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两位高龄亲属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我的父亲,出生在没落的清朝官宦家庭,他的父亲是满族,母亲是蒙古族。我父亲的爷爷是当年慈禧太后和光绪年间的户部侍郎(相当于现在的财政部副部长)。我的父亲是清朝政府被军阀撵出紫禁城那年出生的,所以没吃过皇家俸禄,也注定我父亲一出生就担当着由养尊处优的皇亲国戚沦为用劳动孝养父母家庭承前启后的人。父亲是最小的老生儿子,他的哥哥姐姐们习惯了提笼架鸟、听戏、佣人的生活,所以他们没有能力赡养父母,他们把家里财产挥霍干净时,就走了。给我父亲留下了不会生活、不会养活自己的从皇宫里出来的父母和年龄很大尚未结婚的姐姐。我父亲十几岁小学毕业就担起了孝养父母和姐姐的重任。十几岁时还干过搬石头修公路的活儿。

父亲小时候上学很聪明,考试总是第一名。父亲好学,小学毕业后,父亲一边劳动养家,一边自学,并通过考试得到文学、历史、英语等学科的大学文凭,并学会了会计学科的理论和实际操作。一生从事高等教育工作。父亲一生刚直不阿、大家公认的一生正派、坦白、真诚不会撒谎,心地单纯。可能父亲少数民族的血缘里没有太多复杂的东西,所以在我向父亲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父亲很相信。而且父亲会用我给他讲的做好人的法理检查自己,父亲很会思考,他说:“我活了这么大岁数没受过我的父亲这些教育,现在才知道了做人的这些道理!”晚年,父亲也得了大法,总在检查着自己,总结着自己的一生。而且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出版了自己的书,而且由我做了校对。

我和父亲不在一地生活,可是我知道师父也在管我父亲,因为每当父亲一出现身体或生活问题,我准及时到。比如,一次父亲洗东西,一下摔坐在了地上。当时去医院照相,发现是尾骨裂。第二天我就回去了,我给父亲带上一枚真相护身符,告诉父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父亲很认真的不停的睁着眼也念,闭上眼也念,也就是五天时间,那天父亲忽然说:“哎,我腰真不疼了。”然后又去医院拍了片子,根本没有骨裂。孩子是医生,也不相信,又拿出上次照片对照,才知道真出现神奇事了,八十多岁的老人因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五天尾骨裂神奇长好!

自那以后,我父亲和孩子都发生了变化,我的父亲主动跟我的弟弟们讲,法轮功能改变人,你们姐姐现在特别好了,处处为你们着想,她自己能干的,就不找你们干,她一人给我搬了一个家,周围人都说:“你闺女真能干。”父亲说:“她炼法轮功了。”

又一次父亲问我:“为什么现在中央一再提出要振兴五千年的古老文化,却振兴不了呢?”我说:“是因为人们的信仰不行了,现在人们被迫服从共产党,可天要灭共产党,它是邪党,天不让共产党成事,所以共产党插手哪件事,哪件事就办不好。”父亲非常相信我的话。

我的父亲于零八年初去世,享年八十四岁。去世前,父亲明白了法轮功真相,还得了大法,和我知道的一样:得法的老人,生前不躺倒在床上,没有下不了床,也没让人喂过饭,父亲从没把床弄脏过,根本不象要去世的人。去世当天下午五点多还下床打开电视看看没好节目,就关了电视。到夜里十二点父亲下地大小便后,上床就没了心跳,当我们说,打“一二零”急救电话的同时,父亲没有了呼吸。父亲早就留下遗言:不办丧事,不耽误儿女时间,当天就火化。我们真就听从了父亲的话,没办丧事。

我的姑父,北大毕业,物理学家,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列入了美国的二百多名航天专家的名册。经常和钱学森先生一起出国。姑父早年参加过“一二·九”学生运动,由于不给日本人当翻译,蹲过日本人的监狱,文化大革命被共产党诬陷反革命,被抓、批斗、挨打、游街、劳改等等。姑父家住的大院都是共产党中央高干子女,那时都十几岁,包括姑父家的子女看到共产党这么残害为共产党出生入死的父辈,都看明白共产党没良心、没人性,不是好东西,后来长大的他们没有加入共产党的。共产党让他们的子女寒心,年轻时的那一代人知道共产党不可靠、不可信。

晚年的姑父和钱学森先生都得了法轮大法。记得我二零零一年流离失所在姑父家住时,经常和姑父一起学《转法轮》,后来,姑父总说:“一来二去我心脏病怎么就好了,不用吃药了。”

姑父最后的日子也没躺倒在床上,都能自理,只是去世当天早上不行了,送医院抢救无效去世。姑父九十多岁去世。

从两位高龄老人的经历我们可以看出:炼法轮功、读《转法轮》、念“法轮大法好”、念“真善忍好”,对老年人身心有好处,对他们的子女有好处,暮年老人可以自理,老人自己不受罪,也给儿孙减轻了负担。大家都受益,这是多好的事啊,我们何乐而不为呢?大法给暮年老人带来了福份。更重要的是两位老人选择了生命的未来,这是我们可以告慰自己的,我们祝福这两位走的很好的老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