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病业状态“保外就医”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四日】大法弟子的交流重在法理,所以我不避讳自己的文笔如何,以下针对自己所经历的事情的反思,如有偏误,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家乡有一位女同修,被邪恶绑架到监狱,正念抵制迫害,后来出现病业状态,吃什么吐什么,发展到吐血,身体极度虚弱,被“释放”回家,回家后病业状态依然不变,虽然周围许多同修经常去她家发正念,集体学法,但是状态长时间没有改变,后来该同修心态发生变化,主意识不强,谁说什么都听,甚至标新立异者在她家搞对师父的三拜九叩等等。最后该同修“弥留”之际,有其他同修判断她不行了,于是帮其“了愿”,送她回老家了,老家(没有大法弟子)的环境加速了她失去肉身的進程。很快她就去世了。

大约在其离世前半年,我搬离家乡。当时对此事也是不得其解,按照师父的要求,看见那件事情的人都要对照找自己,所以心里面一直在思考,等我在学法中完全明白的时候是在其离世一年后。

下面谈谈我个人的理悟:当时我们周围的同修都认为她是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监狱走出来、做的很好。后来我悟到其实我们(包括她本人)都上当了。绑架是邪恶安排的,我们在真正的“全盘否定”上做的不够:

在个人修炼阶段出现“病业状态”,我们直接的认识是:魔难。学法向内找,坚定信心完全排斥它,直至它被完全消除。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们一些学员却执着上了“谁谁在正念解体迫害中写下了辉煌历程”这种观念。当时很多同修都振奋于谁谁正念走出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的行为。只要“提前”出来,就会被认为做得好。其实我们在迷中修,旧势力的因素给我们摆个迷阵,比如叫修炼长期有漏不改的学员進监狱或者劳教所或者洗脑班,我们头脑中应该没有执着“走出”或者“闯出”是胜利的观念,因为那被抓被关押根本不是我们要走的路。

被抓進去本来就是走了旧势力的路,走出来只是回到正路上的起始点,只是有条件的(“保外就医”)摆脱了旧势力安排的牢狱之灾,刚刚开始回到师父安排的路上而已,能否彻底摆脱旧势力安排、继续走师父安排的路,还要看今后的表现。所以必须理智的对待。

从另一方面讲,这些“辉煌”经历如果能被新宇宙承认,岂不是等于承认摆迷阵的有功劳吗?无论是谁因为什么原因“被释放”都不应该有人动心,因为我们根本不应该走那个弯路。如果当时我们明白这一点,邪恶的迫害因素就无从寄生于“被释放”的结果之中了。

我曾经看到在其他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中也提到,有的大法弟子离开黑窝回家后,依旧被病业状态拖拽不放而失去人身。这其实就是没有完全否定旧势力安排的结果——没被转化而出了黑窝,只是破除了旧势力一个安排中的一小部份而已,在今后的修炼路上真正做好三件事才是更好的破除旧势力的由来已久的、事无巨细的安排。

另外我从理上悟到:不幸落入黑窝的弟子正念正行是在恢复和保持自己应有的修炼状态,那么是不是出现了促使我们离开黑窝的病业状态,我们对这个病业状态本身就不再反思和排斥了呢?修炼中我们需要它吗?反迫害中我们需要它吗?修炼中出现病业状时我们应该持什么态度才谈得上“正念”二字呢?也许有的同修会说这是师父在保护弟子演化出来的,那么反过来想,出来是为什么呢?是为了继续保持演化出来的病业假相,以便给邪恶之徒一个表面的理由、不再把自己抓回去吗?肯定不是。

在家弟子的营救行为就类似于看到那件事情的人都要找一找自己,利用被绑架事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同时向内找自己修炼的不足。如果我们过于关注“营救出来”这个具体的阶段性的结果,不能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会导致邪恶在结果中“下毒”,让迫害延续。只有时时处处都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走师父安排的路,才能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