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于助人的孙阿姨再次身陷囹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六月二十二日下午,大概五点多钟,一位朋友告诉我:孙丽彬阿姨被绑架了,警察还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电脑等许多个人物品……

这个消息太可怕了,我简直不敢相信,因为就在十几天前孙阿姨还邀请我去家里做客,还给我做饭,和我聊天。孙阿姨是左右邻里公认的好人,警察怎么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如此无理的举动呢?

原来,有一位住在佳木斯市东风区造纸宿舍楼的马春利阿姨,以前身体几近瘫痪,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仅能站起来了,还能做些轻微劳动,她与儿子赵鑫相依为命。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马阿姨被佳东派出所警察孙雷等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二年,目前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被迫害的再次瘫痪,生活无法自理。在这期间,马阿姨的朋友、法轮功学员佟雅琴,陪同未成年的赵鑫去佳东派出所要人,却遭强制扣押并被非法劳教一年。

看到小赵鑫无依无靠,几次去哈尔滨都没能见到妈妈,想到马阿姨现在的身体状况,孙丽彬阿姨再次来到佳东派出所想要跟警察说明情况,没想到好心却招来横祸,以佳东派出所所长冯凯东和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耿岳为首的警察们竟真的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绑架善良百姓、强行入室抄家、强行掠夺私人物品……

担心无奈之余,我真的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不禁陷入对孙阿姨的深深思念之中,她微笑的脸庞,大大的眼睛,高挑的身材总在脑海中浮现。

记得最后去她家的那一天,天很热,她家是七楼,我上去后就再也不想动了,可是孙阿姨看我们来了,跑上跑下的给我们买冰棍、买这买那,不辞辛苦,我们一个劲的劝她坐下休息休息,话没说完她又出去了,不一会端着一盘洗好的黄瓜进来了,满带歉意的说:“家里没有冰箱,这黄瓜是用凉水泡着的,快吃点解解渴。”我们都被孙阿姨的热心感动了,她真的是一心只想着别人啊!

下面是我知道的孙阿姨的一些情况:

一、不幸中的万幸

孙阿姨今年五十七岁了,家中有快八十的老母和一个在外地工作的儿子。她退休前是佳木斯石油化工总厂的总机话务员,是个很孝顺的女儿,为了不伤父母的心,年轻时和不称心的男人结了婚。可是丈夫脾气暴躁,对她非打即骂,而且小心眼儿,结果不顺心的家庭生活加之劳累使得孙阿姨年纪轻轻就落下一身病。尤其是头疼,一犯病就疼的死去活来,吃药不好使,医院也查不出病因。就这样忍气吞声的过了几年后,实在忍受不了,孙阿姨万般无奈下走了离婚这条路,自己带着孩子生活,丈夫一分钱的抚养费也没给,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

正当她在苦海中挣扎的时候,经同事介绍,一九九八年春天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明白了人生的目的和意义,她认定了这就是自己要走的路,一定要一直走到底!学法、炼功,提高心性,使她脱胎换骨--身体上的疾病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再也不用吃药了。时时刻刻都感受到李老师的慈悲呵护,真是无比自豪,无比幸福。

修炼法轮大法不仅使孙阿姨有了好身体,更是让她成为老母亲的好女儿、儿子的好妈妈、领导的好员工、同事的好工友。她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在利益上不争不斗。她自己就说:没有大法,我活不到今天,也做不到这样。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孙阿姨的儿子有一次被出租车撞的弹起来很高又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孩子躺在地上老半天也起不来,司机当时吓坏了,直到看见孩子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才醒过神儿来。司机要送孩子去医院,孩子却坚持说没事儿,不用去,围观的群众都说这司机今天遇上好人了。司机把孩子送回家后,非要留下五百元钱,孙阿姨说什么也不收,并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李老师要求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孩子不会有问题的,我不会讹你的,我们有师父保护。

二、万幸中的不幸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集团不顾众人反对公然挑起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将亿万信仰法轮功的国家公民推向政府对立面,孙阿姨平静安宁的生活被打破了。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孙阿姨屡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孙阿姨去北京合法上访,被警察绑架后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两个半月。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孙阿姨怀着对政府的信任再次去北京合法上访,又被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一个半月。

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中山派出所警察邵福祥和两名男警、一名女户籍员,将孙丽彬强行绑架到“一一零”车里,开向中山派出所,理由竟是孙阿姨向别人讲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了。在路上,警察殴打孙阿姨,到派出所后,他们就把孙阿姨绑在铁椅子上,邵福祥强行从孙阿姨身上抢下钥匙,然后开车到孙阿姨家里非法抄家,将家翻得一片狼藉,抢劫了许多私人财物。回到派出所后,邵福祥等恶警逼迫孙阿姨踩法轮功李大师的法像,孙阿姨不踩,他们搬起她的脚踩,在挣扎中,孙阿姨的裤腿被撕开。恶警还把李大师的法像往孙阿姨的椅子上塞,逼孙阿姨坐上去。见孙阿姨仍不配合,他们就把孙阿姨锁在铁椅子上,放在地中央,不让其行动,然后将孙丽彬关入看守所,而后非法判刑四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和残酷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晚近十点,孙阿姨正在熟睡中,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前进区中山派出所几个警察无端骚扰孙阿姨并一再哄骗叫给开门。孙阿姨一个人在家,又这么晚了,就没给他们开门,几个警察见一直不给开门才悻悻离去。

