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上认识法、整体提高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我想把前一段时间同修们的认识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以期共同提高。

一、从法上认识法

最近最大的变化就是,否定旧势力这方面的认识较原来清晰了。现在回头一看,原来做的许多事情,都是在旧势力的圈圈中打转转,当时觉的在法上,可是过后又觉的还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中。比如,同修丽(化名)被邪恶绑架后,同修们听到消息后,说什么的都有:她那种状态,不出事才怪呢;她不象个修炼人,整天神神叨叨的;她听不進别人的意见,谁也没办法,等等。也有的这样认为:让其遭受点痛苦,也许会惊醒她,也许是师父用这种办法来点悟一下。当我们静下心来再看这个问题时,感觉不对头,这不是和邪恶站在一起迫害同修吗?这场迫害本来就是强加给我们的,师父不承认,我们也不承认。悟到此,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同修表现的再怎么不好,有师在,有法在,有法的标准衡量,用不着旧势力来安排这一切。她做的再不好,她还在修大法,就有师父在管。我们做的不好,会从法中归正。

从自己的一思一念上归正,改变自己变异的观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我们体会到了会学法,学好法是多么的重要。我们感到以前学法太少了,心中那么渴望学法,在这样的心态下,再学法时,几乎是每句法都是点给自己的,这在以前是没有的。每一句法都有一层内涵,指导着自己的言行,感到来源于法中的玄妙与力量。

同修们特别注重在否定旧势力安排这方面的交流,最大的体悟是以前交流时都是谈自己在这件事上的看法,自己感觉这样做对,那样做不对,用自己的观念衡量一切。现在交流的时候,是这样交流的:这一件事,法上是怎样说的,师父怎样讲的,同修们依照师父的法,从不同角度、不同方面来看发生的事情,应该怎样做。同修们争吵的少了,场也祥和了,都能在法上认识了,都感到这样切磋交流很好。

在此举一个小例子。我们市区出现病业的同修不少,在这方面正念闯过来的很少。不管同修们怎样帮着发正念,轮流陪伴她们一起学法,结果也不尽人意。迷茫中,在对待病业同修的问题上,分歧也很大。有的同修说:师父说“学法修炼是个人的事”(《精進要旨二》〈路〉),谁也代替不了,“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你自己求的谁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谁都不管”(《转法轮》)。也有的同修说: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有的同修说,层次不到,在她自己这个层次中悟,怎么做都不错,她想上医院谁也不要拦她,她没有那么高的层次,你想让她正念闯关,她做不到,这是强为,她想上医院我们就帮她发正念。有的同修说,师父说:“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后来,我们在法上切磋交流:我们现在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的责任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一切影响众生得救的都将被彻底清除。一个大法弟子在世,就多了很大的力量去救度众生,而旧势力非要干它们所要的。我们是修炼人,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就得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即使一时做不到,也得用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师父从来没有给老弟子安排个人修炼的关,全部转到救度众生上来了。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全盘否定。我们就是用正念对待,我们维护的是法,不管哪个同修,邪恶迫害她,就是迫害我,从我这儿绝不允许。同修一时没有正念,可是我们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在法上的认识都提高上来了,同修们都知道了自己的责任。如果一个同修被迫害离世,将有多少众生得不到救度,讲真相会增加多大难度,为了救这一方众生,我们一起走过这一关。

法理清晰了,我们明白了法理,病业中的同修整体上都在好转,有的简直就是奇迹,多少日子已经下不来床的同修,在同修们整体配合下,坐在椅子上炼一遍动功后,肿胀的很粗的腿小了一圈,大法太神奇了,太伟大了。

二、整体配合

零九年八月底,有消息说恶党中央要来督查组,专为迫害法轮功而来,同修们听到此消息后,不象以往藏书、躲避、心如浮萍,大有迫害来临之势,而是从法上认识,认识到这是一个除恶的机会;已经来了的,彻底销毁,还没来的原地解体。我们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我们人人都从内心发出了强大的一念,彻底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魔、烂鬼、黑手、共产邪灵。

同修们都从法上认识到了,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执着结果的心,一如既往的发正念,做好三件事,谁也没有被这件事带动,没有被迫害的概念,只有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我们接到的信息是不隔夜,必须当天传到,同修们意识到整体的概念,各负其责。那天晚上,同修们就近三三两两的在一起学法、发正念、那种配合的默契,整体的凝聚力,没有人询问结果:督查组走了与否。几天后,听同修无意中谈到,中央的督查组第二天就溜掉了(本来说住下,等十一后再离开)。

这一次体现出了同修们的认识都在法上的巨大威力。有了这一次,同修们都有一个共同认识,当我们做不成一件事情的时候一定是没有形成一个整体。所以后来就特别注重从整体这一角度切磋,消除间隔,心系法上,整体必会形成,证实法的事一定能成。

后来又遇到一件事。一个同修甲被邪恶绑架,由于承受不住又说出了乙同修,结果导致乙同修被绑架。甲出来后,同修们对其行为不齿,鄙视她,看不起她,到谁家去都不让去。结果让邪恶钻了空子,十一前单位找甲同修签字,问还炼不炼。甲同修意识到不能配合邪恶,这个字决不能签,那一次做错了,这次一定要做好。同修来交流,我们意识到这不是同修甲自己的事,是我们整体有漏了。师父说连特务都度,何况我们的同修,在修炼路上摔了一跤,我们要慈悲对待,宽容同修。她的事就是你的事,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共同闯过这一关。认识到这一点,我们从法上交流,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这一切,一切有师父安排,堂堂正正的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不躲、不藏、不怕、正确面对。

在法理上清晰了,甲同修给她单位保卫科长写了一封真相信,告诉他这样做对他不好,大法是怎么回事;然后又找单位党委书记讲真相,并给其做了三退。我们又和其他同修交流,同修们都从法上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认识上来了,邪恶的阴谋破产了,签字之事不了了之。众生得救了,邪恶解体了,同修们心性提高了。从中我们体会到,有师在,有法在,没有办不成的事。

在此写出这些,仅在抛砖引玉,希望我们在法上更加成熟,也希望我们尽快形成更大的整体,在最后的修炼路上走的更好,配合的更默契,协调的更好,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