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中的一点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我于一九九五年阴历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行程中有些艰辛,走过弯路,跌过跟头,可慈悲的师尊从来没有放弃我这不争气的弟子。谢谢师尊给了众生这千载难逢的机缘,感谢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在此写出修炼中的点滴感悟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因为自己修的不够好,所以总觉的没什么写的,后来,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悟到每一位大法弟子的修炼过程都是一部辉煌的历史。只要真正的用心去修,每一关,每一难,每一次提高,我都会由衷的感受到那从执著中解脱出来的轻松和沐浴在法光中的幸福。病业关,名利关,情关……每当我从那为私为我的执著中解脱出来一些,每当我认清自己的执著并坚定的舍弃时,我真的能做到无怨无恨,祥和慈悲的心态自然而然的升起;我会看到那些曾经“伤害”我的人,真的很可怜。

破除旧势力安排,母亲过病业关

我的家在一个位于偏远山区的小乡村,三面环山,离村部很远,翻过山才能见到人家,那是二零零三年夏季的一天,半夜时,我的母亲(同修)独自一人翻山越岭去发真相资料,回来时跌倒在半路上,动不了,她当时想,谁给我点穴了?这一念可坏了,怎么也爬不起来了。等到早晨七点多钟人们都上山干活时,我有一个亲叔伯姐姐发现了我的母亲,才赶紧找人把我母亲送回了家。到家后,几个人把我母亲抬到了炕上,母亲只觉的大腿根痛的厉害,动不了。

当天下午,侄子告诉我这事,于是我和侄子即刻动身赶回家中,一路上,我边走边想,母亲是学大法的,不会有事的。回到家时看到母亲躺在床上动不了,真是摔的不轻。我说:“妈,您怕不?”母亲说“不怕!”吃过晚饭,我给母亲念《转法轮》,陪着母亲学了一夜的法。早晨,吃完饭,母亲自己一点点坐起来了。不一会儿,我丈夫和我二弟、妹妹都来了,看到母亲摔的挺重,就纷纷嚷着让母亲上医院。母亲不肯去,我说母亲是修大法的,不会有事的,他们就冲我来。后来,干脆上炕去又拖又抬的。我父亲虽然不修炼,但一直不反对我们修炼,又看到昨晚我们学了一夜法后,母亲的身体有所好转,就站出来大声说:“你们谁也不准给我动!”这样他们才放手。母亲在刚才的挣扎中又动了气,于是又躺那起不来了。

我大弟弟也是修大法的,听说这件事后,立刻坐火车从外地赶回家中。于是我们通过交流认识到,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这其中有旧势力的迫害和对我们心性考验的因素,于是,我、大弟弟和我母亲一起发正念铲除旧势力的迫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的随师正法,救度众生。通过不断的学法,提高自己在理性上的认识,去掉人心,放下常人的观念。就这样,半个月过去了,母亲能扶着墙走了。她很坚强,从那时起坚持炼功,能炼多少就炼多少,从不间断。就这样,到了秋天的时候已经和正常人一样干活了,这期间,一片药也没有吃过,让知道这件事的常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如果是一个常人遇到这件事,那么大岁数(母亲六十六岁),摔的那么重,那后果真的就很难说了,说不定后半辈子就起不来了。每当想起这件事,我都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由衷的觉的今生能得此大法,真的好幸运!好幸运!

只要你正念足够强,就没有过不去的关!记的有一次我突然发高烧,满脸通红,全身酸痛无力,躺在床上不愿意起来。我立刻静下心来向内找,是不是自己有什么事做错了,反复的找,没有发现自己最近在心性上有什么大的纰漏,于是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我当即坐起来发正念,铲除旧势力对我迫害的因素,请师尊加持。不到十分钟就完全恢复正常。也有的时候象是消业的状态,会持续好几天,那么我就想在清除旧势力的迫害因素后,如果是我欠下的业力,该我偿还的,我就承受,同时加强学法炼功,提高心性,这样,很快就会过去。

