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邪恶不可回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师尊要求我们的就是做好三件事,而讲真相是三件事中的一件大事,因为它直接起到震慑邪恶、制止迫害和救度众生的作用。

我们都知道,讲真相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揭露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另一方面是讲清法轮大法是什么,让世人了解大法的美好。揭露邪恶能让人们看清中共的流氓本性,它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我们对它揭露的越全面越深刻,人们也就对它认识的越透彻。在鲜明的对比下,人们就会看到大法的伟大和美好,看到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从谎言中解脱出来,得到救度。

十一年来,在大法弟子反迫害中,揭露邪恶是首当其冲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是我们助师正法不可缺少的一环,同时也是我们在修炼中提高升华的过程。如果因为放不下的人心而绕过这一环,将来就会给自己留下永久的遗憾。

通读师尊“七•二零”之后的所有讲法,在很多次讲法中,师尊都着重的讲了揭露邪恶,还让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和新老学员都来做好此事,在《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师尊就讲道:“那么作为大法弟子,赋予了你们伟大的历史的使命,这就和单纯的个人修炼不是一回事。你们要维护法,你们要证实法,在法遭到迫害的情况下你们如何的去揭露那些邪恶,更好的圆容大法,这是你们应该做的。”

揭露邪恶是定在法中的,是我们走向圆满的过程中必须同化的一层法理。如果邪恶迫害了我们,我们却不揭露它们,不能为大法负责,不能为众生负责,带着这样的怕心,将来怎样走向圆满呢?邪恶迫害了我们,我们就应该揭露它们、曝光它们。我们这是站在法上做事,是按照师尊正法的要求做事,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有什么可怕的呢?只有邪恶才害怕揭露它们。

这场迫害持续了十一年了,一切都面临着结束,可是到今天还有那么多同修不敢揭露邪恶对自己的迫害,而是抱着人的观念和怕心,得过且过,不了了之,却不能严肃的用法的要求对待自己的修炼。

现在仍有一些劳教所、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极其残酷,所用的手段都是触目惊心的、令人发指的。那些坚定的不肯向邪恶妥协的同修在里面承受着生不如死的非人折磨。这些年来,曾被非法劳教或判刑过的同修们,出来后,不少都染上了那种“一次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理症,不敢揭露它们,怕自己再遭迫害。所以,有些劳教所、监狱干尽了坏事,自认为外面的人知道者甚少,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就更加肆无忌惮。

就我们这个地方来说,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几年来却有四十多位学员被劳教或判刑,十几人被判了四年或六年重刑,这么多人受到了严重的迫害,可直到今天只有一位同修揭露了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在明慧上曝光出来。我们真是不愿看到这样的比例,希望同修们能为自己的修炼负责,去掉怕心,把邪恶对自己的迫害揭露出来。

如果每个从劳教所、监狱出来的同修,都能及时的揭露那些黑窝对自己和其他大法弟子的迫害,把它们的犯罪行为曝光于天下,也许那些地方的环境早就改变了。

有的学员从劳教所出来后,同修让她揭露邪恶的迫害。她却有意回避说:没怎么迫害。好象自己没有遭受肉体上的酷刑折磨,就算没怎么迫害了。

作为一个修炼人来说,你所追求的目标是什么,不就是要修炼圆满,从人走向神,而永远脱离世间苦海吗?在那些劳教所监狱里,邪恶逼着你不学不炼了,让你脱离大法,写所谓的“三书”和所谓的“揭批书”,骂师父、骂大法。你为了免遭肉体上的痛苦配合了它们,一下子从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人,转化成一个背叛师父、背叛大法而出卖自己良心的罪人,使你因此永远成不了神,脱离不了世间苦海;还把你当作奴工,一天要拼命的给它们干十几个小时的活,没有一点自由,这样的迫害不更阴毒更卑鄙吗?怎能说没怎么迫害呢?你不应该把它们揭露出来,洗刷耻辱,弥补修炼中的损失吗?

其实揭露邪恶完全可以保障当事人安全的,如果同修怕不安全,就用第三人称,站在见证人的角度上写邪恶对自己和其他大法弟子的迫害事实,然后交给负责整理材料的同修,通过安全处理后再发往明慧。整理材料的同修和明慧同修都会慎重考虑当事人的安全。只要同修把心摆正,我们怕什么呢?

揭露邪恶对自己的迫害,其实就是对自己的修炼负责。在师尊正法的最后时刻,希望同修们认真对待揭露邪恶的事。把邪恶对自己的迫害揭露出来,曝光于天下,救度更多众生,为自己增添一份威德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