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闯过“病魔”迫害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五日】我是河北人,今年六十九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从二零零二年起,我负责一百多人的真相资料分送。由于自己长期不能把自己当成炼功人,在家混同于常人,魔难来时还用人心对待,不修心性。不久我开始烦不精進的同修,嫌他们不精進该分给他们的资料不拿,送过去他们又怕,让晚上没人时把神圣的资料和有时发来的师父讲法放在门底下,不敢见面也不在法上交流。家里、外面矛盾越来越激化,这关没过去又产生新的矛盾,过不去中就开始发脾气,不能对外人急,一有过不去就开始对家里人发火。很多关过不去,最后完全就掉到常人中了。

我占着修炼的位子,却不听师父的话修心去执,邪魔就疯狂抓住了迫害我的理由。二零零六年一天,我正睡觉,突然感到不能说,不能动,好象什么东西压住了我,就象常人脑血栓“病”状,那时只当是消业,我用很强主意识排斥:我是修大法的,谁也别想动我!很快症状消失。儿女非要我去医院检查才会放心。我随女儿、媳妇到医院,医生量完血压惊呼:“赶快抬轮椅,电梯护送!”医生说高压太高,会随时摔倒,我心里暗乐:我自个骑自行车来的,自己上的三楼,晕什么晕?但最后还是动了常人心,随儿女让医生给开了些补药带回去。

回家输液,扎不上针,不少药都哧到地上了,但在我一直不悟中,最后针扎上了,结果输完液后,常人脑血栓“病”状全来了,半截身子就开始使劲往一边倾斜,越来越斜,最后嘴歪眼斜的很可怕,把来帮助我发正念的同修都吓的惊呆了,也是因为夜晚了,悄悄的都走了。这时我身子完全不听使唤,瘫倒在床上还一直要拉稀屎。女儿悲哀的指着哧到地上的药让我看:“这是什么?”“哎哟!”滴到地上的药结了白花花厚厚的一层,如同白石灰一样,这些个东西灌到人身体里能好吗?我懊悔的不得了!

在无法自控的魔难中,我摇摇晃晃跪在师父法像前诚心认错,求师父帮助。第二天早上试着动动腿脚,灵活了,半边身子、脸也不斜了,门口的四、五级台阶上下自如,(昨天站都站不住)家人同修都见证了此事被深深震撼了,含着泪说:“昨天还瘫在床上,今天就已带着家小上公园去了,修大法多好!”从此儿媳也常对外人讲:“我婆婆有病不用找医生,一炼功就好。”

第二次闯魔关

一直以来,我在外面的关过的还行,虽然有时还处在表面过去,心里放不下的状态。但总算在修;可是一到了家里,就忘了自己是炼功人,在各种情、利益中不清醒,还发脾气,摔跟头也不悟道。很是愧对师父的苦度。

今年,我又遭病魔迫害,开始前几日出现连续几天不能吃、不能喝,哪怕喝一口水也得吐出去的严重症状,感觉闯不过去就会危及生命。这次我认清是邪魔的迫害,就是铲除邪恶,只按师父的安排走,其它安排都不要。

在我不断坚定铲除邪灵中,什么也能吃、也能喝了,也不再吐了,晚上在梦中见到自己处于非常可怕的境地,行走在两座高山下的峡谷底,道路泡在血水中已断裂成一块块沉浮着,踩不稳就会掉入血水中,道越走越窄,来回穿梭着很多象老鼠的动物啃吃遍地的尸体,蹿过来两只照我腰上猛咬,我大喊:“救命!”这时,看见有人拿点东西往我腰上一抹就不疼了,我很清楚:是师父又救了我。

也很感谢在我过关期间很多来帮助我的同修,有同修帮我分析说:做梦中那可怕的环境应是自己空间场内众生和家中常人的真正处境,因为我修的不好,使得他们都陷在危难中无法得救。应该彻底改变对家里人的观念了!

修炼是严肃的

修炼是严肃的,我终于懂得人心观念可以不断产生业力,去掉坏的观念才能去掉业力的道理。人各有命,谁也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执著到头都是空。我明白了在世间接触到的所有人包括亲人,都是要我去救度的众生,为了他们平安,我要尽力做好。

写出我的经历,想告诉仍困在“病业”中的同修明白,魔难都是自己心不正招来的,赶快向内找修去人心,“病”瞬间就会去掉,表现的都是假相,都是邪灵在背后捣鬼。带着满身的执著不放,自己修不好也使众生失去得救的机会,实际是在对师父正法救众生起干扰作用,思想中哪个是自己、哪个不是自己,需要分清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