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把慈悲洒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九日】我在一个私企工作,老板是同修。工作所在企业是刚开业几年的服务性行业,从上到下的管理人员都是外行。刚刚开业的时候,由于人员流动性大,又都不懂管理,经济效益又受自然条件制约,我的心跟着浮上浮下,扯来拽去。觉得大法弟子的企业应该效益是最好的才对,我就在怎样使企业盈利问题上用了很大的心。最后提议请同修管理,老板同修和总经理也很认同。

一、学会无条件向内找

从这个企业开业,我就在这里工作,老板同修很信任我,员工们也都非常尊重我,总经理又很支持我修炼,我觉得自己的阅历及工作经验还是能跟上现代管理模式的,内心深处有一种优越感。同时,潜在有一种微妙的感觉:我和别人不一样,因为老板是同修。因此,经常对一些事情有看法,觉得应该发表意见,认为这是自己的责任。

因为我在法理上不清晰,认为修炼人一切都应该是最好的,企业也应该赚大钱,完全忽视了修炼因素在里面,把修炼和常人的工作搅在了一起,结果使很多事情并不象想的那样。同修来管理后,换上了一批新人,被赶走的人意见非常大。周围同事开始制造矛盾,诬陷管理同修,想把管理同修挤走。这时,我没有在法理上认识,完全用了一种人维护人的心态做事,和办公室的两个常人搞起矛盾来。心想,这些常人太恶,无非是想撵走管理同修这些人,怎么不明着说,为什么用一些恶劣的手段?整同修不和整我一样吗?同修怎么会做那种事?

那些日子,几乎一進屋就见她俩扒着耳朵嘀咕,坐在一个办公室里,别扭极了。一天,有人还告诉我说:她俩给总经理打电话,告我工作不负责,说是她俩一遍又一遍提醒我做一件事,我故意就是不听、不办。总经理让她俩扣我工资。我一听气的够呛,实在按捺不住,我就给总经理打电话,解释清楚!

特别是办公室那两个常人其中还有一个是我介绍去的,我还把管理的位置让给了她,她怎么这样?我想不明白她们为什么会这么做?我委屈的不行,又给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同修打电话,向她哭诉我所遇到的这些委屈事,同修在电话那边呵呵乐着问我:这件事你有没有?我回答:没有。她说:没有就是不存在,那不是假的吗?你就不能傻呵呵的?……我听着、听着渐渐平静了许多,想起了师父讲的那个苹果的故事,有人还告诉她剩下大苹果还让人家换走了,我遇见的这件事与那个人真相似,我修炼了这么多年,还过不去。

我静下心来从头反思自己的所为,怎么不向内找自己呢?我开始向内找,想在表面上平复这个矛盾。我强迫自己,不要被常人的假相带动,尽量少说话,修修口。于是我很少再和她们说与工作没有关系的话题。记的师父告诉我们:“业力在转化过程当中,为了使自己能够把握的住,不出现象常人一样的把事情做坏,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转法轮》

起初,虽然法理明白,可还是做不好。一次,遇到矛盾后,心里承受不住,顿时火冒三丈,知道自己是修炼人应该忍,只好回到寝室,强迫自己静下来,但心里十分难受。

我修了这么多年,这样的事情,还真没遇见过,我知道自己不对,不象修炼人,我恨自己修的太差劲,心里很没面子,实在受不了。一天我留下一个请假条,离开了单位,到外地去找同修,想寻求一份新的工作,快快离开这里,结果没成功。回来后还是没有大改观……。

师父说:“我刚才讲,修炼要向内修。不只是这些,大法弟子在世界上,在不同的地区,都覆盖了相当大的面。就是说,你在这个世界上,看上去你是个修炼的人,你的场能影响你周围的环境,这是用浅白的语言讲。”(《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一个大法修炼者,周围发生的一切,都与自身修炼的状态有密切关系,如果带着人心,去执著追求想要得到的,反而适得其反,带着怨恨之心,去求得什么,会破坏周围的环境,干扰正法,只有慈悲的善待所有生命,才会佛光普照,才会无求而自得。我看到自己虚荣心、好胜心、名利心,在不断扩展自己的执著。还有前面提到的那个同修,工作中总想为老板同修多争点利益,去和常人砍价。当他走后,常人给他造谣一会说他多收三百元,一会又说多收二百元,我为了维护同修的名誉,为他辟谣,争回了面子,没有看自己,为了蝇头小利,争争讲讲,强烈的利益之心,带来了很多麻烦,还向外怨,没修出慈悲心。