一次讲真相、劝三退的经历

出去讲真相时,在走之前我先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破除邪恶的迫害和干扰因素,让有缘人得救。这样,不管多少,通常都会有收获。

记的有一次碰到一个老太太,我说:“大娘您好啊,您老多大岁数了?身体挺好的吧?”她说:“快七十了,还好啦,不过人上岁数了总会有些小毛病,这一阴天就腰酸腿疼的。”我说,“是啊,大娘,您看现在天气都不正常啊,该下雨的地方不下雨,不该总下雨的地方发大水,眼看着庄稼好一点的时候又要下冰雹。”她说,“是啊,我们那儿去年就没收成。”我说,“这都是共产党闹的啊,共产党不信神,不敬上天,还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成天斗来斗去的还能好得了吗?古人常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你看现在的共产党啊,几乎是无官不贪,现在社会上的人啊,一切都向钱看,有的人只要能弄到钱,什么都肯干,什么道德和良知啊,在金钱的面前,全都靠边站了。这样的党官,这样的社会,这样的人,能不遭报啊。”

她说,“是啊,该到灭人的时候了吧。”我又说,“文化大革命时那些打人的,砸佛像的,有好结果的吗?传统文化全批倒,忠、孝、礼、义全抛弃!父子揭发,夫妻反目,全民搞阶级斗争,还不是苦了我们老百姓,大娘,您说对了,是该到灭坏人的时候了,我听说贵州出了一块大石头,上面天然形成了‘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看来老天是要灭中共了。听说入过共产党组织的如果退出就会留下来,否则天灭中共的时候就会成为它的陪葬品。”她说,“怎么退啊?”我说,“用真名、化名都可以,我可以帮您退。”她说,“我家老头子是党员,你帮我给他退了吧。”我说,“行啊,但是您回家后得告诉他,得他同意了才算数。否则,退了也没用。谁也代替不了的。”她说,“放心吧,我老头子信佛,肯定没问题。”

我说,“您回去后还可以告诉你的亲朋好友以及您认识的人,都可以让他们退,写个声明,贴在显眼的地方,修法轮大法的看见了都会帮助给退的,您也是功德无量啊。”她说,“好的,我会的。”临别时,我又送她一张护身符,告诉她有难时诚心念颂“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逢凶化吉的。她高兴的走了,我为又一个生命的得救而欣慰,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我一定不负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担负的使命。

放下情

人间的情放不下真的很要命啊。人都说情关难过,遇到时才知道那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在二零零九年快过元旦的时候,有一天,一个女人给我打电话说:“我和你丈夫有个孩子都四岁了。”她还给我的儿女打电话说,你们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当时,我丈夫没在家,而我觉的自己知道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太可能发生这种事情,也就没放在心上。

后来,那女人又要把孩子送到我家,又到我家找丈夫,闹的我心烦意乱。我一个人在家越想越气,一想,你们两个干了丑事,还要闹到家里来让我们娘几个不得安宁。那时我就觉的心都要碎了,全身呼呼冒凉气。虽然意识到自己动了气了,动了人的情了,可是由于触及了我的内心深处,还是很难放下。于是我就去找同修,在同修的帮助下,找到了一大堆的执著。看起来我的名、利、情都没有放下。当我一想,谁和我似的,丈夫在外边还有女人有孩子,我这是个什么家,别人会怎么看我?这不是“名”没放下吗?因为我还在和常人比,还在意自己的名声。当我想到丈夫又给那女人买房子,又供她养孩子……我意识到自己的“利”也没放下;当我想到那个女人,心说,只有我找你算账的道理,你有什么资格来找我?同时也生起了对丈夫的怨恨心。我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情没放下啊。

师父在《精進要旨》〈真修〉中说:“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

读到这里我哭了,真的很惭愧,愧对师父这些年对我的慈悲苦度,又让师父操心了!擦干眼泪,我又开始背法,我默默的对自己说,一定要精進,坚定不移的走师父安排的路,信师信法,跟师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