子配合看守所里面发正念)写在纸上藏在身上带了出来。

旧势力就是要对大法弟子進行“间隔”,空间区域、经济、能力、迫害信息等方面都无不体现着这种偿还不尽的罪恶的安排。师父在不同时期的讲法中,也多次强调大法弟子要集体学法,我个人体悟集体学法的重要性,很可能也正是师父留给我们突破旧势力间隔的最好的法宝。

同修啊,发挥我们各自的能力吧,将我们在修炼中救度众生过程中的体会写出来,好的可以参照,从而少走弯路,只要基点是为了交流提高而不是为了鼓吹自己,我想这也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需要。

以上是自己关于突破“间隔”共同提高的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