而且,有时我还用邪党文化和人“斗”,去“反映”情况。这和师父的要求差距太大了。

邪党文化,这些年,就是往下拉人,让人坏到自己都意识不到自己的状态,而我看到常人的所为,还受不了,怎么老是在治人整人?和她们形成了不可沟通的一个鸿沟,和常人对立起来,导致恶性循环。旧的矛盾没解决,又生出新的矛盾,邪恶操控常人,赶走了一个个同修。虽然有些事情是无中生有,那有该去的执著。

二、修去执著,快快乐乐

一大堆执著摆在面前,看到自己修得太差劲,我是师尊的真修弟子,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如何修?不要这堆人心!工作中首先要把心放下,过去见到,听到点什么,总是发表点意见。现在谁在耳朵边说什么,我不动念,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做而不求。抑制那些常人的好奇心、好事心。被带动时,我抑制它,不给它市场,多学法。我除了坚持参加学法小组,天天还在午休时去同修家一起学法,坚持多发正念,我也不承认旧势力的任何考验,就去同化法,按师父的要求去做,也就少了许多人心带来的麻烦。

对办公室的同事呢,我先把抱怨心放下来,向内找,看看自己还有哪些不足,虽然后来的那个同事脾气有点急,说话好伤人,但是工作很认真负责。我就看她的优点。

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所以这个慈善一出来啊,他的力量无比,什么不好的因素都能解体。慈悲越大,那个力量就越大。”我悟到,慈悲心修不出来,就不是一个修炼人。我现在把自己放到最低,不和她们计较。那就修出慈悲心。

我们每个月底有一次量很大的工作,原来我对她们有看法,每到月底我就躲起来,她们也不好吱声,我们都很尴尬。现在我不再多想什么,只是添了一念,放下自我。情况也全变了。虽然这不是我本职工作,我们应该互相帮助才对,我对她俩说,需要我时说一声。到了月底她们说:姨啊,晚上你帮着点呗。我爽快的说:没问题!后来这个同事和别人又产生矛盾,把她应该干的工作推给我,并用安排的口吻对我说:你去干这个吧!我微笑着愉快的答应,没问题!那次一直干到晚上十点多。还有一次,为了劝“三退”,我的一项工作,提前了一天,当时同事很不高兴,批评我不该自己做主,我诚恳的向她承认自己考虑的不周全,向她表示今后要注意,凡事先沟通好。

在小事上我也开始做好,尽量符合常人状态。比如,出门回来,从外地给她们的孩子带一些礼物。我对她们说:这是我和丈夫背着大包走出很远特意为你们买的,她们俩很感动。她们有时工作时打着手机听歌,那时我心里嘀咕:闹人啊,哪有这么干工作的?现在她们再听歌时,我会想,她们工作很忙,也很疲劳,这是她们放松的办法,她们自己把握吧,我嘱咐自己,千万别烦,不听就完了。她们感觉到我在关心她们,可高兴了。我能感受到,现在的空间场很平和。最近一次消业,身体出现感冒状况,她们一个给我买了水果,一个给我拿来了药。她们是真心的关心我。早上,上班前我没等她们来,就打扫完办公室的卫生,偶尔她们赶上,都要抢我手中的拖布,争着干。我再也看不到她俩扒耳朵嘀嘀咕咕了,听她们唠嗑也没有刺耳的话了。

有一天,一项工作,遇到了一个问题,涉及到脾气不好的那个同事,我带着有关人到她面前说明原由,这个同事还没等听完,冲着当事人,大声质问,同时把我也捎上了。我不动心,而她俩声音相应的提高了许多,我静静听完。又被这个同事一顿唠叨,我乐呵呵的去干别的去了。等我回来,这个同事带着歉意的口吻对我说:“你刚才生气了吧?”我笑着回答她:“没有,我理解你这段时间工作量太大,把你累坏了,你每天忙成那样,难为你了,这没什么”。一句理解的安慰话,我看到她的眼睛里充满激动与感激。然后,她向我认错,并检讨她自己的脾气不好,该改改,这话从常人的嘴里说出来,特别是她能说出这番话,我体悟真是“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

接着我善意的讲给她我修炼前后的变化,同时把她们优点摆出来,我的一番话,她认真听完,一改她过去的傲慢。一天听她俩闲谈说:那段时间,我心情非常不好,身体象拿不成个儿,每天都强支撑着,回到家里母亲总说在我面前不敢大气儿,怕我发脾气。听到这些话,我心里什么都明白了,真是非常内疚,我没修好给她们带来那么大的伤害。那是我所承包的空间,我修的好与坏,决定着她们的状态啊!

