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正念闯关 关自破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日】看到《明慧周刊》上有不少谈同修过病业关的文章,看后很受启发和帮助。现在我也想把自己过病业关的事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我现年六十五岁,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五年春天,我过了一次生死大关。当时浑身肿,脸肿的大大的,很吓人,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疙瘩,大的有鸡蛋那么大,小的跟米粒差不多,腰部就都是这样的。满身奇痒无比,可是又抓不的,搓不的,一抓一搓就掉肉皮。特别是洗澡的时候,一把一把的肉皮往下掉,掉的池水里尽是白乎乎的肉皮。肉皮掉了不知有多少层!为了止痒,我就让脊背使劲靠在床上,可也顶不了多大事。难受的我饭吃不下,觉睡不着,难受的程度真达到了极限!

我当时学法学的不好,也不知向内找,只认为是消业,反正修炼人是不会有病的。我是大法弟子,不管多难受,现象多严重,反正不是病。所以就硬顶着,可时间长了,老也过不去。有一次,自己觉得实在顶不住了,就在心中对老师说:“师父啊!弟子就这么大的承受能力,我可实在顶不住了!”于是我就到一诊所拿了几片药,用过后当时稍有缓解,可并不解决根本问题。同时自己也觉得很不是滋味。心想:既然知道自己是大法修炼者,又知道不是病,可为什么去用常人的办法呢?这不是自欺欺人吗?自己的业力自己不想承受,那让谁承受呢?“欠债”不还怎么行呢?

想到这些我坚定了信心,自己暗暗告诫自己,再多么难受我也不能再做这样的错事了。从此,我再也没有用过药,一直坚持了三年,才算过了这一关!

当时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等三件事还都是硬顶着做好,自己的决心是:不能因为身体难受而影响了做三件事。记得有一次集体开法会,一个同修通知了我,起初我犹豫不决,自己脸肿的象胖官,头大的象柳斗,叫人看见怪难堪的,我就不想去了。可又一想,觉得不对劲,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我是其中的一员,一个粒子。整体有活动怎么能不参加呢?再说不去参加不正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吗?我打消了不正确的想法,走進了会场。同修真诚的帮助我,鼓励我,还共同为我发正念,我很受感动,也很受启发,从而更坚定了我战胜病魔的信心。大概是师父看到了弟子这颗诚心吧,尽管自己这一关过的不算好吧,可师父还是帮弟子过了这一难关!我身体恢复了正常,气色也好了,精神也好了,只觉的卸下了千斤重负一样,身体一下子轻松了。

在这过程中,由于始终没脱离这个整体,尽管修的不够好吧,可也还是有提高的。事后对照大法,认真反思,终于找出了自己一个大漏洞:师父要求我们四个整点全球同步发正念,可由于自己懒惰心、求安逸心作怪,夜间十二点的正念就一直没发!这可是个大漏洞啊:一、在这一点上没听师父的话;二、造成大漏使旧势力有空子可钻;三、全球同步发正念,自己不发,自己负责的空间场就成了邪恶的避风港,邪恶还不来此聚集吗?这不正是导致这场魔难的原因吗?多可怕啊!

自此我买了个小闹钟,到夜里十二点,准时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我很有体会,到时自然就醒了,就觉的有人叫我、推醒我。我对发正念重视起来了,而且做的越来越好了。

今年农历三月廿二日,我又出现了大的病业表现,耳朵突然聋了,聋的还非常厉害。走路也摇摇晃晃的直想摔跟头。后来耳朵里还出现了耳鸣,象有大机器“嗡嗡”响个不停,吵的更什么都听不见了。我觉的很奇怪,一时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

这时同修甲来了,向我问话,我听不见,大声的喊,我还是听不见。她凑到我的耳根底下猛喊,哎呀——我真的什么都听不见!当时把她急哭了。我看见她流泪,我也急的哭起来!同修甲天天来看我,想帮我,可干着急没办法。后来她想出个写字条的办法跟我交流,这算是有了突破。其他同修来看我,也采用这种方法,这给了我很大帮助。

比如同修乙写纸条安慰我说:“不急不躁,安静思考,认认真真向内找。”同修丙写道:“学好法,在法上认识法,我们就能不断提高。”同修甲写道:“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遇到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好事,咱们共同提高的机会来了!”……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抓紧学法,静心向内找,使我看到了自己很多人心:求名心、求利心、争斗心、好事心、好胜心等等,总之常人的名利情都没有真正放下,尤其对情的执着更严重,比如对儿子们耿耿于怀,怕他们过不好,怕他们走不正路,怕他们惹是生非,怕他们出乱子等等,什么都放不下。我脾气还不好,有时生了气还打孩子。更可笑的是,有一次去同修家串门,進门就被她家的大公鸡叨了一嘴,我拿起棍子就追,非要打死它不可!这哪象个修炼人?善心,慈悲心那里去了?!

此时平心静气的想想,对照师父多次讲法的教诲,觉的自己修的太差劲了!师父说:“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洪吟》〈广度众生〉)。有这么多常人心自己为什么不肯放?师父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 ”(《洪吟》〈实修〉)。师父还在《精進要旨》〈真修〉中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这一向内找,使自己大吃一惊。发现自己的所做所为有好多好多还没跳出常人的圈子,甚至把自己混同于一个常人了!

认识提高后,我下决心真修实修、用“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事事对照,勇猛精進,坚定冲过那个“死关”,彻底放下常人之心,不折不扣的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历史使命。师父教导我们“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洪吟二》〈正神〉)。我们有了正念,还要实际行动跟上,真正做到“正念正行”。在学法组上,我提出要求:尽管我暂时耳朵听不见,我也要参加集体学法,我可以念;讲真相我可以和同修配合,我在旁边发正念,让同修来讲。旧势力妄图阻止我集体学法,阻止我讲真相救众生,但我要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就这样,在恩师的慈悲点化和教导下,在同修们的热情帮助下,二十六天的时间我就冲过了这次病业关!四月十八(农历)日,我和同修们一起学法时,便能听到同修们读《转法轮》的声音了!我自己读的声音也听见了!耳朵里也不“嗡嗡”响了!同修们都流出了激动的热泪!并且共同向伟大的恩师表示由衷的感谢!

经过这两次大的病业关,我体悟到:一、学好法、信师信法是根本。修炼中任何时候都不能忘了这个根本。抓住了根本,法理才会更明晰,正念才会更强。失去了根本,那什么也谈不上。二、向内找是法宝,是解决问题的金钥匙。上述前一次过病业关,就是缺乏向内找,以至过关拖拖拉拉,三年的时间才勉强过去;后一次,及时认真向内找,很快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以这么大的关,二十六天就过了。三、始终不脱离整体也很关键。在这个整体中,互相帮助,互相配合,互相促進,如此使我始终能保持着较强的正念,向上的旺盛的精力,所以尽管是巨关巨难,我都闯过来了!正是:向内找,正念闯关,关自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