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理解善解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最近同修交流经常提到“善解”的问题,尤其是当同修身体受到病魔干扰时。近几年的交流文章中也有关于“善解”的交流。于是我地同修们在遇到干扰时也经常用想象中的“善解”来对待。有的收到了一定的效果。有的尽管没有什么效果,仍然争相效仿,有同修甚至什么事都用“善解”。张口“善解”,闭口“善解”,看似已经修到了极高的慈悲境界。可是有时候却忽略了正念正行,清除邪恶,和理智的向内找。这里举几个同修的例子:

A同修是开着修的,自称能善解很多历史上与其有因缘关系的人和事。一次帮一个病况严重的同修发正念,看见有许多邪恶生命施展手段想弄死同修,就用意念与它们沟通,劝其停止迫害,想要“善解”。遭到拒绝后,干脆用神通让那些邪恶生命去了自己的所谓“天国世界”。虽然病业同修并没有彻底好转,但事后提起来此事,仍然很自豪的认为善解了一场仇怨,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

还有一个外地同修,夫妻矛盾不断,于是有同修就带A同修去了,用神通给做了所谓的“善解”。

B同修讲真相时被一恶徒打坏后劫持到当地派出所,后送至邪党“610”,在当地轰动很大。后来B辗转回到家中,小组交流时,几名同修一致认为:得善解这段恶缘,找到打人凶手继续讲真相……。而B同修的女儿(常人),带她找到当地派出所,要求派出所立案,严惩打人凶手。母女二人因对待此事的基点不同在派出所发生了争执,以至于当警察用警车拉着伤势未愈的B同修去指认打人凶手时,B因担心打人凶手被警察罚款而影响其将来的所谓“善解”效果,而消极对待(保护起邪恶来了),没有把凶犯的具体住址告诉警察,而使事情不了了之。错过了有力的清除邪恶的良机。

从上述同修的经历来看,我认为这是片面的理解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忽略了清除邪恶证实法的重要意义,也曲解了“善解”的内涵。

师父是讲过关于“善解”的一部份法理,但师父从来没说过大法弟子目前(未圆满)具备善解的能力。师父也没说过什么事都用善解来对待。

师父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善解,我是在讲宇宙生命在正法中同化法的一种方式。有的生命是不值得善解的,那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了。”既然是“同化”,那么,我个人理解为是师父的无量智慧和大法威德的一种展现,必须是师父给做。因为宇宙的结构极其复杂,生命的来源、特性以及对应的宇宙生命等牵扯到极复杂的因素。还有如何摆脱旧宇宙一些“理”的束缚。这一切一切都只有伟大的师父能做。我们只是有这种愿望。向前来讨债的生命讲真相,而这个生命一旦明真相后,停止了迫害、干扰,那么师父就会根据情况安排这个生命的去处,或被善解,或有其它安排。或等到大法弟子圆满以后将其“善解”。这一法理只是针对另外空间的干扰而言,而一般的讲真相、救人,只是让人明真相,得救,或停止迫害,用“善解”一词并不恰当。

并不是所有的生命或人都能善解得了的。有的生命表面上同意善解也是假的,它并不停止干坏事。所以必须是师父给做。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师父说:“讲是这么讲,只要你们走的正,其实我都能善解了。我一定能使那个极端的心变好,我就能使他不再要他的命,因为我用法解开他的心结,我什么都做的到。你们一有了执著放不下,就解不开,师父就不好办。”

希望同修们能深刻理解“善解”这一法理,严肃对待。如果拿不准时,不防改成说“讲真相”因讲真相本身就具备“善解”的因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