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恩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我们全家都是新学员,本来觉的自己得法晚,也没有什么可写的。通过这几天学法和与同修们切磋,认识到无论体会多与少都是在修炼之后才改变的,都是师父给的。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一是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二也是在证实大法的神圣与美好。于是我和妈妈爸爸都写了自己修炼以来的点滴体会。

我今年二十三岁了,是二零零六年才得法修炼的新学员。在我之前,妈妈二零零四年得法,得法后她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全家都目睹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当时我得了神经性头疼,怎么也治不好。妈妈和我说:“你看妈学法轮功一身大病都好了,你也和妈一起学功吧。”我同意了,看到《转法轮》第二讲时,整整吐了一天,妈说那是给我净化身体了,别怕。在妈妈的鼓励下我把九讲都看完了。神经性头疼也消失了,身体也变好了。爸爸和弟弟也都修炼了,后来姥爷和姨姨也修炼了。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救度了我们一家人,佛光普照在我们一家人身上,从此我们全家幸福的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

学习了师父几个新讲法后,我懂得了遇事向内找。前段时间我们和爸爸之间发生的一场风波,在向内找中使大家得到了共同提高。爸爸很爱说话,但是话多了,废话随之也就多了。这样搞的妈妈、弟弟和我都很讨厌他,平时吃饭的时候总爱说他几句。因为带有怨恨心、气恨心等,爸爸接受不了,总爱和我们吵。因为我们有执着,旧势力就要钻空子。所以,爸爸的表现就越来越差劲。那几天我几乎不怎么和他说话,说也是冲着他吼两声。当时我们都没有意识到向内找,还是一个劲的唠叨他。有一次爸爸终于忍不住了,生气的说,晚上念法时都不愿念了,还是其他同修劝说后才又拿起了《转法轮》。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学完法后和弟弟切磋,认识到这是很严重的漏。为什么不向内修好自己,而要去找别人呢?意识到向内找后,才发现很多的执着心都出来了,最重的就是对亲情的执着。设想如果他不是我的爸爸,只是同修会这样对待吗?这不等于是在往外推同修吗?

第二天就和妈妈切磋,然后又经过多学法,慢慢的我们的这些执着去掉后,爸爸的表现也改变了,我们也不气了,感觉心里特别敞亮。从那以后,我们一家人再发生矛盾时,都会互相提醒对方要向内找自己、修自己。执着心去掉之后真是感觉一身轻,好象空气都被更新了一样。现在我们一家人遇到矛盾都先向内找,谁意识不到时就善意的提醒一下,整体都在提高升华。

一、妈妈的体会

下面是妈妈自述她修炼的体会:

我在修大法前身体有十多种病,整天浑身疼,没有一点精神。医院不知去了多少家,连北京都去了好几次,打针吃药都不管事儿,每年药费花三四千元。丈夫在外干活有一天没一天的,一年挣不了几个钱,两个孩子念书,欠债一万多元。我整天愁眉不展,心想我怎么命就这么苦?真有不想再活下去的念头了。

二零零四年九月的一天,我想去本村的小红家问问她吃什么药好。没想到我刚走到街上就遇见了她,我说完后她立马就告诉我:“你要问我吃什么药好,我说你就真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准管事儿。”

回家后我就念了几天,也没感觉到什么明显的效果来,其实我当时也没当回事儿真心念。后来小红送给我一本小册子,我拿回家看看挺好的,才知道法轮功并不象电视上说的那么回事儿。又过几天,小红给我送来了一本《转法轮》,我钻在家里用了六七天时间就看完了,才知道师父教给学员的都是如何做好人、如何修炼的事儿,电视上说的那全是骗老百姓的。

有一天我出门去见街上站着好多人,有一个人说:“小红让我学法轮功。”我马上接过来说:“法轮功挺好的,我也学上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我第一次向世人宣布我炼上法轮功了。在邪恶迫害的形势下,我就那样顺其自然的说出来了,而且纯净得一点私心杂念都没有。

我刚学法那阵儿纯粹是抱着为病而来的有求之心,有一次我正在发正念,就听身后有一个声音说:“沉重如山”。当时我也不会悟,有同修说,那是提醒你不要把病看的太重了,让你放下治病这个心。从此我把病放下了,后来有一次病又翻出来了,我的心又不稳了,跑出去买了五十元的药,回来吃了两顿也不管事儿。我悟到了,既然修炼了就不能老是把自己当作常人,从此以后再没吃过一粒药,一身大病不翼而飞。