我们现在每天早晨笑脸打招呼,没了过去的紧张空气。三人互相帮助,业务互相沟通,空间场也充满平和,快快乐乐。

三、一人修好,全企业受益

一人修炼,全家受益;一人修好,全企业受益。通过几个月的实修,我感受到自己不好的物质被解体,办公室的气氛总是很好,没有了那些烦心事。而我们企业的效益呢,仅八月份两大块营业项目都比去年同期有增加,其中一块营业额比去年同期增长百分之四十五还多。过去,我执著大法弟子的企业应该好,反而不好,现在修去了那些执著,效益却飚升。

随着我心性的提高,企业在变,家里的环境也在变。以前丈夫老埋怨我:放着工作不要(受迫害失去工作),如何、如何。过去我只干证实大法的事,在形式上什么都放下了,忽视了在家庭中也要做好,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现在我经常给丈夫打电话,关心他和女儿,回家时帮助家里干一些家务,给婆婆买些吃的,嘱咐女儿孝敬奶奶。我和丈夫又各自有了新的工作,尤其是他“三退”以后,家中样样都顺,还清了外债,经济状况改观非常大,我告诉他,如果你相信大法,会福报无边,他天天在心里念诵“法轮大法好”。

一天,我要找人带我去亲属家串门,丈夫说,我知道你去干啥,我笑笑不做声,他答应过年和我一起去讲真相。过去他除了怨,就是怕,很少关心我,现在每次回来都陪我去买衣物,来回送我上车,张罗、帮助我办一些事情,陪我到同修家、亲属家,看的出来他是真心的支持我,还告诉我是很挂念我的,他的变化,这是我过去没想到的。

我知道我所在企业现在经济状况的改观,家庭的方方面面变化,是和自己的修炼分不开的,这是伟大的佛法在我身上的体现。

四、无所求而自得

我们企业经常有岗位缺人,需要大家推荐,适合同修的位置,我尽量帮助安置。过去我很执著,希望同修在经济上宽松些。实修中,我深深体悟到;凡事无求而自得。一次,有一个岗位缺人,领班让大家帮助推荐,正巧一同修来单位找我,正好领班也在,我示意让领班看看这个人如何,她摇摇头,我知道她嫌同修年龄大了点,我没有往深想,顺其自然吧。过去凭着我的性格,一定会敲定这件事。后来经理安排了另外一个人,结果比同修还大好几岁。她业务也不熟练,给工作带来很多困难,同事嫌她太笨,影响工作整体進度,经常损她,她也着急,就不想干了。我告诉她,一点点来,并且帮助她。

在向她讲真相时,她很愿意听,之后说:我可遇上明白人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以前看见送上门的小册子觉得好,但是没你说的这么全。我又手把手教她业务,她很感动,对那些对她粗暴的人很生气,她就更知道修大法的人好。有一次她还配合我讲真相。她回娘家时向我要了一把护身符,送给亲属,还帮助她们办了三退。我告诉她,你已经把她们救了,她们会有一个好的未来。后来她把原单位的好朋友也领来听真相,她的好朋友明白后又去向别人讲真相。原本她妹妹是要动手术的,听完她讲真相“三退”后,天天念诵大法好,手术也取消了。现在她不仅开始看大法书,还买来MP3,装上师父讲法,带回家让母亲听,她也身心受益,得了福报。

而那个同修,不久又在我们这个企业有了一个新的工作,比原来还要好。真是越执著越得不到,是你的不丢,无求而自得。把执著的心去掉,不仅是得到了该得的,重要的是更多众生的得救,如果放不下执著,不仅失去的是利益,更重要的是失去大法弟子该收救的众生。

五、理性智慧救人

我刚来到这个小城时,一个人都不认识,现在熟人随处可见,有些人热情的主动和我打招呼,我想不起他们是谁,我只知道,我曾经和他们讲过真相,前世有缘,他们是我该救度的众生。几年来,在工作中接触到的,坐车遇到的,身边碰到的,尽量不错过机会给他们讲真相。讲的谁都知道我是个修炼人。派出所、“六一零”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

