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的走好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我是在一九九七年的秋天,得到一张市图书馆二楼师父讲法录像的门票,当时觉得讲的太好了,知识面特别广,理讲得特别透。过了些日子,听说人民影院又有师尊讲法录像,我又去听。当时去的人特别多,走廊上,过道上全部坐满了人,录像开始放映,没有一点别的声音,这次对我震动很大。从此,我走上了修炼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各单位、小区住所让交书并登记姓名,有一天我下班回家,走到院门口时,有人在传达室通知,“炼过法轮功的,把书都交到老干部活动室。”和我一块走的一个同修就问我:“你交不交?”当时我非常坚定的说:“我请书时,也没用他们一分钱,凭什么交给他们?我又不归他们管。”当时就凭着对大法坚定的一念,我平稳的走了过来。

在我们三个小家庭的家族中就有五个大法弟子和两个小弟子在修炼,我们就是一个修炼的整体。修炼使我们用修炼人“无私无我”的善感动着家人,和睦相处,让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使家人一如既往的支持大法、维护大法。

开始张贴真相资料时,我就在大街上做。有一次吃完晚饭,没修炼的父子俩和我一块儿出去贴,到农行大门口的墙上,丈夫说“贴”,我走到台阶上去贴。这时从对面过来两个大小伙子,看到我丈夫和儿子叉着腰站在马路牙子上,吓得躲進一条小胡同都不敢出来。直到我贴完,丈夫说“撤”,我们过了马路,回头看时,他们才探头探脑的出来跑了。

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就这样,我从不会做到慢慢的摸索,象明慧网上同修谈到的讲真相的方法,我都会用心的做好每一件事。

在“三退”开始后,我和同修家人首先从亲戚做起,又去农村老家,找所有能联系上的亲戚。到农村后亲戚去看我们时,是進一个门三退一个,在退党五百万以前全部退出了邪党。我又在邻居、朋友、同事中,凡是认识的人,我都以自身的修炼经历见证着大法的美好,使更多的人得救,直到二零零五年退休。

退休后,我有了充裕的时间,在师尊的呵护,家人的支持下建起了资料点。二零零八年夏天,我认识了一位懂技术同修。在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平平稳稳修得很好,坚定的在走师尊安排的正法路。在与这位同修的结识中,我心中就象敞开一扇窗一样让我看到自己心中隐藏至深的连自己都难以发现的执着,如显示心、争斗心、好胜心,尤其是固执、清高的观念牢牢的封闭着我,当同修给我指出:“该扩大容量了”的时候,我才猛然醒悟。我开始剜心透骨的一点点的找我心中隐藏着的执著心。当真要放下的时候,就加大了魔难,旧势力因素也不断的干扰。那几天,思想中冒出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什么也不想干了,就想停下来,我感觉自己就象从高空中急速的往下坠,精神就象垮了一样。

同修看到后鼓励我:“振作起来,放下一切执着,就走师尊安排的路。”

我通过静静的学法,开始慢慢平静下来。回顾走过的正法修炼路,我悟到表面平平稳稳的修炼过程与心中坚定的信念是分不开的,我感到我根本没有可浪费的时间,我要用一切时间去救人,当正念强时,魔难一下子就过去了。
通过这次经历,师尊又开启了我的智慧,在发信讲真相的过程中,由广泛的发《明慧周报》及各种真相资料,到有针对性的对不同人群的一人一信,收到了显著的效果。

零九年四月初八的前几天,听到我地区一单位张贴了污蔑大法图片展版,危害众生。我和同修紧急切磋,同修决定前去清除。这时接到告知某省长要来市内检查,单位增加了值班人员,给清除带来不安全隐患。当时我就想为什么一想要清除什么就乱起来了哪?一定是另外空间邪恶害怕来干扰,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清除它呢?不就是救度众生吗?我请师父加持,我发信让他们自己拿下来,也是给他们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

我静下心来学法,根据掌握的情况设身处地的站在救度他们的基点上开始写信,这也是我第一次针对每个人的具体情况讲真相发信件。从他(她)的家庭讲到他(她)的将来以及利弊关系,在写信当中,我真的感到了大法的慈悲和救度众生责任的重大;过程中也有对同修安全的牵挂。

写好信后,我买了最好的有奖信卡,认认真真的求师父加持后发出。一个星期后接到消息,污蔑图片展板全部干净的撤掉了。我站在师父法像前含着眼泪,感谢师父的鼓励。从救人这件事的基点上,我尽力做到发出的每一封信都能起到打动人心中善的一面,从而救度他的作用。看到明慧“三八九”期《营救效果天壤之别,善念铲除邪恶》一文,对我写信讲真相又有了新的借鉴。

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感谢带我第一次走出来到农村讲真相的同修,也感谢在正法修炼路上鼓励帮助我的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