自我修炼上以后,我们家的变化可大了,真是一顺百顺,其乐融融。我的身体好了,不用吃药了。丈夫每年揽的装修活干不完,儿子毕业后同他爸爸一起干活,女儿在外地打工,收入多了,债也还完了。我们全家人都沐浴在师父给予的无量慈悲和佛恩浩荡中。

原来我们家在农村居住,刚得法后心性把握不住,村子里又我一个人修炼,被常人带动得出去打麻将、玩牌,回到家就后悔。师父珍惜我这颗修炼的心,指点我们搬到了县城居住。在同修的引见下我很快的找到了学法小组,每天除了学法就是和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感到自己提高特别快,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苦心安排。

当时学法小组是轮流按家转,我们租的房是个大杂院,学法不方便。丈夫说咱们再从新租个独院,让同修们到咱们家去学。我心里很感激丈夫的想法。有了这个愿望,师父很快就给安排了一个好环境。租了一处三间房的独院,还是一位同修的房子,价格又不贵。学法小组很快就成立了,附近的同修都到我们家来学法。从那以后不管风吹草动,不管什么“敏感日”“奥运”,学法小组从没有间断过。因为我们一家都是新学员,丈夫和儿子每天干活,学法时间比较少。我们就将每周集中学三次改为每天都学,就连邪党的什么“大庆”期间,不管它什么监控不监控,我们照学不误。从中大家去掉了很多怕心私心,增强了正念,得到了整体提高升华。从中我更加体悟到了师父在《洪吟》中〈怕啥〉那首诗的内涵。

师父要求我们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修成大觉。我悟到大法修炼是个有机的整体,不能局限在个人修炼之中,要服从大局、圆容整体。几年来不管整体安排什么活动我都尽力参加,到市县有关部门去讲真相,到劳教所、看守所去营救同修,到农村去送真相资料,到乡下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只要我知道就都去参加。

在服从大局、圆容整体的过程中,暴露出了我的怕心、安逸心、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等好多人心,同时也相应去掉了好多人心,感觉自己的心性提高升华很快。

奥运期间我们地区有几位同修被邪恶非法劳教,由于同修们坚守自己的信仰,不向邪恶屈服,被非法延期迫害,为此同修们开展了一系列营救活动。我决定和同修一起去到劳教所营救同修。临走的那天,突然有位同修来到我家说:“我看没有必要去,都去了好几趟了,人力、物力、财力划不来,家里有多少众生还没有救度呢?”当时我也有点动心,但去了同修那儿见已经准备好了。我突然悟到这是对我的考验,看我敢不敢迈出这一步。我想救度众生当然重要,营救同修也重要,也是在解体邪恶、救度更多的众生。同修早日出来了又该多救多少众生呢?我就发出一念:我今天一定要去。

那次我们去了一个星期,开始去向他们讲真相要人,他们也说不出所以然来。我们要求见他们队长,他们也不出来见我们。于是我们就每天来到劳教所门口发正念:彻底清除劳教所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关押迫害,立即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后来大家又切磋,他们不放人又不见我们,我们就去到他的上级部门反映,同时也是救度那里众生的机会。于是在星期三那天我们来到了省司法厅和劳教局,这可是一生来到过的最大机关,当时也没有什么观念,也不懂得怕。甲乙两位同修進去找他们讲,我们几位在外边发正念。不一会儿同修出来了,说效果很好,他们答应星期五给我们回话。

第二天是星期四,甲同修认为我们今天不能停,还应该到劳教所去要人。丙同修不同意去,我看的出来她有了怕心。其实当时我也有了怕心,就说了句这个不能强为。甲同修说她不是那样的人,我们意识到了我们出来是一个整体,必须形成整体。大家调整好了心态,又去劳教所门口去向他们要人。这回意想不到的是那位科长很快的就出来了,他问我们:“你们都是她们的家属吗?”我们说是。他说:“你们回去开上证明,拿上身份证,我们很快就告诉你们结果,很快就放她们。”我们想可能是司法厅或劳教局给他们打来了电话,看的出来他们害怕了,不再象以前那样猖狂了。

十多天之后两位同修相继回到了家。我体悟到我们营救同修的过程,在这个空间表现的就是到劳教所去要人,讲真相,发正念。在另外空间可能就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但解体了很多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也是在制止众生对大法犯罪,使更多的众生得到救度。

