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 恢复造血功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七日】这是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的故事。一九九四年,我刚生下孩子不久,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一、造血功能坏死

孩子刚满月后不久的一天,我突然得了重感冒,多方医治也不见好转。不久后,我发现我的手臂、两腿都出现了红色的血点,去医院诊治,医生告诉我,我得的是过敏性紫癜。

医治了几年也不见好转,红血球和血小板越来越少,白血球却高达十五至十六万,医生告诉我说:“你的造血功能已经坏死,只有住院做换血治疗。”我问医生这样的治疗大约需要多少钱?医生告诉我最起码也需要十几万。对于我这样一个生活在农村,仅靠丈夫在开湖时打鱼为生的家庭,这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再加上这些年不断的往大大小小的医院跑,家里已经是一贫如洗。

我对医生说了我的经济情况,医生说:“那你能换多少就换多少吧!”家里拿出了仅有的八百元钱给我换来了一小袋血浆,这边红色的鲜血输进去,那边抽出的是黑色的坏血。就这样连看带拖,一病就是五、六年,病越来越重,身体越来越差,虚弱到生活都已经不能自理,丈夫又要照顾孩子又要照顾我,为了能有钱给我换血,他经常背着我去卖自己的血。

看着丈夫背着我在医院里上上下下求医的瘦弱的身体,我的心真是痛彻肺腑啊!我动了轻生的念头,趁着丈夫不在家时,我吞过安眠药,割腕自杀过,可是老天却垂怜我这微薄的生命,每次都被家人发现后,救下了。

有病乱投医,在朋友的介绍下,我认识了一个气功师,跟着他学练气功,以求能以气功这样的方式治好我的病。可是,练了很长的时间,也没有能使我的身体有什么改善,我依然只能天天躺在床上等死。

二、大法修炼 重回健康

一九九九年初的一天,我们村的李大妈来看我。李大妈原来中风后瘫痪了十几年,她来看我,我很诧异,她怎么还能来看我?我见她手里拿着一本书。李大妈来对我说:“我在修炼法轮功,感觉太好了!你先好好读读这本《转法轮》,看明白了以后和我们一起炼功,只要心诚,一定会有奇迹发生的。”

看着李大妈身体的转变,我在心里还是半信半疑,心想我又不是没有练过气功,可我还不是这个样,我连床都下不了,还炼什么功啊?可是人家李大妈一片好意我不能辜负了啊,就点头答应了,反正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当我打开书的扉页,师父的照片那么慈祥的看着我!一股力量支撑着我认真的读完了一遍《转法轮》,读完后只是感觉到这本书写的太好了。就又接着读第二遍、第三遍,当我读完第三遍《转法轮》的时候,奇迹在我的身上出现了!

我连拉带吐,持续了一个星期,吐出和拉出的都是黑色的血块样的东西。因为认真的读了三遍《转法轮》,明白了法理,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了。

我的身体一天天在好转,到我可以在床沿上坐起来的时候,我照着《大圆满法》的图片开始学炼动功,我在心里想着我要信师信法,做一个真正修炼法轮功的师父的弟子。一天晚上刚要入睡时,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狐狸的头,仔细一看,身体却是那个教我练过气功的人的身体,我大声的叫着:“师父,快来救救我!”那个狐狸头就不见了。我知道这是干扰,我一定要排除它。

同修们听说了我的情况,炼功时围成了一个圈,让我坐在中间,同修给我纠正动作时摸到我的手,炎炎夏日我的手却是冰凉的,我自己感觉到一个东西从我的背后离开了身体。从那以后,我的身体一天好似一天,我不仅可以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在家里也可以帮助丈夫料理家务,照顾孩子了。

半年后,家人带我去到医院复查,我的血液检查都正常了,就连原先身上的五,六种疾病也都不翼而飞了。就连医生也觉得不可思议!

我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我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流淌:“师父啊!我知道是您替弟子承受了许多,是您把我从地狱里拉出洗净,是您把我从死神那里抢了回来,弟子的感激之情无以言报啊!”

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面开始了。我刚才得法,学法还不深,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诬蔑和打压下不敢再炼了。不久,我的各种疾病又都复发了,花了冤枉钱却治不好我的病。看我不悟,精進实修的同修拿来了真相资料给我看,让我明白了中共对法轮大法的诬蔑就是对众生最大的迫害,我们唯有向众生讲清真相,才能让受欺骗的善良的人们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

又走回了修炼的我,身体又一天天的健康了起来。明白了真相,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的我,已将自己的生命溶入在大法中,无论在亲朋好友中,还是在工作的环境中,每一个送到我面前的有缘人,我都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他们“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许多明白了真相的有缘人都做了“三退”,为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