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迫害疯狂 现在恶报频频

河北安平县政保股股长遭恶报死亡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四日】原河北省安平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侯大建,男,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死于肺癌,年五十七岁。侯大建做的恶事太多了,罄竹难书,这里仅列几例。当年侯大建对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时,不听善劝,并且还说:“我不怕死,我早就不想活了”。

侯大建人品极差,曾被评为品行最差公安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侯大建伙同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和衡水市公安局对安平县法轮功学员极尽邪恶迫害:抓捕、抄家、拘留关押、毒打、劳教、判刑、罚款,并利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勒索钱财。侯大建每次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都是强行搜身,不论男女。如搜不出钱或者搜的钱很少,他都会大骂法轮功学员“穷光蛋”,对男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总是打耳光,到他自己的手无力为止;辱骂女法轮功学员的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侯大建觉得绑架法轮功学员有财可发,钱来得容易。一个是抄家可抄财;其二身上可搜出钱;其三逼迫家属送钱。仅二零零四年一月至三月,安平县就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有四人被非法劳教,遭受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六人被迫流离失所;至少有五人被敲诈勒索钱财共计49000元,其中每人8000-18000元不等。这些迫害给法轮功学员与亲友们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使他们生活在红色恐怖中。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七日在南庄火头村,侯大建、吴振相将正在贴真相标语的老太太一脚踢倒,并绑架、勒索另一名法轮功女学员1000元。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晚十一点左右,侯大建、吴振相伙同两洼乡派出所王运道和衡水市“六一零”恶徒杨树山、杜建平等人绑架了东里屯村法轮功学员温权、荣荣夫妇,并非法抄走值钱物品,留下十岁男孩在家无人照顾。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九日,侯大建等人又绑架了一老年法轮功学员,因其身体出现病状,侯便三番五次给家打电话,勒索了家人10000元办保外就医。事后仍常去骚扰,老人被迫离家。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一日(腊月十二)十点左右,一老太太访亲途经安平县公安局大门外,偶然看见电线杆上贴着一张“真善忍好”标语,也许是贴的时间太久的缘故,标语快掉落下来了,当她刚抬起胳膊还没摸着标语时,公安局里出来了两个壮汉,不由分说连推带拖就把老太太弄到公安局里去了。侯大健、王玉对老太太进行非法审讯、非法搜身,硬逼老太太承认是炼法轮功的,承认电线杆上的标语是她张贴的。老太太说她什么也不知道。侯大建顿时凶相毕露抡胳膊就抽了老太太几个耳光,又狠命的踹了老太太几脚。

随即侯大健的手机响了,得知妻子病的厉害,要他马上回家。侯大建后来跟看守所联系,想把老太太关看守所。 随后不几天(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六日),其妻子因脑血栓病死,别人都高高兴兴的过大年,他得办丧事。

善恶必报是天理,善恶标准不是中共邪党政策定的。多年来,侯大建接连不断的得到恶报:二零零五年初妻子因脑血栓病死不久,侯大建也得了糖尿病。

二零零六年侯大建到唐山市和当地人合伙建加油站,险些被当地合伙人杀死葬送了性命,投资20多万元也泡汤了。从唐山逃回家时间不长,被摩托车撞倒在马路上,摔的脑瓜瓢破裂,伤势严重,在石家庄住院几天就花了10万元,由于没有钱,不久转安平县医院。从此侯大建变得骨瘦如柴面目憔悴,行动需拄着双拐。

在侯大建出车祸后,有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到他家看望,并给他讲法轮大法真相,他说那些坏事都是“上边”让干的。临死前他终于明白了,“上边”让干的,也是自己亲自做的恶,明白了迫害法轮功得了报应,作了邪党的牺牲品,最后他表示愿意公开声明退出中共邪党组织。

然而,大错已铸成,善恶报应是公平的,做多大还多大;做多少还多少。作恶有恶报,行善有善报。谁也逃不出天理。其实现在已经有许多良知复苏的警察,选择了让即将被无辜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事先得知消息转移它处,更有一些狱警、看守不但选择了善待法轮功学员,而且积极为自己赎罪:把做恶者的罪证悄悄记录,作为将来对罪犯审判的证据……真心奉劝还在执行所谓“上边”的命令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员们不要象侯大建一样等到恶报出现时才知悔改,那就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