今年年初,省长要来我市,有关部门让我们单位负责接待服务,他们瞎折腾,破坏了我们正常工作秩序,不但给我们营业造成巨大损失,还要求我们全体员工填政审表。我和另两个同修不配合,把他们的表格扔到一边,不予理睬。其他员工的表交到市里后,那个部门看到没有我的,不满意的说:怎么没有某某某(指我)和某某某(同修)的?把所有的表格都退了回来,让我们重填。副总劝我说:也没啥,只是个表格,填上就行了。

我义正辞严的让副总转告那个部门:我们是私企,老板早都审过了,不合格怎么会把我放到这里工作呢?你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我不归它管!他们有什么权利把手伸到我们企业来政审?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告诉他们,我们企业不欢迎他们来!我们总经理听说后打电话给他们:本人没有任何问题。副总经理也向他们证实,某某某非常好。后来他们专门例会时,政法委书记说:他们单位全是炼法轮功的,关起门来就炼。某官问:你看到的?还是听到的?该政法委书记说:只是听到的……再没人给他市场了,邪恶败下阵来。

大法弟子是这里众生得救的希望,他们根本不配干扰。师尊要求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讲真相应该是用慈悲的心去救度世人。慈悲是神佛的状态,“无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掺着任何人心都不是慈悲,“是”与“非”在念中都是人心的表现。个人理解,慈悲那是一种博大的胸怀,慈悲是不被人心所动的,用慈悲之心才能洪扬了大法,用慈悲之心才能救度了世人。回顾我讲真相的路程,还有心态不纯净的时候,急!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去着想。救人不是为了完成任务,是用善心善意去告诉人真相,让人知道一个道理。

为了救人更多,修好自己,就要多学法,要时时保持正念。我在一天的时间里,除了工作以外,晚上坚持到学法小组学法,中午去同修家还在一起学法,交流讲真相修炼和救人的体会。现在我和同修们把讲真相救人融到了生活之中,就象呼吸一样自然。单位的人走了一批又一批,只要来的就没有不讲的,我越来越智慧,每次都设法找机会和他们单独讲,这样他们没有障碍,也很乐于接受,也都同意“三退”。

对于外来办事的,也争取不落下。一次,来办事的一个人,他是养殖动物的,当我帮他把问题解决时,他说了一句:我替我的众生谢谢你。当时屋里还有四个人,我马上接过话题:我可知道一个众生得救办法。他接着听,这时那四个人俩俩说话,没听到我们的对话,他同意“三退”后,高高兴兴走了。还有一次来了两个收费的,我把她们送進电梯里,我不按指示灯,一直讲退后,才示意下走,她们很高兴的谢我。

去政府某部门结款,办公室主任接待我,不失时机抓住话题和他讲,他说你是法轮功?我堂堂正正的给他讲清了真相,帮他退出邪党。有时去银行等单位,我在外面不方便,就发正念让他们出来,在外面碰上我会对他说:你挺好吧,某某告诉我,你们对她很好,她临走前有一件事没机会告诉你,委托我一定跟你说……这样,几个人都给办了“三退”,他们都说谢谢。

秋天到了,城市周边的农民带上自家的农副产品、熟玉米、水果等,来到市内街上卖。我想平时没时间去农村,这是一个好机会,我就天天利用到外面办事的机会给他们讲“三退”,他们都很善良,也很实在,一说都明白,很少有障碍。他们中很多人都还没听说过“三退”,所以我就更抓紧救度这些人。

去年年前,带了春联到同修住的村屯去卖,我们带动了农村同修,三人形成一个整体,走出来互相配合,挨家挨户讲真相,一天讲退四十余人,后来又把讲真相过程中出现的不足找到,及时修正,更多的救人。

还一次坐车,讲清真相后,这个司机非常赞同,还说,现在老百姓都要打倒共产党。他不但办了退团、队,还坚持不要车钱,谢谢你!我说那我就送你两张真相币去救别人吧!他非常高兴,问明白了如果救人,还要坚持要把我再送到家门口。

夏天,一个单位在我们这开一个会议,千里之外的家乡来了两个人,有人介绍给我,我热情的帮她查车次,安置她休息,她对我说:一路我们尽上当了,只有见到你心里才安慰些。我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很自然我给她俩办了“三退”,我还嘱咐她们要善待身边的大法弟子啊。她俩一遍一遍谢我。

我要说的实在是太多太多,这只是一年来修炼的点滴体会,我悟到,我在同化法中升华,我周围的这一切在变。身边的同事,有好几个人已经要了大法书在看,有的配合我讲“三退”,有的在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