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也使我看到了同修们那种无私无我、处处为同修着想的那种令人感动的珍贵品质。感受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不知有多远,也找到了自己许多不好的心,这个环境对修好自己有多么重要。我想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带着使命来的,就必须在修好自己的同时圆容好整体,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史前的大愿。我会努力学好法、修好自己。

二、爸爸修炼后的神奇经历

下面是爸爸自述他修炼后的种种神奇经历:

自从妻子修炼大法后,我真真实实的看到了大法在她身上的神奇表现,对我触动很大,心想这法轮功真是管事儿。

二零零六年夏天,妻子让我看《转法轮》,让我一气儿看完,别看两天不看两天的,我真的连续看完了九讲。有一次干活把手伤了,医生要给我截指,我说不用截指,你给我缝住就行了。在家里养伤时。我和妻子说:“可能是让我学功了。”她看我悟到了,就说:“你得法修炼的机缘到了,你要珍惜。”从那天开始,我们全家人每天一起学法炼功。

修炼前师父就开始保护我了,修炼以后师父更是一次次的慈悲呵护我,给我化解了一次次还命的大难。

记的修炼前的一天,我在大街上骑着摩托车着急赶路。为了躲人,摩托车冲上了大桥的边沿,我赶快急刹车,前轱辘已经悬空在桥沿下,摩托车倾斜在那里。大街上的人们都驻足观看,惊呼到:“哎呀,真悬!”

有一回我骑摩托车带上妻子和她姐回老家,正走到山路下坡拐弯处,突然对面过来了一辆大卡车,我情急之中赶快往右打方向,汽车紧贴我们身边擦过去。摩托车也不知怎么停在了那里,我往前一看前轱辘正好停在沟沿边,再往前一寸就下了两三丈深的大沟,沟下就是水库。我惊得脸色雪白,妻子说:“没事儿,有师父保护咱们。”半天我才想起了妻子是大法弟子,说出一句:“谢谢师父保护!”

从此以后,我见了人就说这件事,告诉人们是法轮功师父保佑我们,不然我们三人都没命了。和朋友一起吃饭时,人家劝我喝酒,我就说:“我炼上法轮功了,从此不喝酒不抽烟了。”

还有一次更神奇的事,我正在给人家装修房子,突然没有电了。我到楼下去合闸,闸箱在一楼的阳台底下。我弯腰爬進去,把二百二十伏的电闸合上后,三百八十伏的电闸又跳下来了。当我刚把三百八十伏的电闸合上的瞬间,闸箱轰的一下猛然起火。胳膊粗的电缆线烧着后,发出吱吱的响声,蓝色的火焰顺着阳台底下窜出来又卷到上边。在那一瞬间,我只记得自己哎呀一声,随后脑子里就一片空白。我也不知道自己之后是怎么爬出来的,只觉的脸上火辣辣的,两只手大部份被烧焦了,有几处还在流着黄水,眉毛胡子都被烧光了,可神奇的是衣服一点也没有烧坏。

当时在楼上和院子里看见的人很多,人们都被这突然发生的事件惊呆了,有的人说这人够呛,肯定完了。没想到人又从底下爬出来了,人们说赶紧去医院吧。当时我也没多想就去了医院,医生给开了七天的药,并说如果配合的好,至少得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好,除非你是炼法轮功的好的快,不然二三个月能干活就不错了。我悟到了我是大法弟子,医生那句“除非你是炼法轮功的好的快”也是说给我听的,我有师父在管着,怎么能靠常人的手段去治疗呢?到第八天我就再没去医院,到十一天的时候我就去干活了。

脸上的烧伤三五天就好了,手上烧焦的肉皮都又奇迹般的变成了好肉皮,到二十多天的时候全部复原,和正常颜色都一样了。按医生说:烧伤到这个成度,要恢复好,先得把烧焦的肉取掉,肉色先变成黑色,再变成白色,然后再变成红色,最后恢复成肉色。这个过程一般得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中间还不能出现感染。可是在大法弟子的身上,这一切都打破了,这不是大法的神奇吗?

我干的是装修楼房的活,房主一般都急着赶时间。而且每天还要学法、炼功、发正念,时间特别紧。我的时间安排是:凌晨三点五十分参加全球炼功,六点发正念,七点上班,十二点多回家吃饭,下午七点下班,八点前参加小组学法,半夜十二点发正念后睡觉。每天只睡四个小时,然而却精力充沛,这真是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啊!

我是个新学员,我们一家都是在邪恶迫害的形势下新得法的,更知道大法的珍贵。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救度,赐予我们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和“大法弟子”这个宇宙中最伟大而光荣的称号,使我们全家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