这一次,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下午,孙阿姨怀着善心陪同小赵鑫去佳东派出所打听马阿姨的情况,被非法扣押并遭毒打。佳东派出所警察郑庆成一把抓住孙丽彬阿姨,拽着头发用力的往墙上撞,后来她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至今,这么多天一直没让家人见一面。

三、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地狱般的日子

中共每一次无理的绑架和关押迫害,都给孙阿姨和她的家人带来极大的伤害,尤其是在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这四年,让孙阿姨及所有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领略了什么叫“人间地狱”。记得有这样一段描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卑劣行径的顺口溜:打骂捆绑吊,渴饿憋屎尿,牙签支眼皮,棍子捅阴道,酷刑上大挂,昏了嘴塞药,醒了接着吊……

二零零二年九月四日上午十一时许,孙阿姨被强行押解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当天就被关入监狱小号,坐了三天三夜铁板凳,在小号里迫害了十多天后,又被关进三楼办公室。白天出去整天训练,晚上被反戴铐子睡觉,在水泥地上睡十多天后送到八中队。

二零零四年,监狱利用刑事犯以法轮功学员“不报数”、“不蹲”为借口,强行用:摁、踢、踹、打、拖等办法折磨孙阿姨等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监狱动不动以“不服管”为由,强行隔离法轮功学员,由刑事犯单独“监管”,把使用械具的权力交给犯人。任由犯人对法轮功学员使用吊铐等各种酷刑加以摧残。四月份对孙阿姨等人施以吊铐、戴双铐等迫害。

二零零六年一月,狱警夏凤英、吕翠君又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新一轮迫害,这次不间断的暴力虐待一直持续到六月份都没停止。一月的一天,狱警吕翠君带领车间数十名犯人跑回监舍,急匆匆的奔上楼,恶警吕翠君在一旁喊着:“快、快跟上,跑步上楼。”一个犯人说跟不上,吕翠君大声呵斥道:“少废话!”冲到监舍后,以李艳平为首的十几个刑事犯冲上来,先是把孙阿姨一阵毒打,然后把她摔在地上,又上来把她脑袋往地上撞,当时头就被撞出了包。李艳平一拳猛打在孙阿姨的左眼下,当时就青肿起来,脸部肿变形了,造成孙阿姨头晕、迷糊、恶心、全身疼痛,当时打孙阿姨的犯人太多,把孙阿姨埋在底下都看不见了。孙阿姨被打的脸变了形,满头都是包,血压升到170,脑袋发晕,十多天不能下床。

孙阿姨按“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做好人,与这些犯人无怨无仇,她们为什么对孙阿姨这么狠呢?原来,当时监狱利用“五联保”制度监管法轮功学员,(所谓“五联保”实质是四个刑事犯看管一个法轮功学员,还有监控笔录,狱警还要在监控笔录上签字。五个人一组互相牵制形成一种连作形式,如一人有错,其他人也将同样受惩罚。)狱警一旦施加压力或者扣“五联保”的分,犯人们就将仇恨集中到法轮功学员身上。在七监区四名刑事犯当着副监区长崔红梅的面将法轮功学员从二层床上抬起来扔在水泥地上,险些摔死。可是狱警不但没处理犯人,反而给他们评上“先进积极分子”。其中当时表现最恶毒的犯人有李艳平、张秀圆、李丽、陆红、满运月等。在毒打法轮功学员孙阿姨时,狱警王亚南和张文亚都在场,他们不但不制止,还在一旁给犯人助长邪恶气焰。犯人们为了表现自己,都格外卖力气。监狱本是关押坏人的地方,而今却成为专门迫害好人的黑窝,犯人在这里不可能学会改过自新,只会越学越坏。

尽管面对如此残酷的迫害,孙阿姨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维护自己的权利。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五日是所谓的法律日,说是可以递给律师控告信。孙阿姨也写出了揭露迫害的起诉信交给狱警。

就这样,孙阿姨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度过了四年地狱般的生活,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五日才回到家中。可是,如今她却因乐于助人而再次身陷囹圄,我深深的为她感到担忧,希望所有的善良人伸出您的援手,您的一个善行、一句善语、一丝善念都会为您自己定下一个美好的未来。让我们一起默默为孙阿姨祝福,希望她和所有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早日回到家人们身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