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小时正念走出刑警大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一日】前几天,我们去甲地看望被非法判八年重刑、刚刚从监狱出来的同修时,被当地公安局刑警大队警察绑架。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四个小时后我们堂堂正正的回来了。写出过程中的修炼心得体会与大家交流,不足之处,恳请大家慈悲指正。

九九年以后,甲地同修遭受了较严重的迫害,同修人数本来就不多,能走出来的更少。二零零二年,当地有十几名大法弟子被判重刑,多数出来后,就直接去了外地没回来,有的至今还在被非法关押之中,有的被迫放弃了修炼。去年,又有十几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至今仍有七人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面临非法判刑。

当地邪恶人员似乎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抓到大法弟子就判刑,连劳教都不用,一直以来给当地同修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在无奈中,默认了邪恶的安排,同修的个人修炼都很难保证,救度众生就更难了。

我地同修通过交流,认识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不能漠视邪恶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更不能让当地的百姓失去得救的机会,同时也是为了让当地的公检法人员少对大法弟子行恶,从而得到救度。于是,当听说一位被非法判刑的同修出来后回到了当地,我们决定找到他,鼓励同修坚定的走好以后的路,加持同修的正念正行,并希望和当地同修整体配合,逐渐走出来。

可是,当我们下了火车正在路上行走时,突然两个警察从对面直奔我们来了。见了面,就抓住我们不放,要我们到刑警大队去。我们不配合,并跟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这样对他们自己不好。警察见围观群众越来越多,非常害怕,忙叫来几个彪形大汉,他们都是身着便衣的警察,一人抓住我们一个,强行往车上拖。我们拒不配合,不停的向他们讲真相,着装警察不动手,站在一边,装作维持秩序,便衣用阴险的手段死死抓住我们的手腕,还使劲踩我的脚。

这时,围观群众越来越多,看到一群彪形大汉抓着我们几个弱女子都很奇怪,可是被蒙蔽的人们仍把警察当成人民安全的“保卫者”,议论纷纷说我们一定是犯罪了。看到这种情况,我们就堂堂正正的告诉周围的百姓:“父老乡亲们,我们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我们来这里串门,刚下车,就被警察无辜绑架,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警察见状吓得不得了,忙命便衣暴力拽我们上车。我们指着便衣对百姓说:“乡亲们,你们知道吗?他是警察,可是他自己都不敢承认,警察不管杀人放火的坏人,专抓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他们采用暴力手段把我们塞上车,强行带到刑警大队,把我们拖到二楼隔离审讯。当警察被邪恶因素操控口出狂言时,我不回答他的任何问题,面带微笑默默的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操控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那一刻,我的心底生出了慈悲,觉得他们是最可怜的生命,心里想着这些年来他们对大法弟子迫害那么严重,造成大法弟子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如果继续下去,他们的命运真是太悲惨了。等他们稍微冷静一些,我就尽我所能的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我们是好人,尤其着重讲善恶必报,江××迫害大法弟子不立任何书面文字,将来都让他们这些执行者当替罪羊,告诉他们“文革”中那些执行命令的警察后来的悲惨下场。听了这些后,他们真的不那么恶了。

他们调出了我的手机号码,还在兜子里翻出了我家人的电话号码,好象得到了什么重要“证据”,郑重其事的把号码全部做了记录,拿走了,并得意洋洋的威胁我:“你一定要有牢狱之灾了。”

由于我参与曝光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所以这方面接触的比较多,此刻不断的想起同修在监狱遭受严重迫害的一幕幕,想到了高蓉蓉、柳志梅┅┅我知道自己起了怕心。但我知道师父就在身边看护着,我问自己:“你不是说,为了修炼死都不怕吗?怎么现在还没怎么的,就起了怕心呢?”这时警察在旁边嘲笑我,他们直呼师父的名字,说怎么不保护我呢?我一下子明白了,是我在信师信法方面打折扣了啊,我不直接回答他们的提问,发出最强大的正念:师父啊,弟子做的不好,让您操心了。但请您一定帮助弟子,决不允许通过我的手机牵连到任何同修和家人,牵连同修会给同修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牵连家人会给救度众生带来干扰。

不停的发着正念和背法,当背到“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精進要旨》〈真修〉)时,我知道了,自己有对家人和同修的情,所以发出的正念不够纯正,怕家人被牵连后遭罪,其实是怕他们的痛苦触及我的情,怕自己遭受痛苦。明白后,我又清晰了一些,想到自己是师父的弟子,是信仰“真、善、忍”的,绝不应该和什么监狱有关系,“牢狱之灾”是旧势力安排的,我们就应该堂堂正正的回家,找到自己是在承认邪恶迫害的前提下发正念,基点不是完全为了众生,而是为了保护自己。

我继续背法,师父又开示弟子了,我知道自己被常人中眼见为实的观念障碍了,真的把这些警察当成了迫害我的对象,好象他们掌握了我的什么就一定可以迫害,我真的没把他们当作需要救度的众生,我应该听师父的话,慈悲对待他们,并用正念制止他们行恶,如果他们真的通过我的电话去進行更大范围的迫害,那么真的是在害他们自己啊。

继续背法,我开始静下心来找过程中的不足,此行的目地和出发点都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那怎么会招来迫害呢?从警察唠嗑中知道是因为来时,在车上给人讲真相,那个人打电话“举报”的,我们一下车就被盯上了。我想起来了,来时旁边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一位同修跟她讲真相,她不但不听,还大声说不好的话,我当时发了一会正念,就没当回事。我们几个人都掉以轻心了、不太理智,继续开始交流,期间谈到了另外一位同修,大家对她的做法都有看法,不知不觉说了不少,其实已经很不正了。找到自己真的没有完全为了众生好,不但没能救了人,还让世人造了业,心里很为举报我们的人感到难过,真心希望她还能有机会听到大法真相。想到自己以前总是自觉不自觉的把警察当成恶人,在写揭露迫害文章时不自觉的加入感情色彩,觉得他们给我们带来伤害了,所以面对他们时总是潜意识中带着一开始是恨,后来是反感,总是达不到慈悲的状态,这是需要归正的。还找到自己对一位男同修的情太重了,虽然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发生什么,但对他总是和别人不一样,时间已经太长了,真的应该放了。

不断的归正着自己的一思一念,这时突然一个警察开门進来说:“拿着你的包,走吧。”此刻,全体警察都出来送我们,走到大门口。那一刻,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慈悲的力量。此刻他们在我眼里已不是恶人的形象了,好象他们真的就是我们的众生,我们挥手跟他们告别,希望他们一定不要继续迫害大法弟子。

局长执意要亲自送我们上火车,表面原因是怕我们继续留在当地,但我们都知道,应该继续给他讲真相。此刻,脱下警服,他也不象刚才那么恶了。漆黑的夜晚,街上行人寥寥无几,我们告诉他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他还是很害怕,不让我们说。到了车站,原来他们已经掐好了车点,所以才这时候送我们过来。可是已经超员,售票口不买票了,我们知道自己该做的事没做好啊。局长亲自找到乘警走后门,我们又在乘警室里讲了一个小时的真相,最后,他们通过小门亲自把我们送上了火车。回头看着他们,真的觉得此刻他们就是需要救度的众生。

回到家已是近深夜一点,進屋就跪在师父的法像前,给师父上香磕头,谢谢师父的慈悲加持。过程中,我们几个同修配合的非常好,虽然我们被隔离开,谁也见不到谁,但我们的心是沟通的,大家都做着同样的事:背法、发正念、讲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