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所说真实不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在这里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与岳父在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初的神奇事例。

戒酒的故事

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我爱好气功,潜心研究过周易,能用周易预测人与事。但由此又生出了很多不得其解的问题,如:为什么一个人一个命?一个人的一生,甚至整个社会的发展,都是在按事先安排好了的在进行,那么冥冥之中又是谁安排了这一切呢?周易预测方面的书上又说和尚的命运是测不准的,是改变的,这又是为什么呢?等等等等。

一九九七年正月初五,我回家看望父母。隔壁邻居是炼法轮功的,看我父母身体很不好,向我父母推荐“法轮功”,并送来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当时无事可干的我便拿起书来翻看,这一看便被吸引住了,因为书中解答了我很多困惑不解的问题。后来的几天,我跑了多个书店想买书,却没买到。

正月初十去姐姐家吃饭,父母这时已开始修炼,听到我说想看法轮功的书,想修炼,便为我请来了全套大法书籍。接过书我便如饥似渴的看起来。晚上吃饭前,刚刚开始修炼的母亲便对我讲:“要修炼就不能吸烟不能喝酒。”不能吸烟不能喝酒?当时便把我障碍住了。我在单位是个中层干部,经常要应酬,一天吸一包烟不止,要不吸烟不喝酒这似乎做不到。这时菜已上桌,姐姐叫我们就坐。姐夫在每人面前放上酒杯,望着放好的酒杯,我心里想:这不喝酒能行吗?

姐夫刚拿着酒瓶从厨房内走到门口,姐姐叫他将灶台上的锅拿一下,姐夫随手将酒瓶一放。等再出来时,酒瓶找不到了。姐姐帮着找,几个孩子帮着找,怎么也找不到。姐姐急了说:你到底把酒放哪了?姐夫说:“真怪!我就随手放在门口的,怎么就不见了呢?”姐姐说:找不到就出去再买一瓶去。看着眼前的一切,刚刚才学法的我想:这是不是就是书上说的师父法身点化呢?我赶紧说我正好不想喝酒,我饿了,我还是吃饭吧,说着我自己盛了饭吃了起来。

等刚吃完饭,姐姐便叫了起来:看着酒瓶不在那吗?顺着姐姐所指大家看去,酒瓶就在厨房的门边,坐在饭桌边的人都能看见。可当时大家怎么就是看不见呢?这一下让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让我见证了书上说的“佛性一出,觉者们就可以帮他” 。因为我看书后动了想修炼的心,这就是佛性出来了,但师父又见我对烟酒还有放不下的心,就通过这种方式来点化我,从此我坚定的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真假重在悟

我修炼后妻子和岳母也得法。岳父见我们修炼后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认为这个功法不错,也向别人介绍,但他自己对修炼、对神佛却不能相信。

一天我们在岳父家炼功,岳父坐在旁边看我们炼。他的天目突然开了,看到挂在墙上的师父法像金光闪闪、光芒万丈,并且法像上师父的眼睛还在动。这下岳父大为震撼,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

修炼后岳父的悟性不高,一次过病业关没过去,但却印证了师父的一段法。事情是这样的:

岳父修炼不久便开始消业,表现是肝部很痛,在家里痛的很厉害的时候,完全忘记了这是在清理身体,想找我和他儿子来送他上医院,可怎么也找不到我俩的电话号码。便想找隔壁的邻居送他上医院。等敲开了邻居的门,邻居问他有什么事时,他却突然一点也不痛了,一切“病”状完全消失。他感到很奇怪,便说只是想找对方聊聊天。邻居来他家时他精神很好,俩人聊了很长一段时间。等邻居回家刚一关门,他立刻就又疼痛难忍。面对师父如此明显的点化,他却不悟,忍着痛自己上医院去了。

到医院彩超检查,说是胆总管被结石堵住了,从表面看皮肤发黄也是胆总管堵住的表现,要开刀。这时岳父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常人,便同意了开刀。开刀那天,打麻药的是一位主任药师。就象《转法轮》上说的“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进去”一样,医生给他连打了七针也没能打进去,医生连说:真怪,一辈子没碰上这样的事。

急得没办法的主任药师只好对我岳父说:我再打一次,如果还打不进去,我就只能给你做全身麻醉了。我岳父还是不能悟到怎么回事,点头同意了。结果第八针打进去了。开刀后医生对岳父说你的病情很特殊,结石不多,不足以堵住胆管,不至于皮肤那样黄,也不至于那样痛。这是怎么回事呢?这也正说明岳父当时病痛不是真正的病,而是消业所至。如果岳父当时能够承受一点表面的痛,那个业力、那个病灶就能消掉。多少绝症病人因为有修炼的心,病症都好了。

《转法轮》中说“有一个问题要说清,一般的气功治病和医院治病,就是把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的难往后推移了,推到后半生或以后去了,业力根本没有动。”由于业没消去,岳父的肝部以后又出现了很严重的病业状。

我写出得法初期的故事,望对刚得法或看过法还没走进修炼之门的有缘人有所启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