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满天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我出生在一个不足千人的小村庄,我喜欢写诗和散文。我的诗和散文,经常在本地电视台播放。再后来我的诗和散文经常发表在市省级办的诗刊杂志上,有的刊登在面向国外的华语诗刊上。我为自己作品自豪。

然而,我的命运并不那么美。二零零一年,我生完第二个孩子之后,村里强迫做结扎手术。由于施手术者的低劣技术及低劣手术条件,导致我留下严重后遗症,器官发炎、尿血、贫血、伤口老不愈合。我的两位同学劝我丈夫看在年幼的孩子的份上,给我看病,别把人耽搁了。劝了半天,丈夫的回答只有一个字:不!

十六岁在外打工的弟弟给我娘家邮回六百元钱,让我看病。我妈只拿给我一百元钱,到我家还直发牢骚,说自己的命真不好,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生病了还要娘家人出钱管,你弟弟还没有媳妇等等。我伤心地说:妈,你把钱拿回去,留着给弟弟娶媳妇吧。我妈拿起一百元钱,起身走了。

我的心凉透了,娘家人、婆家人、我自己选的丈夫都对我那样绝情。我真看透这个世界,这个世上再也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人了,死也无所谓了。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是我的儿子。

第二天,本村的一位大姐来到我家,劝我修炼法轮功。于是我一边输液,一边看《转法轮》。这本书太好了!我对大姐说:只有这本书能救我,输液不管事。我把针拔了,扔到院子里,以后再也不用药了。就这样,我走進了法轮大法修炼,没用多久,我的病全好了。

我丈夫对我百般刁难,不论我做得多好,他总是打我骂我,有时喝醉了酒,骂师父骂大法。有时,把我象小鸡一样拎起扔到院子里,或扔到大街上。他骑摩托车摔了腿,不能干活,我每天伺候他。可后来他把挣的钱让他妈收着,不给我生活费,并对我说:你以后别跟我要钱,自己去挣钱养活自己。后来我就自己出去挣钱,每逢赶集,我就到各个集镇去卖花、卖鱼,发真相资料。但心中苦闷不去。

此时,情乘机钻我空子。

十年前,我去医院看望一位病人,一位叫小飞(化名)的小伙子也来看望病人。他惊奇地说:姐姐,我怎么看你这么面熟啊,太面熟了!就象相识几十年的老朋友。他是在读大学生,他也和我一样爱好写诗,也常在我发表的那家诗刊上发表诗。我们谈得很投机,真有一种千里遇知音的感觉。后来我们通过几次电话。再后来便失去了联系。后来我修炼了。

当我被各种事情搞得焦头烂额时,我没有按法轮大法的要求去向内修自己,而是抱怨我的命怎么这么苦、所有不幸的事全让我一个人遇上了、家里人都跟我过不去。我的心太苦,没人的时候常常偷偷的哭泣。

这时,失去联系十年的小飞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还是他原来的电话号码。这样,在我心中最苦的时候,我把小飞当作了倾诉的对象,把心里的苦统统向他倾诉。小飞也为我愤愤不平,并劝说我、宽慰我。我心里有了一个念头:我要是能有像小飞这样一个善解人意的丈夫多好。以后这个念头强烈地在我脑子里回响。理智告诉我,我是一个修炼的人,不可以这样想。理智和感情在激烈的抢占我的大脑这块地盘。我觉得自己的心备受折磨。

我强迫自己不去想他,摆脱情魔,忘掉情。慢慢的这种感觉淡漠了,没有了。晚上打坐,天目中我看见自己在十八层地狱里,全身被苦水淹没,只有头发还露在水面上。有一只大手把我抓出来。我知道我当时的境界已在地狱以下,是师父看我有悔改之意,把我从地狱再一次捞上来。

当我把小飞的话忘得连一句也想不起来的时候。晚上打坐,天目中看见我的脑袋里有一个象树根一样的东西被师父给拔出去了。我的脑子一下子非常清醒、舒畅,再也不反映小飞的话了,他也不再给我发短信了。其实这都是我的心招来的情魔。

劝三退开始了,我也想打一个电话给小飞,劝他退党团队,但又怕引起他的误会,又想也许他早换手机号码了。所以几次想打又放下了。

一天打坐,天目中我看见小飞从一排刀尖上向我爬过来,对我说:姐姐,你救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不救我?姐,你忘了吗?当宇宙走到成、住、坏、灭的最后时刻,我是你那世界里一根纯净的草,是我缠醒、唤醒了你,叫你听到主佛的呼唤。我们一同下世来到人间,在这五千年的轮回中,我一直在寻找你,每接近你一步,我都爬那世俗冰冷的刀尖。几年前给你留下的电话号码,就象风筝那根线那么一点希望。你救救我吧!咱们一同回到咱们那美好的世界中去。

这时我看见我曾是百合世界的王,也就是百合仙子,在大穹走向成住坏灭的最后阶段,我世界的众生都毁灭了,我趴在泥水中等死,我身边的一根草,缠住我的脚,我醒了,我听到宇宙中一个洪亮的声音:谁愿随我下世救度众生?我赶紧向主佛请愿:我愿随主佛下世正法,救度众生。那棵草对我说:我也一同去人世间,如果我迷在人世间,你一定不要忘了救我。

我明白了。我赶紧给小飞打电话。十年了,他的手机号码一直没有变,他一直在等着我救他。我劝他三退,他很顺利地退了团和队。

其实,我们身边的人,无论是对你好的还是不好的,都是和你缘份很深的人,对你好的人,你不要对他存在太深的爱,对你不好的人,你也不要恨他,他们都在等你救度,万事要以法来衡量,而不是以自己的感受去衡量。

其实在博大的宇宙大法中,我们经历的太渺小太渺小了,可是师父为我们承受了很多,给予我们的却是宇宙之主的荣誉。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和点悟,我们不可能走过这一关又一关。弟子唯有做好三件事,才能对得起师父的救度。待到他日圆满时,喜看百合满天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